美国失业率低,是因为懒得找工作的人变多了?

2019/02/01 08:58
失业率低,不一定仅仅是因为劳动力市场火热,还可能是因为统计学意义上的“失业人口”变少了——这些人不是找到了工作,而是懒得找工作了……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智堡的立场和观点。

虽然市场对2019年的美国经济走势存在一定悲观预期,但美联储认为2019年衰退的可能性仍然很小,其论据之一,便是美国的劳动力市场依然火热,且失业率屡创新低。

但是,较低的失业率,一定只是因为劳动力市场火热吗?PIIE的这篇文章提出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观点:美国的低失业率(unemployment rate),很可能与下降的劳动力参与率(labor force participation rate)脱不了关系。

让我们先厘清几个概念。

所谓劳动年龄人口(Working-age population),即15-64岁的人口;

所谓就业人口(Employed persons),即年龄在15岁或以上,在前一周已经从事了至少1小时的带薪工作,或者说曾有工作但在参考周(reference week)内缺席的人口;

所谓失业人口(Unemployed persons),即年龄在15岁或以上,没有工作,但可以工作,并且在过去4周内积极找工作的人

所谓劳动力(Labor force),即所有符合纳入就业(包括公职人员与武装部队)或失业人员标准的人;

所谓失业率(Unemployment rate),即失业人口除以劳动力的比例,在本文中,计算失业率时的失业人口与劳动力的年龄范围都是25-54岁。

所谓劳动力参与率(Labor force participation rate),即劳动力除以劳动年龄人口的比例,分子分母年龄范围都是25-54岁。

那么,低劳动力参与率如何影响美国的失业率呢?欢迎下文的阅读!

尽管美国的经济增长比欧洲和亚洲的许多发达经济体更为强劲,但在1995年至2017年间,美国的劳动力参与率较为疲软。在其他国家,失业(job loss)表现为失业率的上升,而不是劳动力的退出。对男性来说,劳动力参与率的下降似乎部分是结构性的,因为这在各个国家都很普遍,且部分与伤残有关。对女性来说,伤残是她们劳动力参与率下降的一个更为重要的原因,这个因素解释了核心劳动力(prime-aged worker)参与率下降原因中的2/3。

1.介绍

随着2018年接近尾声,美国的失业率已经降至上世纪60年代以来的最低水平。但接近最低记录的3.7%的失业率所呈现出的乐观图景也具有误导性。虽然美国经历了比欧洲和亚洲许多发达经济体更为强劲的增长,但在2007-08年金融危机的复苏过程中,美国的劳动力参与率相对较低。这反映的事实是,许多美国人本可以被雇佣并对美国经济作出贡献,但却因为疾病、残疾、缺乏流动性(mobility)或仅仅是对找工作感到心灰意冷等原因选择退出劳动力市场。

1995年至2017年间,美国核心劳动力(年龄在25岁至54岁之间)的劳动力参与率下降了1.8%,相比之下,大多数发达经济体的劳动力参与率都在上升。如果劳动力参与率在这段时间内可以保持不变,那么到2017年底,美国将新增约200万名核心劳动力。因此,美国的就业形势与失业率较高的其他国家类似。美国劳动力参与率低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伤残保险已成为面向长期失业者的一种重要援助形式,这为他们离开劳动力大军提供了便利。自1995年以来,又有近100万30-54岁的人开始领取伤残津贴。

女性和男性有一些不同。对男性来说,劳动力参与率下降的部分原因似乎是结构性的,这在各国都很普遍。然而,尽管美国核心劳动力中的男性劳动力参与率自1995年以来下降了3%,但其它可比较的工业化国家之平均水平不到1%。结构性变化和伤残保险受益人的增加,共同解释了美国核心劳动力中男性劳动力参与率下降的大约1/3。对女性而言,伤残更为重要,到2016年,超过70万名核心女性劳动力因伤残原因而退出劳动力市场,这解释了这一时期女性核心劳动力的劳动力参与率下降的2/3。

最后,其他影响因素还包括地区流动性。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各地区的人口流动有所减少,这可能也是劳动力参与率整体下降的一个重要原因。

2.比较美国和欧洲的劳动力市场

虽然其他发达经济体也面临着来自技术和贸易方面的压力,但它们的劳动力参与率并没有像美国那样急剧下降(图1)。与1995年至2017年美国劳动力参与率下降1.8%相比,OECD国家劳动力参与率平均上升4%。在OECD国家中,只有少数小国的劳动力参与率有所下降,这些国家的劳动力参与率都高于美国。

自2000年代初以来,美国男性和女性的劳动力参与率都在下降,如今,美国的劳动力参与率远低于那些规模较大且收入较高的OECD国家(不论男女,见图2)。在2007-2009年,美国男性劳动力参与率显著下降,随后一直在挣扎着回归先前的水平。其他国家的男性劳动力参与率平均也在下降,这表明结构性的转变使得男性比过去更有可能退出劳动力市场。但是,自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美国女性劳动力参与率的下降是独一无二的。在过去15年中,其他国家的女性劳动力参与率持续上升,但同期美国女性在劳动力中的比例不是持平就是下降。

对美国劳动力参与率相对而言的大幅下降及当下的较低水平的一个可能解释是,2007至2009年的衰退以及由金融危机导致的制造业活动的下降。但是,美国在经济活动方面并不是一个异常值。金融危机时,在劳动力参与率没有明显下降的情况下,其他国家出现了更严重的经济放缓,制造业在就业中所占的份额也出现了更大幅度的下降(图3)。此外,男性占美国制造业就业的70%以上,但如上所述,近期美国劳动力参与率相对于其他国家的疲软,在男性与女性两方面都非常明显。

美国和其他国家的一个重要区别是,如果美国工人找不到工作,他们更有可能离开劳动力市场。相反,在其他国家,他们失业了,但仍在劳动大军中。美国的失业率在金融危机后飙升,达到10%,但近年来显著下降,目前低于金融危机前的水平,使美国劳动力市场的表现看起来似乎优于其他国家。但是,由于在美国,失业表现为劳动力离开劳动力市场——而在其他国家则体现为失业率的提高。所以,在核心劳动力被雇佣的占比方面,美国并非异常(图4):

考虑到美国劳动力参与率孱弱的表现,美国失业率的下降,或许仅仅是一场“皮洛士式的胜利”(Pyrrhic victory,形容惨胜)。是的,失业率很低,但它之所以低,是因为数以百万计的劳动者已经离开了劳动大军。如果参与率自金融危机之前就保持不变,那么美国将会有超过100万额外的核心劳动力,其中大部分是男性。产出和增长取决于美国能否有效地利用劳动年龄人口。因此,即便是在经济形势良好的时候,美国经济也可能表现不佳,因为劳动力参与率比较低。

3.加拿大与美国劳动力市场比较

比较近年来加拿大和美国的劳动力市场表现则尤为引人注目(图5A)。2007年至2017年,加拿大男性就业率下降了0.22%,失业率比2007年高出0.20%,所以几乎所有的就业率下降都是因为失业所致。相比之下,在美国,是劳动力参与率的下降解释了这一时期就业率的下降。从性质上看,女性劳动者在此期间的经历是类似的。在加拿大,尽管失业率上升,就业率却也上升了,这是由于劳动力参与率在增加。在美国,女性就业率的下降在很大程度上可以用女性劳动力参与率的同样幅度的下降来解释。总而言之,加拿大失业工人有动机留在劳动力市场,而美国失业工人似乎没有。

失业期的持续时间可能有助于解释为什么美国劳动者比加拿大劳动者在更大程度上离开了劳动力市场。下图5B显示了加拿大和美国工人在一段时间内的平均失业情况。金融危机对美国的失业持续时间产生了非同寻常的影响,这可能解释了为什么这么大一部分劳动者退出了劳动大军。危险的是,当数以百万计的美国劳动者停止寻找工作时,他们可能更难找到工作。在这种情况下,金融危机对美国劳动者和经济造成的长期损害可能比预期的还要大。

4.劳动力市场和伤残保险

与劳动力市场调整援助相关的伤残保险的可得性可能推动了经历长期失业的美国劳动者离开劳动力市场。图6显示了相对于其他国家,美国在劳动力市场政策和残疾方面的支出所占的份额。作为国内生产总值的一部分,美国在总的伤残开支方面并不是一个例外,美国的支出比例甚至超过了德国、加拿大和日本。然而,与其他国家相比,美国在失业保险、就业安置服务和培训等旨在促使劳动者留在劳动力市场中的政策支出要少得多。

该图还显示了自2000年以来的支出变化。与其他大多数国家相比,美国在伤残支出中所占的比例增加了40%。然而,很难想象美国伤残劳动者的数量比其他国家增长得更快。事实上,美国劳工统计局(BLS)的数据显示,美国私人企业的工伤人数一直在下降,从2002年的5%下降到2016年的3%。此外,随着失业率和失业期的持续上升,2009年的伤残支出大幅增加,这表明伤残人数上升与就业前景恶化之间存在联系。事实上,从2000年到2009年,伤残申请增加了一倍多。

伤残保险对失业和低技能美国劳动者的重要性是有目共睹的。对失业劳动者而言,申请伤残保险的成本很低,而对低技能、工资低且几乎不变的劳动者而言,收益则相对较高。Autor和Duggan考察了1984年令伤残保险资格更容易取得的自由化改革,表明这一变化显著降低了劳动力参与率,从而降低了失业率,这在非熟练劳动者中间及经济下行时尤其明显。结果表明,如果没有自由化,1990年代的失业率将会高出0.5%。

伤残也与鸦片类药物泛滥危机有关(opioid crisis)。Krueger发现,现在大约有一半不在劳动力市场上的核心男性劳动力被报告称有严重的健康问题,三分之一的人服用处方止痛药。此外,在处方止痛药使用较多的地区,劳动力参与率下降得更多,这表明,伤残率的提高与鸦片类药物危机密切相关。一种可能性是,暗淡的就业前景导致一些劳动者为了获得伤残保险而寻找医疗理由,他们得到处方的鸦片类药物,长期服用之,继续享受伤残保险,并离开劳动力市场。或者,疼痛和鸦片类药物成瘾导致他们申请伤残保险并退出劳动力市场。研究表明,鸦片类药物危机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供给驱动的,这意味着卫生政策和获得鸦片类药物的便利程度极大地影响了劳动力市场的表现。

伤残保险的普及有助于解释为什么与其他国家相比,美国的劳动力参与率出现了如此大的下降。在美国,在金融危机之后出现了巨大的劳动力需求负面冲击之后,几乎没有帮助失业劳动者的项目,许多人失业了好几个月,最终因伤残而退出了劳动力市场。相反,在其他国家,各种各样的援助计划鼓励他们继续找工作,即使他们仍然没有工作。

5.区域流动

金融危机后美国劳动力调整疲弱的另一个可能解释是,美国地区流动性的下降,加大了贫困地区劳动者迁往更有活力的城镇就业的难度。如果劳动者们越来越不愿意离开就业机会稀少的衰退地区,或者无法搬到房价昂贵的城市地区,那么在经济活动最疲弱的地区,失业率将会上升。

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的地区流动性已经减弱,但很难确定其对劳动力参与率的影响。劳动者们更有可能在经济强劲和良好的机会出现时跳槽,而不是在经济极度低迷的时候。劳动力流动的顺周期性在实证研究中得到了证实,尤其是对于年轻员工而言。流动率也会随着受教育程度的提高而上升,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下降,因此在帮助受结构性变化影响最大的年龄较大、受教育程度较低的工人方面,流动率的影响较低。尽管改善地区流动性对保持经济强劲很重要,但在经济困难时期,对于那些目前面临失业风险最大的劳动力来说,这可能不是政策的优先事项。

6.结论

本文将美国与其他国家进行比较,以理解为什么美国劳动者——尤其是男性——更有可能离开劳动力市场。美国的衰退与劳动力需求结构的变化和伤残保险的增加有关。金融危机爆发后,美国劳动者面临长期失业,美国劳动力参与率大幅下降。一些劳动者转向伤残保险,这种保险帮助人们退出劳动力市场,改变了继续就业的激励机制。近年来,失业与伤残劳动者也越来越依赖鸦片类药物,这可能会阻止他们重新进入劳动力市场。

与伤残保险不同的是,为继续寻找工作的失业劳动者提供援助的计划创造了让劳动者留在劳动力市场的激励机制。因此,扩大劳动力市场政策的使用将增加劳动者在经济调整期间留在劳动力市场中的激励。

翻译:张纬杰

参考材料:

Chad P. Bown and Caroline Freund,The Problem of US Labor Force Participation,PIIE,201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