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伪“人口过剩”?全球人口将于本世纪末开始萎缩

2019/02/14 09:11
收藏
城市化改变了生育子女的经济账,并通过教育为女性赋权。亲属乃至于宗教影响力的日渐式微,对降低生育率也起着关键性的作用。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智堡的立场和观点。

本文作者为Darrell Bricker和John Ibbitson,内容摘编自两人所著新书Empty Planet: The Shock of Global Population Decline,首发于Medium。

正文部分

21世纪的重大决定性事件——也是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决定性事件之一——将是全球人口的下滑,而这一转折点很可能在未来30年内到来。这种下滑一旦开始就不会结束。我们面临的挑战并不是充斥于大众想象中的人口爆炸,而是人口衰退——一代接一代无情的人类种群衰减。历史上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

如果这样的未来令你感到震惊,这并不奇怪。根据联合国的预测,本世纪我们的人口将从70亿增至110亿,在2100年后趋于稳定。然而,在全球各个地区,越来越多的人口学家认为联合国估算的结果过高。

在他们看来更有可能发生的场景,是地球人口在2040年至2060年间达到90亿左右的顶峰,然后开始下滑。到本世纪末,人口将回落至当前的水平,并稳步萎缩。

二十多个国家的人口已经出现负增长;到2050年,人口萎缩的国家数字将攀升至三十多个。部分地球上最富有地区的人口正在逐年衰退:日本、韩国、西班牙、意大利等等。意大利卫生部长Beatrice Lorenzin2015年曾哀叹道:“我们是一个走向死亡的国家。”

但这还不是真正的关键。关键在于随着本国生育率的下降,那些人口庞大的发展中国家也将加入人口萎缩的行列。未来几年内中国就将开始出现人口负增长。到本世纪中叶,巴西和印度尼西亚也将面临同样的局面。即使是印度,这个不久将成为地球上人口第一大国的国家,它的人口数量也将在大约一代人的时间内稳定下来,随后开始下滑。撒哈拉以南非洲和中东部分地区的生育率仍然居高不下。不过,随着越来越多当地年轻女性获得教育和节育机会,情况也在发生变化。非洲肆无忌惮婴儿潮的终结,可能比联合国人口学家的预计来得快得多。

为什么联合国的预计是错误的?在维也纳经济和商业大学教授Wolfgang Lutz看来,原因归根结底就是教育。他表示,“大脑是最重要的生殖器官”。女性一旦能够获得充分信息,并拥有自主支配权做出何时生育以及生育几个孩子的知情选择,她会立即选择少育、晚育。“女性一旦适应社会生活,接受教育、参加工作,社会化带来的另一个副产物就是成员更少的家庭,”他解释道,“没有回头路可走。”Lutz和维也纳国际应用系统分析研究所 (IIASA) 的人口学者同僚认为,未来人口预测中应该考虑到城市化发展为发展中国家带来的教育进步,而联合国并未将这些因素纳入考量。基于这些因素,IIASA预计到本世纪中叶人口将趋于稳定,然后下滑。Lutz认为,人类人口最早将在2060年开始萎缩。

他远非表达这一观点的唯一声音。Jørgen Randers是一位挪威学者,其参与撰写的《增长的极限》(The Limits to Growth) 一书中,曾预计到2100年,全球人口将达到不可持续的水平。但自这本书出版以来,他的想法发生了变化。在现在的他看来,“世界人口永远不会达到90亿,它将在2040年达到80亿峰值,然后下滑。”他将这一意外下滑归因于发展中国家的女性大批迁入城市棚户区,“在城市棚户区里,不存在维持一个大家庭的可能。“

经济学人杂志也对联合国估算的结果表示怀疑:2014年该杂志发表的分析显示,联合国之前的估算模型就未能预测到“孟加拉国或伊朗自1980年以来的生育率大幅下降(在这两个国家生育率从每名女性生育约六个孩子下滑到现在的约两个)。目前而言,非洲是新人口增长的主要来源,而联合国预测的作者们认为,非洲生育率下降的速度将比亚洲和拉丁美洲来得慢。但是没有人对此有十全的把握。”


观察我们衡量人口趋势的方式发生了哪些变化,是理解该问题的一个切入点。

人口过渡模型 (demographic transition model) 最初是在1929年制定的,在当时只包含四个阶段。第四阶段,即最终阶段,所设想的世界中预期寿命高、生育率低,接近维持人口所需的水平:每个母亲生育2.1个婴儿。但是现实告诉我们,还存在第五阶段:预期寿命继续缓慢增加的同时,生育率持续下降直至跌破更替率,最终导致人口下滑。几乎整个发达世界都处在第五阶段。

20世纪70年代,在最发达的经济体中,生育率初次下降到2.1以下,在发展中国家也开始有生育率下降的迹象,这种现象被称为“史上最惊人的全球变化之一”。事后看来,根本不应对此感到吃惊。社会的城市化程度越深,女性享有对自己身体的支配权越完整,她们选择生育的婴儿就越少。今天,在大多数西方国家,如美国(生育率:1.9)和加拿大(生育率:1.6),80%的人口生活在城市,女性对自己的生育选择享有几乎完全的支配权。

让我们以西班牙为例。这个曾经的帝国巨人,现已稳处于人口增长的第五阶段。生育率很低,每名女性生育1.3胎,远远低于更替率。该国预期寿命也很高:82.5岁,居世界第四位(仅次于日本、冰岛和瑞士)。但是,即使有这些老人,自2012年开始西班牙的人口还是出现下降,因为在该国部分地区,死亡率接近出生率的两倍。迄今为止,西班牙人口的降幅仍相对平缓,4680万人口让40万年死亡人数相形见绌。但这一趋势即将加速。马德里方面预计,十年内该国人口将萎缩约一百万,到2080年将有减少560万。政府急于扭转或至少延缓这一趋势,因此还专门任命了“性事部长” (译者注:"sex tsar",2017年2月接受正式任命的人口专家Edelmira Barreira),负责制定国家战略解决西班牙的人口失衡问题。

大多数欧洲国家,特别是那些限制移民的国家,与西班牙的处境类似。但欧洲也并非孤例。日本人口预计在未来35年中将减少25%,从1.27亿下滑到9500万。另外两个亚洲发达经济体韩国和新加坡的人口预测,也给出了类似的结论。

但生育率下降不是发达国家独有的现象。城市化和女性赋权是全球现象。我们知道中国和印度的生育率已经接近甚至低于2.1的更替率。但其他发展中国家也是如此:巴西 (1.8)、墨西哥 (2.3)、马来西亚 (2.1)、泰国 (1.5)。非洲(尼日尔: 7.4;马拉维: 4.9;加纳: 4.2)和中东部分地区(阿富汗: 5.3;伊拉克: 4.6;埃及: 3.4)的生育率仍然很高。但是,这些高生育率国家与低生育率国家存在共同点:各地的生育率几乎无一例外都在下降。没有一个国家的生育率是在上升的。

我们知道,城市化改变了生育子女的经济账,并通过教育为女性赋权。最近的研究表明,还有其他因素在起作用。其中之一是亲属影响力的下降。如果你生活在一个乡村为主的欠发达社会,你的社会环境很可能围绕着自己的家庭展开,在这个家庭里,长辈们无休止地唠叨着让年轻人结婚生子。但随着社会变得更加现代化和城市化,朋友和同事取代了亲戚在社会生活中的地位。芝加哥洛约拉大学 (Loyola University) 的心理学家Ilan Shrira写道,“这种变化是降低生育率的关键因素,因为家庭成员鼓励彼此生孩子,而非亲属则不然。”

另一个因素是,宗教在世界大部分地区的影响力正在下降。毫无疑问,宗教对个体决定具有巨大影响的社会,比宗教影响微乎其微的社会生育率更高。在2008年、2009年和2015年进行的三次WIN/Gallup民意调查中,受访者被问及他们是否具有宗教信仰。在马拉维和尼日尔——正如我们所看到的,这两个国家是世界上生育率最高的国家之一——99%的受访者回答“是”。在西班牙,只有39%的人表示同意。(有趣的相关发现:天主教会权力迅速瓦解的社会,如西班牙、魁北克和爱尔兰,往往从相对高的生育率迅速下滑至相对较低的水平。 )

上述因素结合在一起的例子是菲律宾。随着菲律宾城市化进程的深化,菲律宾社会中女性的权利地位越来越强。1965年,菲律宾生育率为7。如今,该数字已下降至3,每五年就要降0.5左右。每五年少生半个孩子!预计到2045年,菲律宾人口将从目前的1.01亿增至1.42亿,然后就可能见顶开始下降。这个故事将在世界范围内反复上演。


你或许认为这些变化是值得为之庆贺的。如果没有数以十亿计的人口压力,地球的森林肯定更容易幸存下来;饥荒和贫困肯定会减少,因为需要供养的嘴巴和家庭会减少。在某些角度上,这样想也没错。然而,这给经济和地缘政治带来的影响将更加复杂。

人口下降不是好事也不是坏事,是一件影响深远的大事。今天出生的孩子,将在一个社会条件和期待与我们非常不同的世界中长大成人。她将发现自己生活的世界更加城市化,犯罪行为更少,生活环境更健康,但老年人多得多。她找工作不会遇到困难,但她可能只能勉强维持生计,因为她的纳税需要支持医保,而所有那些老年人的养老金也都指望她缴纳的社保。学校的数量也会减少,因为孩子不像过去那么多了。

人口下降将影响未来几十年战争与和平的性质,因为一些国家正努力应对不断萎缩的老龄化社会的影响,而另一些国家则仍然有能力维持自身的社会运转。

一些人担心人口减少的影响,他们主张政府采取政策,增加夫妇生育子女的数量。但证据表明,这些努力是徒劳的。"低生育率陷阱"意味着,一旦生育一到两个孩子成为常态,就会一直保持下去。夫妻不再将生孩子视为履行对家庭或对神的义务。相反,他们选择抚养孩子完全出于对个人的满足。而他们很快就被满足了。

人类种群过去也曾因饥荒或瘟疫而遭大幅减员。这一次,我们在自我淘汰;是我们选择让自己的数量萎缩。我们做出的选择是永久性的吗?有可能是的。尽管政府有时能够通过慷慨的育儿费和其他支助,来增加夫妇生育意愿提高子女数目,但它们从未能使生育率恢复到平均每名女性生育2.1个子女以维持人口的更替水平。此外,这类项目花费极高,在经济衰退期间往往遭到削减。而且通过政府的说服手段让一对夫妇生一个他们原本不想要的孩子,这种行为在有些人看来是不道德的。

当我们生活在这个日益萎缩的世界中,我们是该庆祝还是该哀悼那些离我们而去的人们?我们是否会努力保持人口增长,还是优雅地接受一个奋斗和收获都变得更少的世界?没有现成的答案。不过从诗人的角度去观察,这将是在我们人类的历史上,第一次感受到整个种族的老去。


译者:张一苇

来源:Bricker, D., Ibbitson, J., By the End of This Century, the Global Population Will Start to Shrink, Medium - World, Jan. 29th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