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常账盈余或将消失:结构性还是政策性?

2019/03/26 18:08
收藏
中国对外部盈余的调整更具有周期性而非结构性,如果失去了大幅增加的扩增财政赤字,盈余就会重新反弹。

本文由智堡编译,原文为公开版权内容,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智堡的立场和观点,译文仅供教育及学术交流目的使用。

原文标题:The Fall in China's Current Account Surplus Was Not Replicated Across Asia

作者:Brad W. Setser,发表日期:2019年3月15日,原文链接

译者:钟政昊

导言

无论是以美元计,还是以占GDP的比例计算,中国的经常账盈余都低于全球金融危机前的水平,甚至有可能转为赤字。但中国的邻国却并非如此:东亚和东南亚仍是向世界其他地区大量出口储蓄的地区。那么中国的这一转变是结构性的吗?

美国外交关系协会 (CFR) 高级研究员Brad Setser认为,中国对外部盈余的调整是脆弱的。如果缺乏更广泛的结构性调整,只有在中国愿意用宽松的信贷刺激投资,并运行巨额隐性财政赤字为地方政府高水平的基建投资提供资金的情况下,这种调整才能维持。因此,这种调整更具有周期性——或者说政策驱动性——而非结构性,如果失去了大幅增加的扩增财政赤字,盈余就会重新反弹。


布鲁金斯学会的David Dollar曾表示,中国经常账户盈余的下降,是美国经济外交被低估的巨大成功。

对此我或多或少表示同意。我现在最大的担忧是,中国最终可能会逆转导致其经常账户盈余下降的一些政策。随着时间的推移,与中国国内刺激计划相关的风险变得越来越明显,这带来了回归出口驱动型增长模式的压力

但我想为David Dollar的观点补充一些细节:

  • 中国经常账户盈余下降的部分原因,仅仅是因为它改变了衡量旅游进口的方式,尤其是这种改变明显夸大了进口,从而人为地降低了中国的总体盈余。

  • 如果中国想要快速增长,部分调整是不可避免的:如果没有一些转变,中国不可能实现如此快速的增长。中国的GDP从3.5万亿美元增长到12万亿美元,同时经常账户盈余还要占GDP的10%,这意味着中国的盈余需要增长到难以承受的1.2万亿美元。不过,中国的盈余并没有随着其贸易伙伴的增长而增长,这一点应该得到肯定。如果根据贸易伙伴的增长进行调整,经常账户将会上升3500亿美元到4500-5000亿美元之间,而现在的实际盈余 (即使剔除旅游业的因素) 只在1000-1500亿美元之间。这是一个真正的调整。

  • 中国的调整并非建立在坚实的基础上。即使在投资相对较高的时候,危机前也出现了巨额盈余,这意味着绝对疯狂的储蓄率。减少盈余的安全做法应该是出台那些提高社会保险可获得性的政策 (如增加公共卫生支出、提高基本退休福利等,参见IMF这篇论文),从而大幅降低国民储蓄。相反,中国将本已很高的投资水平提得更高,并将自己置于这样一种境地:维持外部调整需要许多人认为不可持续的国内政策。

与《经济学人》杂志 (认为中国正走向“结构性”外部赤字) 不同,我认为中国对外部盈余的调整是脆弱的。如果缺乏更广泛的结构调整,只有在中国愿意用宽松的信贷刺激投资,并运行巨额隐性财政赤字为地方政府高水平的基建投资提供资金的情况下,这种调整才能持续下去这种调整更具有周期性——或者说政策驱动性——而非结构性,如果没有大幅增加的扩增财政赤字 (Augmented Fiscal Deficit),盈余就会重新反弹

我必须要给David Dollar的观点——中国经常账户盈余的下降是美国经济外交的巨大成功——加上一个重要的警告,那就是美国并没有在该地区的其他盟友身上重复这种成功

中国贸易顺差的下降在很大程度上被韩国、中国台湾、泰国和新加坡等亚洲新兴工业化经济体 (NIEs) 贸易顺差的上升所抵消。它们总盈余占GDP的比例是全球金融危机前的两倍。

当你把这些国家不断增长的贸易顺差,与中国通过大宗商品进口增长 (对外旅游也有一定程度的增长) 来实现自身调整的事实结合起来看,整个太平洋地区的制造业贸易格局并没有多大调整

这些较小的盈余国家共同抵消了中国调整的大部分,它们的盈余总额增加了约1500亿美元

所以在我看来,过去十年美国国际经济外交成果应该包括两部分:1) 推动中国采取一系列调整外部盈余政策 (即使其可持续性现在受到质疑),2) 以及未能在中国盈余下降之际,通过外交议程阻止其他亚洲国家的顺差上升

具体来说,美国在很大程度上忽视了韩国退出全球协调的财政刺激计划,转而依靠韩元贬值来推动危机后的复苏,并对韩国持续干预外汇市场、阻止本币升值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太久。美国允许中国台湾干预汇率——并避免完全披露其外汇储备——与此同时却几乎没有提振内需。而泰国则利用对中国旅游出口的激增,增加了本已相当可观的外汇储备,而不是增加进口。此外,新加坡的巨额盈余和对市场的强力干预,一直都是获得了美国财政部和IMF的免费通行证。


译者:钟政昊

参考资料

Brad W. Setser, "The Fall in China's Current Account Surplus Was Not Replicated Across Asia",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15 March 2019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