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ko的深度阅读札记(第一期)

2019/03/26 14:07
收藏
本周我们最为关注的主题:美联储货币政策转向、欧洲/日本央行退出受阻、现代货币理论纷争的延续、欧洲议会选举……

欢迎阅读本周的Mikko的深度阅读札记,目前智堡团队在紧密覆盖的全球宏观风险主题如图:

1.知名经济学家John Cochrane在博客当中大骂美联储是寡头垄断银行的庇护者,起因是美联储拒绝为创新的“狭义银行”开绿灯——“狭义银行”通过把吸收所得的储蓄资金存放在联储,并保证100%准备金来吸引储户。从联储公布的文件来看,美联储认为“狭义银行”有太多的政策不确定因素,会影响金融稳定和货币政策传导。有趣的是,此次上告美联储的“狭义银行”董事长兼CEO正是不久前刚刚从纽联储退休的James McAndrews(他在纽联储工作了28年)。

2.美联储三月的决议和发布会进一步转向鸽派,市场的目光同时转向了处于倒挂状态的收益率曲线。作为全球最重要的中央银行,联储义无反顾地转向鸽派不由得让我们开始思考另一个问题——如果经济增长可以维持,鲍威尔仍持“positive outlook”的美国在考虑终止紧缩周期,那经济增长情况糟糕,通胀目标也迟迟无法达到的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是否根本难以进入到非常规货币政策的退出进程呢?换句话说,欧日央行加息缩表的窗口期是否已经过去了呢?

3.特朗普提名“特朗普经济学”的化身Stephen Moore为联储理事,这引发了海外媒体圈的热议。Stephen Moore对美联储当前的货币政策持有敌意。他曾经写过一篇题为《解雇美联储》(Fire the Fed)的评论文章,其观点令笔者无话可说……特朗普对他的提名惹来非议是因为美联储是崇尚独立性(虽然并不拥有独立性)的政策机构,而总统此时提名一位“自己人”和“外行”显得相当不合时宜。

4.五年一度的欧洲议会 (European Parliament, EP) 普票选举,将于2019年5月23-26日举行。这是继2016年全球民粹思潮初露獠牙之后,对欧盟未来方向的第一次民意检验,因此今年的欧洲议会选举备受关注。我们对该主题颇为关注的原因在于选举的结果将对欧盟高层的人事安排构成影响。要知道,欧洲央行将在今年下半年迎来退休潮。而接任现任行长德拉吉的人选很有可能在德国人魏德曼、法国人科雷以及其他热门候选人之中产生,这将影响未来欧洲央行的货币政策。

5.海外的MMT(现代货币理论)纷争似乎仍然没有停止,PIMCO首席经济学家Paul MaCulley选择“站边”了MMT,在最近接受的一次访谈中(需要科学上网),他表态美国经济将“软着陆”,不会发生衰退,美联储的加息周期已经走到了尽头

6.欧元区的经济状况有多糟糕呢?你可以看看欧洲央行首席经济学家Praet的PPT。当前糟糕的经济是否意味着“不能更差且即将复苏”呢?似乎有不少投行持有这种观点,另外,对欧洲各国财政刺激的呼声也越来越高,欧洲央行此前也罕见地提到了财政政策刺激的必要性。欧元区的财政扩张会否成为市场的救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