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ko的深度阅读札记(第三期)

2019/04/10 08:00
收藏
本周我们最为关注的主题:大型科技企业的主导力(Big Tech Dominance),市场力量(Market Power),避税(Tax Avoidance),毛衣战(Trade War),现代货币理论(MMT),欧洲财政政策(EU Fiscal)

Wisburg Newsletter

导图

Mikko的札记

Big Tech Dominance

对大型科技企业垄断地位的关注始于他们手中的离岸现金,FAANG以及大型垄断医药企业的离岸现金非常充裕,自从2004年的回汇税收假期以来,美国公司已经积聚了超过两万亿的离岸收益,但并非所有的收益部分都能被分配。其中一万亿已经被再投资到商业扩张的用途——如固定资产,研发和并购,这些转化为了非流动资产。离岸储蓄,比如以流动性资产形式持有的离岸收益是可以被分配的,大约也为一万亿。这部分巨资不仅影响了美国的货币市场,甚至也主导着金融市场(股票),特朗普也相应出台了税改政策。(点这里看美联储探析美国企业的离岸利润回汇

就此问题,我们将在未来深入到这些企业的“天性”,并解析他们的高度金融化实质。

图:苹果是一家“资管公司”

图:企业的回购+分红(图来源:高盛)

Market Power

最近开始频繁出现在学界与政界的词,即企业将价格维持在边际成本之上的能力。无论是主权部门还是知名经济学家都对当前的市场集中度颇为关注,该问题也与上述的科技企业主导力相关。IMF在最新的全球经济报告(外链)中提及市场力量问题,认为“……截至目前,企业市场力量不断增强对经济的负面影响非常有限。但若不加以控制,它可能会对未来的经济增长人们的收入造成更严重的不利影响。政策制定者需要采取不同政策来维持激烈的市场竞争。”其导向已经非常明确。

我们将在未来将此问题纳入长期覆盖。

图:利润率最高(前10%)的公司自2000年来增长超过30%,而其余90%的公司利润率总体保持不变。

Tax Avoidance

与上述两个问题都息息相关。税收作为主权当局的收入端,是一个触及“核心利益”的问题。现今私人部门的分配问题一直被人们热议。对于主权当局而言,针对避税问题下手是一举两得之举。人们对劫富济贫的热衷程度还是很高的。可以打着遏制企业垄断,解决贫富差距的旗号实施财政再平衡,何乐而不为呢?

有关企业税制问题,可以看这篇文章,有关税收竞争力,点这里

图:避税?可不只是美国的问题

Trade War

特朗普终于将矛头指向了欧洲。

欧美之间的对立不仅有主权层面影响,对欧元区内部也是一个挑战。(全球失衡与欧元区内部失衡的问题都直指德国),这方面智堡已经做了许多的工作,有关失衡问题,可以看我们的历史文章。

*德国:引发欧元区失衡的出口机器?

*中国与德国的盈余:失衡祸首?

*论德国在欧元区的经济“霸权”

美欧、美中、欧中的三国演义会怎样发展?虽然关系很复杂,但切记一点,中仍然被美元体系高度绑架。

德国将如何回应?本周我们将发文……

图:美国从欧洲5国(德法西意英)的进口

MMT

热度并没有下来(我们对MMT的第一篇文章请点击此处阅读)。MMT的主张与上述的垄断问题、分配问题处在对立面,目前要求政府进行支出保就业的倡议似乎不受欢迎。主权部门目前盯着私人部门的口袋(税收、再分配、反垄断政策)和外国的口袋(贸易战),不想依靠自身的增量负债去维持经济增长。

我们将在近期发布有关MMT的第二篇深度文章,并且线上路演(由我主讲)。

图:选一张图,最能代表MMT的就是这张,已经被MMT党人用滥。

EU Fiscal

讽刺的是,最有可能转向“MMT”的反而是欧洲。此前,欧洲央行“史无前例地”频繁提及财政政策需要发力来支持经济增长,而非单单依靠货币政策的宽松。(请参考科雷的演讲)不久前,辜朝明也在报告中指出,货币政策宽松并未导致发达国家的银行信贷出现大幅增长,经济必须依靠借款人,而当私人部门借款人不想借钱的时候,财政应该发力。

如果EU的财政政策转向,会否对全球经济带来正面溢出?看起来财政扩张不仅可以解决经济增长的问题,对于德国来说,也可以让美国人闭嘴。此外,欧洲央行需要财政刺激来解决通胀目标的问题,并寻找缩表的时间窗口。因此,我们对欧洲的财政转向颇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