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维基谈起:两极化世界中如何去伪存真?

2019/04/23 09:02
收藏
所有信息和观点都是带有偏见的,由具有丰富多样性的团队所打造的内容才更具价值。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智堡的立场和观点。

本文由智堡整理编译,支持智堡请下载智堡APP并订阅我们的黑金会员。

2013年,芝加哥大学 (UChicago) 社会学家、计算科学家 James Evans,发起了一项研究来观察科学是否能够架起跨越政治分歧的桥梁保守派 (conservatives) 和自由派 (liberals) 是否能在生物学,物理学以及经济学上达成最起码的共识?简单来说:不可能。Evans最近告诉我:“我们发现两极化比我们预期得更严重。”比起喜爱的体育队伍,人们在科学方面的分歧更加极端。一上来Evans就说:“我本来期望得到的结论,是发现一个如瑞士般绝对中立的科学。当我们遇到问题,可以寻求科学从中调停,得出解决方案或是通往该方案的路径。然而事实根本并非如此。”

Evans从电商亚马逊着手开展研究。亚马逊网站抬头上总有这样一行大字:“购买该商品的顾客还购买了...”。Evans和他的同事们从两本“种子”书籍——巴拉克·奥巴马的《我父亲的梦想》(Dreams from My Father) 和米特·罗姆尼《无可致歉》(No Apology)——出发,分析了联想列表中的前100件商品。而后他们对前100列表中的每一本书都重复了这个过程,直到联想列表不再出现新的书名。Evans和其他合作学者在2017年发表于《自然人类行为》(Nature Human Behavior) 期刊的论文中写道:“研究最后得到的‘雪球样本’,几乎包含了亚马逊定向共同购买网络 (directed co-purchase network) 中存在强关联的所有书籍”,即1,303,504件不重复样本。

实证知识学家:兼任圣塔菲研究所外聘教授的Evans,声称自己从事的是“实证知识学”——我们如何判断“知之为知之”的边界所在,以及我们如何设计知识为己所用。 来源:Nautilus

在对这组数据集进行了共同购买 (co-purchase) 网络分析——用来分析共同引用 (co-citation) 和共同作者 (co-author) 网络的同类方法——之后,学者们得出结论,是政治意识形态 (political ideology) 引导了人们对科学书籍的选择。这个有些古怪的结论中,自由派读者更偏爱基础科学 (basic science, 物理学,天文学,动物学),而保守派则喜欢应用及商业科学 (applied & commercial science, 犯罪学,医学,地球物理学)。

Evans说,”保守派似乎更醉心于寻找科学与经济增长之间的关联——这正是他们对科学的‘有所求’。而科学对于自由派来说更像是《星际迷航》(Star Trek):穿梭于星辰之间,寻找新的意义,发现何为自我。”在Evans研究中呈现出来的科学,”就是证实偏见 (confirmation bias) 的一个显著例子,你希望某样东西是真的,你想让它成真,你就会去读那些佐证和确认这些事实的书籍。”

看到这两极化的结论,Evans有了新的想法。如果你把一组背景多样的人聚在一起生产信息,会发生什么?结果又会如何?Evans知道进行这项实验的绝佳去处:维基百科。Evans和Misha Teplitskiy(哈佛大学创新科学实验室博士后)以及他们的同事,研究了205,000条维基词条和它们的“对话页” (talk page)——在那里所有人都能在参与词条背后的辩论与对话。

学者们根据维基百科自己的评估标准来判断词条文章的质量。Teplitskiy如是说道:“研究所基于的内部质量标准,实质上可以总结为如下:我们期待的一篇好的百科全书式文章,应该是什么样的?我们希望它能做到可读性强,内容全面,措辞客观,来源翔实,并可跳转至其他相关内容。

Evans和Teplitskiy在他们发表于《自然人类行为》期刊的论文“两极化群体的智慧” (The Wisdom of polarization crowd) 中从上述研究中得出结论,两极化不会毒害信息的源泉。相反,他们发现,在维基百科上,政治立场多元化的编辑团队发表的词条文章,比单一自由派、保守派或温和派团队来得更准确、更完整。这是一个令人惊讶的结论,所以我采访了Evans和Teplitskiy,让他们做出进一步的阐释。

从维基百科中揭示了哪些有关多样性 (diversity) 的新认识?

James Evans:人们常会谈论多样性有多重要。但重要的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多样性;重要的是在特定层面上的多样性。想象那些各不相同的意识形态 (ideologies),它就像透过不同滤镜、不同信息渠道呈现的世界,所以当你需要构建能够全面涵盖一个特定领域的百科全书式词条网页所需的参考知识的时候,拥有由多元化小组处理的海量信息将让你能够更加出色地完成这一任务。

负责社会议题相关页面的编辑们会说:“我们必须承认经过辩论后产生的立场,要远比未经锤炼的观点更加坚实与不偏不倚。”在这过程中他们是否会做出勉为其难的让步?是的,而这正是关键。如果他们轻易就改变了自己的观点,那么他们就不会有动力去寻找反事实 (counter-factual) 和反数据 (counter-data) 的论据来推动对话的深入。我们发现,更高的多样性与更深入的对话之间存在关联。如果双方很快就放弃这些争论,那么就不会产生持续的竞争,而竞争正是最终产生为人欣赏的平衡认识的关键。

维基百科上哪些页面从政治多样性中获益最多?

Evans:政治页面。第二是有实质性政治内容的社会话题页面。甚至连科学页面也获益很多,因为科学会与不同的政治意识形态产生共鸣。毋庸置疑的是,那些与政治两极化相关的科学文章,获益最多。在环境相关的科学文章中,不单包括气候变化,还有很多其他譬如生物多样性的词条,都有从中获益,并不令我们感到惊讶。这类科学文章之所以从政治两极化中获益最大,毫无疑问正是因为多元政治观点的过滤最终提供了非常不同的信息。

Misha Teplitskiy:心理学家和组织学者把这个称为“任务相关性” (task relevance),是指思想的多样性,应该只会对与多样性相关的任务有所帮助。在人们的期望中,意识形态多样性似乎应该与政治相关性最高,与社会议题相关性较低,与科学相关性更小。令人惊讶的是,意识形态与科学完全存在相关性,但一般来说,离任务相关性越远,人们对其重要性的期望值就越小。

“点子男”:在哈佛创新科学实验室,Teplitskiy研究人是如何产生新的思想,将其付诸实践,并令其广为传播的。“实验室名字中的‘科学’一词,是为了强调我们的研究遵从严谨的方法论,尤其是通过实验。你知道我有多爱这个措词吗?这名字可不是我挑的。” 来源:Nautilus

我们对气候恶化责无旁贷。鼓励不同观点的维基词条会导致质量的下滑吗?这与你的研究和多样性的重要性背道而驰吗?

Evans:你的意思是,在某些事物上多样性只会产生噪音。一般来说人们都会这么想,有一本很棒的书叫《贩卖怀疑的商人》(Merchants of Doubt),就探讨了这个话题,很多领域的公司都意图在日益统一的共识,譬如有关吸烟对肺癌影响的共识当中,平添所谓的多样性。这样的事情肯定还在发生。但出于某种原因,归功于维基百科中存在的部分内容标准,人们学会了相互约束,也受到更高级别编辑的有效约束。

关于全球变暖,人们可能有很多不同的观点。尽管人们可能普遍同意人类活动正在增加温室气体并令气温升高,但一种假设可能让你觉得人类造成的问题人类自有办法解决,而另一种假设则会让你意识到人类学会与地球和谐共生的重要性。所以在这些情境中,不同的视角带来的绝不仅是理念上的冲突

同时,我们的经验还适用于更广泛的主题。在科学领域,很少存在压倒性的确定结论。我的猜测是,在那些已经存在压倒性结论的领域,政治多样性并不会带来多大影响。政治多样性并不是一种神奇的存在。如果政治观点的分布与当前主题的有用信息不相关,那么你就看不到益处。你会看到噪音。你甚至可能看到政治从中作梗。

你如何看待假新闻?

Evans:最令我困扰的,是关于虚假信息和假新闻的大量指控。从某种意义上说,所有的信息都是假的所有信息都有一个目的,一个角度。但事实是,现在人们会在没有任何特定论据的情况下,就轻易指控信息是假的,而且这种做法非常流行,这意味着人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容易忽略“另类”信息。

角度是有用的。它们会发动人们去审视特定的领域,去搜索那些没有固有观念的推动本不会主动去搜索的信息。角度最终会有很多价值,除非你选择将之全部无视。最开始特朗普把什么都说成是假新闻,然后人们争论一直在制造假新闻正是特朗普本人。虚假信息的阴云密布,而各种机器人社交帐号和其他噪音制造器的扩散,令事态更加恶化。我在大众媒体新闻中看到的情况,与网络上的情况如出一辙。我们已经来到了一个新的层面。这就好像我们刚一发现体制当中总存在偏见,就绝对地认为一切都是有偏见的,而我们可以随意赞同或反对这一切。

为何最高质量的文章是由意识形态多样化的人群监督或撰写的?

Evans:当你把一群拥有非随机性、最小程度重叠的信息或知识敞口的人们,聚在一个遵照一套有吸引力(事实上也确实吸引人)的规范受到良好监管的论坛上时,就会产生更多集体性的新认识。事实上人们经常会有这样的经历,这让我很震惊。当他们在这些网站上进行势均力敌的辩论时,确实会把这描述为痛苦和为难的过程,但结果是令人满意的。

Teplitskiy:意识形态多样化的团队最终会开展更多的辩论。这些人各自怀有不同的知识。当他们将其整合在一起时,他们会花更多的精力将其整合成好的内容。即使撇开加大的努力不谈,我们发现他们辩论的形式也更加集中。他们把注意力集中在更小范围的议题上,然后把那些可能最成问题的议题真正解决掉。他们的辩论不可避免地会造成冲突,而面对这些围绕内容创造发生的冲突——即我们所谓的“任务冲突”,他们会更多地仰仗论坛的政策规范从中调停,而相比之下人际关系上的冲突则大大减少——与倾向性更严重的团队相比,拉帮结派的现象更少,个人层面上的骚扰也更少。

当编辑团队的政治倾向严重,或者说压倒性偏向左派或右派时,会发生什么?

Evans:当有人访问一组词条页面,并评价“这些词条看起来像俄罗斯政治宣传”时,他们并不知道他们正在阅读的页面,是由一个由30到40人组成的同质化体系在对话中构建出来的,而他们一点进来就直接否定了整个体系的自我认同。这些人几乎无一例外会被怒喷一顿,然后被贴上“钓鱼” ("troll") 的标签,绑在耻辱柱上赶出维基社区。同质性群体会有这样一种感觉,即“我们之间已经建立起了社会契约,而这个人是不受欢迎的外来者”。通过我们研究中的实证证据发现,当团队存在政治倾向时,言语攻讦的现象会多得多。

Teplitskiy:我们的数据具有启发性。你会更喜欢持温和立场的多样化团队。作为一个团队,从中间或温和立场向任何一个方向的转变,都会对内容质量造成消极影响。

在你的维基百科研究中,是否有一些关键教训可以让那些生产或评估思想的群体借鉴呢?

Teplitskiy:我们研究中得出的一个教训,是应当进行品牌建设,或创造一种为人所知的文化,让它成为组织平台的价值机制。维基百科的一个有趣之处,是它拥有非常强大的文化。如果你想加入他们的沙盒,首先应该做好准备佐证自己的主张,做好来源引用,只引用合理的资源,并听取他人的意见。这道门槛显然让一部分人望而却步——也就是那些不愿意遵守合理规则的人。维基社区的这种对加入者的预筛选,并不采用强硬的淘汰方式,而是通过社区文化的强烈表达,让不喜欢这种文化的人无从逗留。

与科学书籍分化的研究相比,围绕维基百科的这篇论文似乎为达成共识带来了希望。

Evans:对,我希望我们能开始说服人们真正重视偏见的重要性,偏见对我们看待事物的方式至关重要,完全不偏不倚的立场是不存在的。只有当我们开始展示偏见的价值时,我们才能与有害的偏见作斗争。一切认知都是存在偏见的,所以我们必须深入自己的核心价值观,用它们来指引我们在这个世界上走下去。偏见背后有很强的科学价值,所以我们希望启发对两极化人群价值的讨论。

科学家能从你的研究结果中学到什么?

Evans:我希望不仅仅是科学家,还有持独立观点和政治立场的人们,可以严肃考虑那些与他们持不同政见者的观点价值——即使他们在某个特定的政治主题下说不出有价值的东西,他们不同的经验和观点仍很有可能给你带来很有价值的全新信息。这就是解锁两极化潜能的关键:让人们一起建设性地为知识项目和其他项目做出贡献。如果你对维基百科有足够的了解,可以打开“对话页”,这个页面任何人都可以访问,但几乎没有人会去点开,你会看到正在进行中的广泛讨论。你会观察到人们异常认真、煞费苦心地讨论和采纳多样化的观点,而专家们认为这将系统性地为我们带来更高质量的知识,因为意识形态的“有色眼镜”将真正无处遁形。


译者:郑瑞华

编者:张一苇

来源:Gallagher, Brian, Wikipedia and the Wisdom of Polarized Crowds, Nautilus - Culture, Mar. 14th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