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ko的深度阅读札记(第四期)

2019/04/27 14:20
收藏
纽联储、辜朝明谈论MMT、美债外资大撤退、欧洲央行的“正常化”

1.纽约联储在本月发布了大量有趣的材料,比如——2018年的公开市场操作报告,熟悉智堡的朋友一定已经学会如何阅读这份报告了。相较于前两年,联储的操作框架并未发生实质性变化,因此我们将不对2018年的操作报告予以翻译。此外,纽联储经济顾问小组于本月初会面的会议材料已经公开(见附件),高盛首席经济学家Jan Hatzius预测明年一季度联储还会加息一次。而在月中,美联储系统公开市场账户(SOMA,即美联储的投资组合账户)的副主管兼纽联储(公开市场)操作台的主管Lorie K. Logan作公开演讲,非常详细地介绍了联储将延用的充足准备金操作框架,如对此感兴趣,可以阅读我们的文章

2.Richard Koo加入MMT战局,他在报告中表态认同MMT的部分主张——私人部门盈余(储蓄)过剩引致的通缩缺口可由政府部门之赤字开支来予以抵消,但是,私人部门盈余(储蓄)的原因在于它们无处投资(即便有些发达国家已经触及零利率),假设外部账户是平衡的(不割洋韭菜),那么政府部门所需的(赤字)资金来源必然是本国的私人部门,但这部分资金本来就趴在私人部门的账上无处可去。因此,MMT在私人部门没有对低利率做出(扩表)回应的前提下是无效的。

图:银行信贷的增长并未伴随基础货币的飙升而加速

3.最近,有关美国国债持仓结构的问题颇受市场所关注。许多市场观察者注意到外资正在撤出美债,而这部分美债都被谁承接了呢?Zoltan Pozsar在报告中分解了美国国债市场的现有结构以及为什么市场会出现如此的变化。一方面,美债的收益率相比于快速飙升的美元融资成本而言已经变得不具备吸引力。同时,美联储的缩表计划以及财政部的国债增发又导致市场需要承接大量的来自主权部门的抛压,最终,交易商成为了“接盘侠”(如下图)。一级交易商的美国国债和MBS库存量在去年大约增加了2000亿美元,这与过去几年的情况形成了反差,外国买家无法再以外汇对冲方式的购买这些资产。一级交易商总是被新的美国国债和机构MBS供应所困,而这反过来改变了融资市场的动态。

4.近期,欧洲央行下一任行长的热门候选人科雷在访谈中表态自己非常期待也愿意接替德拉吉的位置。在访谈中,我们还能捕捉到如果由他接任以后欧洲央行的货币政策正常化路径,科雷认为,对于欧洲央行而言,所谓的货币政策正常化与美联储所定义的不同,欧洲央行的正常化目标建基于货币政策重新以利率工具为核心,而非现在的非常规货币政策,比如量化宽松。此外,欧洲央行也不知道长期的利率目标应该是多少,欧洲经济的周期滞后于美国。

5.在最近发布的欧洲央行经济期刊中,有研究者探讨了所谓的“科技周期”对(亚洲)经济体的影响,认为中国贸易的下行可归因于本轮科技周期的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