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世代科技和国际贸易的未来

2019/05/06 12:58
收藏
在可信的场景下,下一轮全球化冲击很可能是全球贸易流动从商品向服务转变的进一步加速。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智堡的立场和观点。

本文由智堡整理编译,支持智堡请下载智堡APP并订阅我们的黑金会员。

近日麦肯锡研究员Susan Lund和Jacques Bughin在VOX EU发表文章称,全球化正迈入由信息数据流驱动的新篇章,科技进步正在重塑产业价值链。

正文部分

许多因素影响着贸易流动,包括贸易政策、消费者需求的性质与位置变化,以及不同地理区域间劳动力和其他输入要素上的差异。贸易流动背后另一个十分重要、但未得到充分重视的驱动因素,是科技。

贸易的历史反映了新科技创新不断向前推进的征途。例如,在第二次工业革命 (the Second Industrial Revolution) 之后,蒸汽船和铁路的引入改变了跨境贸易的经济学。同样,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初的数字革命,使企业能够与遥远的供应商和客户进行互动。全球价值链在互联网出现之前就已经存在,但互联网通过对协调和沟通成本的极大改善,进一步促进了生产的分散化和离岸化。随着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开始参与这些由专业供应商和装配厂组成的生产网络,全球贸易流量飙升,并扩张至全世界。

今天,次世代科技将再次重塑贸易流动和全球价值链。但与上一轮ICT革命不同,这些创新将在未来几年对贸易产生更加多样和复杂的影响。一些先进技术,如数字平台、区块链和物联网,将继续降低交易和物流成本,从而促进贸易 (WTO 2018)。但其他技术可能通过改变经济学效应和生产地点,以及改变跨境买卖的实际内容,造成贸易流动的减少

整个新技术浪潮的净影响尚不明确,但在可信的未来场景下,它们可能会在抑制商品贸易的同时,进一步促进服务和数据的流动。之前的研究已经发现了技术使数据和服务贸易增长的证据,但到目前为止的文献还没有提供价值链层面的详尽证据。对企业和国家来说,这些趋势将让一部分企业受益,但也会因此产生输家。对所有人来说,关注数字技能和基础设施、服务能力和创新能力正变得愈发重要。本文中我们考察了一些可能的影响,并估计了潜在变化的规模。

一些技术将改善贸易物流和交易成本,促进商品贸易

跨国贸易公司往往会因海关清关或国际航运与交付上的延误而损失时间和金钱。但一些新技术可以缓解这些摩擦成本。

例如,数字平台 (digital platforms) 可以直接连接买家和卖家,降低搜索和协调成本。它们在电子商务、支付、旅游、教育和劳动力服务等领域建立了无缝的全球市场,且仍有更大的增长空间。阿里巴巴的阿里研究院预计,到2020年,仅跨境B2C电商的销售额就将达到约1万亿美元。B2B电商可能是这个数字的五到六倍。虽然其中一些交易可能会替代传统的线下贸易流,但到2030年,电子商务仍可能推动约1.3万亿至2.1万亿美元的增量贸易,使制成品贸易增长6~10%。这将包括许多可以直接接触其他国家客户的小企业。EBay、阿里巴巴、亚马逊、Jumia和其他在线市场 (online marketplaces) 正在推动“微型跨国公司” ("micro-multinationals") 的崛起——初创企业从第一天就开始利用全球人才、金融和消费者。

物流技术也在不断完善。物联网 (Internet of Things) 可以实时跟踪货物运单,而人工智能可以根据当前的路况为卡车设定路线。自动化的文件处理可以加快货物清关的速度。有些公司正在开发自动驾驶卡车车队,世界各地的许多港口都引进了自动化起重机和引导车辆,可以更快地卸货、堆放和重新装载集装箱,而且误差更小区块链在跟踪发货和触发更快的自动支付方面具有潜力,不过要确定其可扩展性和在贸易上的成功应用还需要一段时间。

我们计算这组技术可以减少16~28%的航运和清关时间。学术文献发现,贸易成本每降低1%,贸易流量就会增加0.4%。根据这些数据,我们估计到2030年,这些技术加在一起可能使总贸易额比基线水平提高6~11%,年贸易额达到约4.7万亿美元。从每个国家的平均清关时间和双边流量来看,孟加拉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似乎是受益最大的国家之一。

自动化和增材制造改变了生产过程和投入的相对重要性,并可能减少货物贸易

自动化和人工智能技术的传播表明,多个行业将经历资本与劳动力两者之间相对重要性的深刻转变。随着自动化和人工智能在制造业的日益普及,劳动力成本变得不那么重要,而其它因素,如消费市场的邻近、资源的获取、劳动力的技能程度和基础设施的质量,则变得更为重要

因此,我们已经看到一种趋势,即生产正在向更接近美国和欧盟等终端消费市场的位置转移。如今,只有18%的商品贸易是从低薪资国家流向高薪资国家,而这一比例在纺织和服装等劳动密集型产业中还在萎缩。例如,阿迪达斯 (Adidas) 和耐克 (Nike) 都设计了新的运动鞋系列,能够完全做到自动化生产,并在德国、美国 (阿迪达斯) 和墨西哥 (耐克) 开设了新工厂。

除了影响制成品贸易,自动化还将影响服务贸易。许多呼叫中心和帮助台服务已经由虚拟员工来完成,它们还在增加自然语言处理能力,并开始接管范围更加广泛的任务。这让一些公司选择将客户支持和后台服务自动化,而不是外包出去。这一趋势可能会让业务流程外包 (business process outsourcing) 价值1600亿美元的全球市场出现萎缩,而该市场目前是贸易量最大的服务部门之一。

增材制造 (additive manufacturing, 即3D打印) 也可能影响未来的贸易流动。大多数专家认为,它并不会在未来十年取代大规模生产;在成本、速度和质量上增材制造仍然受到限制。但它在原型机、替换部件、玩具、鞋具和医疗设备方面的吸引力越来越大。由于3d打印产品可以在使用场景就近生产,因此将不需要国际航运 (不过由于设计文件需要传输,对数据流的使用可能增加)。尽管这可能会大幅减少某些单品的贸易,但在所有制成品上的降幅到2030也不太可能超过几个百分点。在某些情况下,增材制造甚至可以通过实现定制化来刺激贸易。

总体而言,我们估计到2030年,自动化、人工智能和增材制造将使全球商品贸易总额较基线水平减少至多10%,即每年4万亿美元的贸易流。然而,这仅仅反映了这些技术对使发达经济体的生产活动更接近终端消费者的直接影响。这些技术也有可能导致发达经济体贸易的近岸化 (nearshoring) 和区域化 (regionalization)而不是完全回流 (reshoring),从而对运输方式 (如陆路和航空运输取代集装箱运输) 和贸易走廊造成影响。我们已经看到,自2013年以来,区域内贸易增速超过了区域间贸易增速,这一趋势在全球范围内广泛存在,但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亚洲和欧盟28国已经发展出了自己的区域价值链。

新技术也可能对贸易流动产生间接和意外的影响

技术在为部分产品和服务形式带来变革的同时,也将改变贸易流动的内容和流量。其中一些可能会对贸易流动造成意想不到的后果。

太阳能和风能等可再生能源的贸易性要弱于煤炭和液化天然气等碳基燃料。因此,正在进行的经济脱碳和转向可再生能源可能会削减能源贸易

另一个间接影响贸易的例子,是电动汽车的日益普及可能会减少汽车零部件的贸易。麦肯锡估计,到2030年电动汽车将占全球汽车总销量约17%(2017年该数字为1%),但考虑到电动汽车的整个传动系统中活动部件仅相当于内燃汽车的约15%,这一趋势可能导致每年价值数千亿的汽车零部件贸易下滑达10%,同时对油品进口造成抑制(超过一半的油品贸易用于运输部门)。

随着Netflix、腾讯视频和Spotify等公司推广流媒体 (streaming) 和订阅模式 (subscription model),几年前从独立电影、专辑和游戏开始的实体流向数字流的转化正迈入崭新的阶段。流媒体音乐现在占全球唱片收入的近40%。云计算对存储和软件使用类似的即付即用 (pay-as-you-go) 或订阅模式,使用户无需在自己的IT基础设施上进行巨额资本投资。从实物到流媒体、租赁和即付即用服务的转变才刚刚起步。这不仅会影响贸易构成——重心从实物商品到转向服务贸易——而且可能还会影响服务的相对价值。

服务贸易的重要性日益提高

这些相互冲抵的驱动力,对全球贸易流动的净影响是不确定的。但在可信的场景下,下一轮冲击很可能是全球贸易流动从商品向服务转变的进一步加速。这与其他关于贸易放缓原因的研究结论一致。

今天,服务贸易的增长速度已经超过商品贸易达60%。某些类型的服务贸易,如IT服务、电信、商业服务和知识产权授权等,增长速度是商品贸易的2~3倍。此外,30%的贸易商品价值来自于其生产过程中嵌入的服务,如工程设计、金融服务、分销和营销。按附加值计算,服务业已经至少占全球贸易流动的45%

5G无线网络、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技术都可能在未来推动服务的发展。超高速5G无线网络的出现为提供覆盖全球的服务形式提供了新的可能性。例如,远程手术可能会因为网络传输图像的清晰无延迟而变得更加可行,机器人对远程操作的响应也会更加精确。在工业制造厂,5G可以支持从远程位置进行基于增强/虚拟现实的日常维护,并在此过程中创造出新的服务和数据流。

结束语

尽管贸易紧张局势加剧,民族主义抬头,以及显而易见的全球商品贸易放缓,但全球化并未退却。相反,它正迈入由信息数据流驱动的新篇章,科技进步正在重塑产业价值链。


译者:郑瑞华

编者:张一苇

来源:Susan Lund, Jacques Bughin, Next generation technologies and the future of trade, VOX EU, April 18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