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工具箱:新西兰联储如何分析世界?

2019/05/01 07:05
收藏
对照中文英文原文
本文描述了新西兰联储如何分析国际冲击及其对货币政策的影响。作为一个小型开放经济体,新西兰特别容易受到国际冲击。

本文描述了新西兰联储如何分析国际冲击及其对货币政策的影响。作为一个小型开放经济体,新西兰特别容易受到国际冲击。新西兰联储有一个悠久的传统,即使用广泛的模型来评估不同类型的国际冲击的影响及其通过各种渠道对新西兰的溢出效应。该模型探讨了这些冲击通过贸易、金融、信心或不确定性联系的传导。随着国际经济和金融市场的不断演变,新西兰联储将继续完善其模型策略,以更好地理解这些冲击是如何演变并传导至国内经济的。

1介绍

作为一个小型开放经济体,新西兰很容易受到意想不到的全球经济事件的影响。这些事件,或者经济学家所称的冲击,要么同时影响许多国家(即全球冲击),要么起源于一个国家并传播到其他国家(即溢出效应)。油价上涨是全球冲击的一个例子,而美国量化宽松政策对其它国家的影响则是溢出效应的一个例子。全球冲击和溢出效应越来越成为制定货币政策时的一个重要特征(Georgiadis, 2016, Potjagailo, 2017)。国际经济前景最近一直是人们关注的焦点,贸易紧张局势、动荡的金融状况以及不断上升的不确定性都给经济增长带来了风险。因此,政策制定者在制定货币政策时需要意识到国际联系。

本文描述了新西兰联储 如何分析国际冲击及其对货币政策的影响。广泛的模型被用来评估不同类型的冲击和通过不同渠道的溢出效应的影响。

本文的其余部分组织如下。第2节介绍了新西兰经济与国际经济之间的联系。第3节回顾了国内货币政策和国际冲击之间关系的文献。第4节总结了新西兰联储用于分析国际冲击影响的一些建模工具。第5节提供了一个结论。

新西兰与国际经济的联系

随着全球联系的加强,新西兰越来越容易受到国际冲击。新西兰受到国际冲击的风险增加有几个原因。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贸易和资本流动自由化等结构性变化,增加了跨境金融流动和贸易量。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还有一些近期的因素影响着世界其他地区,比如主要经济体的非常规货币政策刺激。

新西兰与世界其他地区的紧密联系可以从关键经济变量的共同变动中看出。随着全球市场更加开放,主要经济体的发展可能对包括新西兰在内的全球其他经济体产生重大影响。新西兰的经济增长与发达经济体贸易伙伴的经济增长越来越同步(图1)。贸易伙伴增长是新西兰商品和服务需求的重要驱动因素。出口约占新西兰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0%。

图1:新西兰GDP增长与发达经济体增长(年度)

资料来源:Stats NZ, Haver Analytics, 新西兰联储。注:发达经济体在美国、澳大利亚和欧元区经济增长中所占比重相当。

图2:新西兰和国际长期利率

资料来源:彭博社,新西兰联储。

图3:10年期新西兰国债收益率与美国国债收益率的日协动(相关系数)

资料来源:彭博社,新西兰联储估计。

图4:策略利率

资料来源:彭博社,新西兰联储

长期政府债券收益率在不同国家之间也趋于一致(图2),近几十年来,新西兰和美国债券收益率之间的相关性有所上升(图3)。2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政策利率的下调也是紧密结合的,因为各国央行的目标是同时支持本国经济(图4)。批发利率的变化会影响新西兰企业和家庭的借贷成本,从而影响经济增长和通货膨胀。

3国际冲击与货币政策

国际经济冲击可以通过几个渠道影响新西兰等小型开放经济体。这些渠道通常分为三类,即贸易、金融市场和不确定性(或信心)渠道,见图5.3

通过贸易渠道,国际冲击可以影响对新西兰商品和服务出口的需求,从而影响销售的数量和价格。根据冲击的性质及其对进出口价格的相对影响,对新西兰贸易条件(出口价格与进口价格的比率)的影响可以是积极的,也可以是消极的。

通过金融市场渠道的影响主要是通过利率和汇率。如前一节所述,新西兰利率的变动与其他国家的变动高度相关。长期利率的相关性尤其高,而短期利率更受各国货币政策设置预期的影响。金融市场的发展也可以通过国际风险评估影响银行的融资成本和利差。

最后,国际冲击可以通过不确定性或信心渠道影响新西兰。例如,改变国际关税的前景可能会让企业和家庭对未来的收入或就业更加不确定,并导致他们削减支出,增加预防性储蓄。

图5:国际冲击对新西兰经济的传导渠道

根据冲击的性质,国际冲击可通过上述三种渠道的任何组合对新西兰经济产生影响。这些通道也可以相互作用产生复合效果。例如,较低的出口价格和贸易条件也会降低汇率,这可能会影响企业和消费者的信心。

国际冲击对货币政策设置的影响取决于央行的优先事项和目标。政策制定者的选择通常可以用“三难困境”或“不可能三角”来概括。根据三难困境,当面临冲击时,央行或政府可以从汇率稳定、独立的货币政策和开放的资本账户中选择两种,但不是全部三种(图6)。

所选择的宏观经济重点的组合取决于一个经济体的环境。例如,许多依赖出口、金融市场不发达的发展中经济体更愿意保持汇率稳定和货币政策独立性,而不是资本的自由流动。大多数发达经济体,如新西兰,选择货币政策独立和资本自由流动。这意味着接受更大的汇率变异性。后一种选择的一个好处是,汇率变动可以作为应对国际冲击的减震器。例如,如果出口价格下降,这一冲击对新西兰经济的负面影响可以通过允许汇率下降来部分抵消。

三难困境框架已被广泛用于分析决策者应对国际冲击的选择。然而,在一个资本市场一体化的世界里,这一框架可能没有那么重要。Rey(2013)的实证研究表明,各国之间的资本流动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国际风险偏好和美国货币政策设置等因素的驱动。因此,正如三难困境所暗示的那样,浮动汇率制度可能不足以确保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在这种情况下,政策选择的三难困境就会崩溃,陷入一个“两难境地”:要么保持货币政策独立性、限制资本流动,要么保持资本自由流动。最近的分析工作是关于政策选择的三难困境是否仍然适用。5 .总的来说,最近的文献确实表明,汇率的变化可以增强货币政策对冲击的反应能力

图6:货币政策三难困境

用于分析国际冲击的4个模型

新西兰联储在将与新西兰经济的国际联系纳入其模型工作方面有着悠久的传统。这些建模工作通常是为了了解与新西兰经济相关的具体问题。

新西兰联储对国际联系的模型可以分为两大类——“结构性”或基于理论的模型,以及“数据驱动型”或统计型模型。结构模型主要基于经济理论,而数据驱动方法更注重对数据的准确解释。这两种方法各有优缺点。结构模型符合理论原理,具有清晰的传输机制,但有时会牺牲与实际数据的一致性。相比之下,统计模型可以更好地拟合数据,但这可能需要较少的理论一致性,这使得识别经济发展背后的真正驱动力或故事变得更加困难。选择建模方法通常需要在理论一致性和统计准确性之间进行权衡。新西兰联储使用结构模型和数据驱动模型的组合来进行分析。

结构性模型的一个很好的例子是新西兰结构性通胀模型(NZSIM)(见Kamber, McDonald, Sanders and Theodoridis, 2016),其中包括了国际因素对新西兰经济的影响。在NZSIM,影响国内通胀压力的关键变量是贸易伙伴通胀和产能、外国利率、大宗商品价格、出口需求和国际移民。在这些外部变量中,商品价格渠道的影响最大。例如,新西兰联储2017年2月货币政策声明中的情景分析显示,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出口价格比预测高出4%将导致OCR比中央预测高出50个基点。新西兰联储还将开放型经济特征纳入其他结构性模式。其中一些旨在了解外国资金对新西兰银行系统的影响(如Kamber和Thoenissen, 2013, Jacob和Munro, 2018)。

数据驱动模型比结构模型更广泛地用于研究储备银行的国际联系。许多数据驱动模型是向量自回归(VAR)模型的变体。对多个经济序列进行了VARs估计,有助于理解它们之间的联系。像所有的模型选择一样,VAR模型的类型取决于手头的具体问题。

贸易通道

新西兰联储在贸易渠道方面的许多工作都探讨了大宗商品价格变化的影响。这反映出新西兰是一个小型开放经济,其与世界其他国家的主要联系是通过商品出口。Kamber、Nodari和Wong(2016)建立VAR模型,了解商品价格冲击对新西兰经济的影响,发现商品价格冲击表现为需求冲击。例如,在应对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时,他们发现企业投资、消费和国内生产总值(GDP)都在增长,并对非贸易通胀构成上行压力。然而,这也给汇率带来了上行压力,导致可交易通胀下降,因此对通胀的总体影响较为温和。

Osborn和Vehbi(2015)使用结构VAR模型分析了中美经济增长对新西兰的影响。他们的模型包括一个外生的全球板块,包括美国和中国的增长率以及全球实际大宗商品价格通胀。他们发现,美国和中国对新西兰GDP的增长溢出效应,在推动新西兰商业周期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它们还表明,国外和国内的冲击都是新西兰实际汇率波动的重要驱动因素。作者还研究了大宗商品价格对每个大型经济体增长的反应。

对大宗商品价格走势的一些分析集中在其对汇率的影响上,因为新西兰元的走势往往与出口大宗商品价格走势相关。Parker and Wong(2014)的研究表明,汇率变动的原因很重要。无论汇率是对大宗商品价格的变化作出反应,还是国际投资者偏好的转变,都可能对新西兰经济产生截然不同的宏观经济影响。Karagedikli, Ryan, Steenkamp和Vehbi(2016)调查了汇率冲击对新西兰经济不同部门的影响。他们发现,尽管汇率冲击对贸易部门有影响,但非贸易部门也可能受到影响。

图7:全球因素和乳制品价格

资料来源:Wadsworth和Richardson(2017)。

新西兰联储还建立了模型,以了解乳制品价格的决定因素,这是新西兰经济的一个重要驱动因素。Wadsworth和Richardson(2017)使用全球商品因素模型来研究驱动乳制品和肉类出口价格波动的潜在全球因素。他们发现,95%和93%的新西兰乳制品和肉类出口价格的变动可以归因于全球趋势(图7)。

金融市场渠道

作为一个债台高筑的小型经济体,具有相当大的国际金融风险,重要的是了解世界其他地区的金融市场冲击是如何传染给新西兰的。一个关键的渠道是通过长期利率,这是高度相关的国家。全球长期债券收益率的大幅上升通常会影响新西兰的一系列利率,包括政府债券利率和掉期利率。较高的长期批发利率会导致新西兰企业和家庭借贷成本上升,从而影响经济增长和通货膨胀

图8:新西兰10年期政府债券

来源:卡拉汉(2019)。注:预期系列是未来十年的平均预期政策利率。

长期利率的变动可以分解为反映对短期利率未来走势的预期以及“期限溢价”的变化的国内因素。期限溢价是投资者持有长期债券所需的薪酬,通常受全球因素的推动。期限结构模型可以帮助分析这些不同的长期利率驱动因素(卡拉汉,2019)。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新西兰10年期政府债券的长期溢价急剧上升,因为投资者要求对持有风险较高的新西兰债券获得更高的补偿(图8)

新西兰联储使用了一系列期限结构模型,因为不同的模型可以产生对期限溢价的不同估计。期限结构模型可以用统计方法估计,如线性回归(如卡拉汉,2019年,阿德里安,克伦普和门奇,2014年),或更结构化,纳入来自预期调查的信息(如哈尔伯施塔特和克里普纳,2016年,金和赖特,2005年)。期限结构模型还可以用来更好地理解市场对央行政策利率变动的预期,因为期限溢价也会影响短期利率

更广泛地说,新西兰的银行融资成本可能受到全球风险定价和市场状况的显著影响。通过考虑各种利差、批发债务和零售存款的定价,该银行对银行融资成本进行建模和监控(Wong, 2012, Cook and Steenkamp, 2018)。

不确定性渠道

一些国际冲击,如意料之外的政治事件,增加了全球对宏观经济前景的不确定性。

全球不确定性也往往通过贸易和金融市场渠道影响新西兰。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可能导致投资和支出的延迟,从而降低全球对新西兰出口产品的需求。Kamber, Karagedikli, Ryan和Vehbi(2016)研究了美国的不确定性冲击对新西兰经济的影响。他们发现,美国的不确定性冲击会对新西兰经济造成负面需求冲击。或许更令人惊讶的是,美国不确定性冲击的影响是美元相对于新西兰元的升值。这种对全球不确定性的“避险”反应意味着,一旦美国出现不确定性冲击,随着全球投资者转向美国以减轻不确定性的增加,新西兰元会贬值。Greig, Rice, Vehbi and Wong(2018)考虑了一系列新西兰的不确定性指标,发现国际不确定性指标对新西兰经济前景的影响与新西兰具体指标一样大。换句话说,新西兰的经济不确定性可能部分反映了更广泛的全球不确定性(见图9)。

图9:不确定性代理(美国和新西兰,均值标准差)

大国际模型

最近,新西兰联储建立了几个更大的模型,以探索更广泛的国际冲击。这些模型的两个例子是因子增广VAR (FAVAR)和全局VAR (GVAR)模型。FAVAR方法允许通过使用“因子”将许多变量合并到模型中。考虑因素的一个有用方法是,它们概括了一组更大变量的共同运动。与其对所有数据序列单独建模,一个更简单的方法是将大量宏观经济数据缩减为更少的因素,从而总结出数据中最重要的波动。Karagedikli, Mumtaz and Tanaka (2010), Kamber et al (2016), Karagedikli et al (2016), Kamber and Wong(2018)是FAVAR模型的例子。

一些工作也使用了全球向量自回归模型(见di Mauro, Filippo和Pesaran, 2013)。正如其名所示,GVAR是全球经济的模型,并为标准VAR框架增加了一个全球维度——GVAR涵盖的国家占全球产出的90%。外国变量与新西兰变量共同建立模型,这自然有助于研究新西兰经济与我们主要贸易伙伴之间的相互作用。GVAR的主要优势在于它可以通过一系列的渠道讲述一个关于国际传播的丰富故事。图10显示了中国GDP增长1%对一系列国家的影响。与大多数GVAR分析的惯例一样,我们在四个季度后、八个季度后以及长期来看都显示了影响。对新西兰产出的影响是直接的,而且相当大。从长远来看,新西兰的产出水平增加了大约0.25个百分点。在大多数其他国家,影响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发生,但累积到类似的水平。

GVAR模型也可以用来预测宏观经济变量。Mulder和Vehbi(2018)表明,GVAR是对储备银行用于预测国际经济的一系列模型的有益补充。Eickmeier和Ng(2011)的一项相关研究也报告了在预测新西兰经济时使用国际变量的收益。

图10:中国GDP增长1%的累积影响

来源:新西兰联储计算。

结论

随着金融市场和经济日益一体化,各国央行在制定货币政策时,了解国际冲击对国内经济的影响变得越来越重要。要做到这一点,政策制定者需要了解全球冲击的性质,以及从世界其它地区对国内经济可能产生的溢出效应的规模。作为一个小型开放经济体,新西兰特别容易受到国际冲击。因此,新西兰央行有一个悠久的传统,即模拟国际冲击对新西兰经济的影响。该模型研究探讨了这些冲击通过贸易、金融、信心或不确定性联系的传导。已经使用了各种各样的模型来探索这些联系。随着国际经济和金融市场的不断演变,新西兰联储将继续完善其模型策略,以更好地理解国际冲击是如何演变并传导至国内经济的。

为提升阅读体验,智堡对本页面进行了排版优化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