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启创新议程(一):第四次工业革命究竟有何不同?

2019/05/13 15:06
收藏
今天互联互通、以思想为核心的全球创新生态系统,有能力快速与频繁地颠覆既有的商业模式、产业和技术。自动化浪潮可能在新兴市场经济体的产业部门中造成数百万人失业,加剧快速增长的城市化人口的需求压力。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智堡的立场和观点。

本文节选自美国老牌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 (CSIS) 领衔开展的“CSIS繁荣与发展项目”下的系列报告之一《重启创新议程:对弹性制度的需求》,研究咨询机构RTI International对本报告亦有贡献。

本文为系列的第一部分;因篇幅等原因有删节和改写。

正文部分

自千禧之交以来,全球经济格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20世纪70年代开始的信息、通信和运输技术进步之后,发展中国家在20世纪80年代经历了影响深远的结构性改革。20世纪90年代互联网和电子商务的出现,使得今天互联互通、以思想为核心的全球创新生态系统有能力快速与频繁地颠覆既有的商业模式、产业和技术。

2017年,与RTI International合作开展的“CSIS繁荣与发展项目” ("CSIS Project on Prosperity and Development") 发表了一份题为《创新主导的经济增长》的报告,强调了创新在建立和维持健康强劲的市场经济中的重要性,对于试图加入全球市场的发展中国家而言尤其如此。这一报告强调了教育、转化研究与开发、商业化以及促进创新的政策环境的中心地位,并将该框架应用于印度,肯尼亚和马来西亚的案例研究。

经济增长和发展的传统模式正在演变,以适应和整合以基于创新的市场竞争为核心的新模式。企业将越来越多生产过程自动化,取代低技能人力资本以提高生产效率,这导致大规模的劳动力失业 (labor displacement),并从总体上减少了高技能人才进入就业市场的机会。如此大规模的劳动力失业给社会制度带来压力,并进一步威胁到政治制度与规范、经济稳定和社会秩序。奥地利经济学家约瑟夫·熊彼特 (Joseph Schumpeter) 将这种现象描述为“创造性破坏” ("creative destruction"),认为这种颠覆性转变是工业化的必然特征,对自由市场经济体系的增长和生存至关重要。如今,人工智能、自动化和大数据分析等新技术能够降低生产成本,最大限度地减少对人力资本的依赖,从而威胁到自20世纪初以来劳动力市场的现状。此外,这些新技术之间的融合 (convergence) 和互操作性 (interoperability),使新能力和新行业得以茁壮成长。

注:人工智能与机器人的冲击

一边,是反乌托邦的结局:加在一起,这两股技术力量威胁到约6亿人的工作岗位,即全球劳动力大军的四分之一。人工智能 (AI) 预计将集中颠覆服务行业的格局;通过利用机器学习和数据分析,AI有可能会造成传统劳动密集型企业中近2.5亿技术工人的失业(占全球劳动力市场的十分之一)。而机器人则可能直接威胁到3.5亿人的岗位(占全球劳动力市场的六分之一)。随着这两股力量持续在发展中国家遍地开花,过早去工业化已引起严重担忧。

另一边,是更为有利的结果:总加起来,这两项技术将削减高达15万亿美元的雇员运营开支,占到全球就业成本的46%。AI有可能削减逾9万亿美元(或27%的全球就业成本)的雇员运营开支;除了提高就业效率,这还会为经济打开通向今日尚不存在的就业岗位的大门。根据世界经济论坛 (WEF) 的说法,今天的适龄入学儿童中,有三分之二长大后将从事当前尚不存在的工作。与AI一样,先进机器人有能力消灭逾6万亿美元(或19%的全球就业成本)的雇员运营开支。

Source: 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 Disruptive Technologies: Advances that will Transform Life, Business, and the Gloabl Economy (McKinsey & Company, 2013).

这些转变和影响不仅限于全球化世界中先进的工业化地区;甚至在发展中国家最偏远和最农村的地区,也能感受到它们的冲击。中低收入国家可以利用这些技术实现生产自动化,并在国际市场上保持竞争力,但对于长期人类发展而言并非没有风险。这波自动化浪潮,或者所谓的“过早去工业化” ("premature deindustrialization"),可能在新兴市场经济体刚刚完成工业化的产业部门中造成数百万人失业,加剧快速增长的城市化人口的需求压力。避免这种社会混乱并灌输良好的经济规划和管理思维,发展中国家——由多边组织支持——必须寻求采用新的指南来强化制度,并为创新驱动的经济增长创造有利环境。认识到这一需要,制度必须更充分地了解私营部门的需求,勉力扩大其作用和参与范围。制度还必须提高创新经济的主要利益相关者,即学术、金融、慈善和技术部门之间的协作水平,以解决三大核心挑战。

新人可获取14天免费阅读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