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金山联储:回归零利率下限的风险

2019/05/31 09:00
收藏
美国短期利率受到类似2009年至2015年间的零利率下限制约的风险可能性很低,在不久的将来尤其如此。目前似乎不应过分强调这一关切,特别是考虑到结构性因素可能导致估计风险被夸大。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智堡的立场和观点。

本文由智堡整理编译,支持智堡请下载智堡APP并订阅我们的黑金会员。

作者Jens H.E. Christensen系旧金山联储经济研究部的研究顾问。

本文表达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旧金山联储管理层或FOMC的观点。

正文部分

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美国货币政策曾多年受限于短期利率的零下限。自那之后,利率水平已远离零下限,并逐步攀升至今。然而,鉴于经济的持续扩张,有必要探究利率下限再次制约货币政策的可能性。使用几种不同方法进行的分析表明,目前看来,至少在未来几年内,经济回归零利率下限的风险较低。

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经济增长缓慢,部分原因是货币政策受到几大主要货币区域(包括美国在内)有效利率下限 (effective lower bound) 的制约。这种制约反映了货币作为一种随时可用的财富储藏所带来的一个不可避免的后果:既然投资者能够持有现金,没有利息可赚将意味着失去储蓄的动力。这实际上限死了名义利率的最低水平。

在许多发达国家,安全的短期和中期利率水平仍接近历史低点。这引发了人们对货币政策能否在未来经济衰退期间提供足够刺激作用的担忧。因此,在危机过去十年之后的今天,美联储仍然有必要关心隔夜联邦基金利率 (ONRRP) ——美国的主要政策利率——再次受到零利率下限 (ZLB) 制约的风险。

在本期《旧金山联储经济通讯》(FRBSF Economic Letter) 中,我从三个不同的来源考察了有关该问题的论据。我使用已建立的国债收益率曲线动态模型来评估美联储政策利率回归零利率下限的风险。我的研究结果与纽约联储对一级交易商的调查结果,以及基于美联储的整体经济模型 (Nakata 2017) 的分析相符。尽管这三个来源之间存在一些显著差异,但它们都表明,未来3年内回归零利率下限的风险较低,目前对货币政策并不构成困扰。

新人可获取14天免费阅读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