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有趣的历史——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失衡(1965-1973)

2019/06/19 11:29
收藏
对照中文英文原文
人们普遍认为,日益加剧的国际失衡导致尼克松在1971年终止了黄金的可兑换性。本专栏认为,造成这些失衡的一个关键根本原因是美国不断上升的通胀,而通胀又是由美国宏观经济政策造成的。

人们普遍认为,日益加剧的国际失衡导致尼克松在1971年终止了黄金的可兑换性。本专栏认为,造成这些失衡的一个关键根本原因是美国不断上升的通胀,而通胀又是由美国宏观经济政策造成的。尼克松总统没有纠正美国的货币和财政政策,而是将责任归咎于世界其它国家。它还指出1960年代和1970年代的不平衡与今天的不平衡之间的相似之处,特别是作为战略工具的财政政策和关税保护。

1971年8月15日发生的“尼克松冲击”是国际货币体系历史上的一个重要事件。这与1914年8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古典金本位制的终结,以及1931年9月英国退出金本位制的情况相当。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周日在全国发表的讲话中结束了黄金可兑换的历史。黄金可兑换性是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基础,支撑了全球货币体系两个世纪。1973年3月,随着广义浮动汇率的出现,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其余部分崩溃了。

布雷顿森林体系诞生于1944年的布雷顿森林会议。可调整的钉住汇率制是20世纪20年代以金本位为基础的固定汇率与浮动汇率之间的妥协。它的目的是优化全球贸易体系,同时刺激国内需求来保持充分就业。它需要资本控制,因此建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是为了帮助缓解短期经常账户失衡。要使这一体系发挥作用,关键的要求是美国保持稳定的货币和财政政策,即保持价格稳定。

尼克松总统采取行动的一个动机是认为美国(贸易逆差迅速增长)、德国、西欧其他国家和日本(贸易顺差迅速增长)之间的不断失衡对美国制造业的竞争地位和该国的整体繁荣有害。尼克松总统的新经济政策有三个主要方面:关闭黄金窗口以保护美国剩余的黄金储备;对所有国家的进口产品征收10%的附加税,以迫使盈余国家对本币升值;冻结工资和物价90天以控制美国的通货膨胀。

我认为导致国际失衡日益加剧、以及尼克松行动的关键根本原因是1965年以来美国的通货膨胀,这继而又促成了货币融资的财政政策。财政赤字的增加和货币增长(相对于实际产出增长)导致了大通胀的开始。最终,美国通胀的大幅飙升蔓延至国际收支赤字、盈余国家的国际储备以及海外的通胀压力(见图1、图2和图3)。

图1美国预算平衡

资料来源:BEA, CBO和FRED。注:基本预算平衡是指经常支出与经常收入之间的差额。

图2 1951-1973年的M1增长减去实际产出增长,美国、七国集团国家和七国集团(不包括美国)

来源:Bordo(1993)。

图3 1960-1982年美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变动百分比

来源:FRED。

1971年8月15日的背景是,由美国宏观政策推动的通货膨胀是布雷顿森林体系面临的主要问题,但由于政治和理论原因,这一问题没有得到直接解决。尼克松总统没有纠正美国的货币和财政政策,而是将责任归咎于世界其它国家。此外,在美联储前主席Arthur F Burns的敦促下,尼克松采取了工资和价格控制措施掩盖通胀,从而把这个问题推到了未来。这一决定反过来反映了Burns和尼克松政府都不愿承认问题的严重性,也不愿利用货币政策直接降低通胀。这反映出尼克松害怕经济衰退削弱他在即将到来的1972年总统选举中的连任机会,以及Burns在政治压力下放弃了美联储的独立性。

我重温了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和大通胀起源的故事。基于对1969年至1973年期间事件的关键参与者George P Shultz的叙述和谈话,我认为采取紧缩的货币和财政政策可以防止布雷顿森林体系衰败年代的大部分动荡。此外,我指出1960年代和1970年代的不平衡与今天的不平衡之间有一些相似之处,特别是在财政政策和将关税保护作为战略工具方面。我也指出了一些不同之处,比如相对稳定的货币政策和浮动汇率。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美国和世界其他国家的主要政策问题是通胀。如今情况并非如此,尽管如果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的速度太慢,情况可能会如此。相反,当前的关键政策问题是财政。在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这个问题是始于1965年、持续到70年代的财政赤字飙升。

近年来,旨在遏制“大衰退”和大幅提高债务与GDP之比的大规模财政扩张没有得到遏制。最近的减税增加了财政不平衡,并将债务比率提高到历史最高水平。随着美联储实施紧缩货币政策以使货币政策正常化,如果通胀率超过2%,那么偿债成本将上升,加剧财政失衡。无法削减的政府补贴加剧了问题的严重性。这意味着,在不增加财政空间的情况下进行财政整顿可能将美国推向债务危机的方向。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相比,这是一种不同的失衡,但仍是一种严重的失衡。事实上,主权债务危机将威胁美元作为国际货币的信誉。

上一次危机引发共鸣的第二个原因是关税保护的使用。在戴维营,10%的临时进口附加税被作为一种战略谈判工具来迫使盈余国家进行调整。1971年12月,它成功地促成了史密森协定,这是对美元、日元和欧洲货币升值和扩大汇率区间的妥协,但最终,解决布雷顿森林体系失衡问题的唯一办法是浮动汇率。如今,利用关税作为威胁,迫使贸易伙伴(尤其是中国)改变其产业政策,可能会引发类似的反应,最终导致戴维营战略失败;史密森协议只持续了几个月,潜在的财政和货币失衡变得更加严重。它还引发了贸易战的恐慌,就像上世纪30年代发生的那场贸易战争,并大大加剧了萧条。

为提升阅读体验,智堡对本页面进行了排版优化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