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S年报 | 阴霾未散:2018年回顾与展望(中)

2019/07/05 15:40
收藏
货币政策无法成为经济增长的引擎。令财政、结构性和审慎政策发挥更大作用,将更有效地促进可持续增长。

免责声明:以下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智堡的立场和观点。

接《BIS年报 | 阴霾未散:2018年回顾与展望(上)

2. 经济增长的驱动力

最近的事态发展引出了几个重要的问题。为什么经济增长放缓幅度超预期?是什么力量在起作用?进一步放缓的可能性又有多大?回答这些问题是困难的。即便如此,我们仍有可能找出一些在过去一年中发挥作用的因素,以及一些可能在某种程度上导致未来经济放缓的脆弱点

这一年的结果似乎反映了各种不同力量的相互作用。一些明显占上风的力量拖累了经济扩张。其中一股力量是不断增加的经济政治不确定性以及与贸易紧张局势和具体国情相关的下行风险。另一个暂时性因素是全球电子产品需求疲软。然而,更重要的一点是,中国当局努力控制杠杆,推动经济实现结构性再平衡,并转向消费驱动型增长的努力。近期,这些努力对经济活动的影响,因贸易相关担忧而日益加剧。

考虑到中国的经济体量及其与世界其他国家的紧密联系,其疲软会迅速蔓延到全球。全球价值链在其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与美元进一步升值相关的金融状况收紧也可能起到了推波助澜的效果。这种收紧无疑对EME造成了更广泛的压力。

其他一些力量则有助于支撑全球需求。特别是,消费的相对韧性得益于劳动力市场的活跃——就业进一步增加,工资增长加快。此外,在一些受全球金融危机 (GFC) 重创较大的经济体中,家庭部门的去杠杆意味着,总体而言,金融周期的扩张仍是经济强韧的一个重要来源。

这些相互较量的力量在很大程度上解释了经济放缓的具体特征:贸易密集型制造业的疲软程度超过了服务业,投资受到的冲击超过了消费,美国的表现好于欧元区、中国和一些EME国家。

展望未来,这些力量的平衡可能有助于维持经济的进一步扩张。不过,一些风险依然存在。导致经济增长放缓的因素并未消失,可能还会加剧。如果经济走弱,许多金融脆弱性可能会成为拖累。这主要与一些较小经济体的企业和家庭资产负债表以及一些发达经济体的银行盈利能力疲弱有关

这些脆弱性的根本原因是,与危机前相比,全球经济扩张持续过度依赖非常宽松的货币环境和更高的债务

立即解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