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语阅读

美国经济好吗?

2019/07/11 14:40
收藏
对照中文英文原文
对于希望在2021年1月取代特朗普入主椭圆形办公室的民主党人来说,6月份出人意料的强劲就业报告是一个尴尬的现实。美国经济不仅继续创造大量就业岗位,而且目前的经济扩张也达到创纪录的水平。

在6月份出人意料强劲的就业报告发布之前,特朗普总统在推特上写道:“美国经济是有史以来最好的!”6月非农就业人口增加22.4万人,轻松超过预期的16.5万人。摩根大通(JPMorgan)对集体预测失误、强劲的企业招聘与企业调查传递的“悲观信息”之间的脱节做出了这样的总结:“这很尴尬。”

对于希望在2021年1月取代特朗普入主椭圆形办公室的民主党人来说,这也很尴尬。美国经济不仅继续创造大量就业岗位,而且目前的经济扩张也达到创纪录的水平。股市也是如此。在民主党最近的两场总统候选人辩论中,这一观点被反复提及。Elizabeth Warren或许是对这一观点的最佳概括:“美国经济到底为谁服务?就越来越薄的顶层而言,这非常好。”

目前工资增长最快的是底层三分之一的人。即使考虑到通货膨胀因素,它们也是实实在在的收益。但民主党人还能提出其他什么论点呢?这与布什(George W. Bush)在2000年与阿尔•戈尔(Al Gore)竞选时以及上世纪90年代的繁荣时期面临的政治难题相同。布什的策略是a)归功于繁荣的美国人民的辛勤工作,而不是美国政府的聪明才智;b)关注仍未确定的长期问题,如权利和教育;c)暗示不是每个人都参与了美国梦。所有这些策略都被民主党人采用。这是奥巴马的经济扩张。医疗保健需要更多的修复!当然,还有不平等。

无论如何,从经济学推动选举的程度来看,这往往是一个“你最近为我做了什么?”的问题。至少这是耶鲁大学选举建模专家Ray Fair的研究结果。他的模型使用持续温和增长的假设,预测在2020年的两党选举中,民主党只获得45.7%的选票。所以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特朗普赢得了一场大胜。

为什么对民主党如此悲观?目前的情况对共和党来说是最好的情况:总统再次竞选,没有负面的持续时间效应。在这种情况下,只有疲软的经济才能让投票等式预测民主党将获得两党接近50%的选票。当然,这种分析没有考虑到候选人的个性。

但至少民主党人有理由认为,特朗普夸大了美国经济的实力。正如我最近在《每周》(The Week)专栏中指出的:在上世纪90年代布什和克林顿担任总统期间的120个月里,美国经济实际增长了43%,而在奥巴马和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国经济增长了24%。尽管失业率略有下降,但当时的工资增长、生产率增长和劳动力参与率都有所上升。不过话说回来,美国人喜欢他们从经济中看到的情况:大量就业和实际工资增长超过了抽象的不平等统计数据。

关于生产率:要对经济真正感到兴奋,你需要看到生产率增长的持续上升。以下是这方面的好消息和(或许)坏消息:

最近生产率同比增长加速至逾2%的10年高点,重新燃起了人们的希望,即我们可能终于看到一波新技术进步带来的结构性增长。我们乐观地认为,从长期来看,可能还会出现另一轮与科技相关的繁荣,但生产率增长的这一最新回升,既没有伴随着资本投资的激增,也没有伴随着科技特定行业生产率的激增。出于这些原因,这更有可能是暂时的周期性加速,随着劳动力市场状况恶化,这种加速可能很快消退。……生产率增长最近的回升,反映出(多要素生产率)的贡献出现了令人鼓舞的反弹,但资本深化的贡献实际上有所下降,即便是在最近企业减税之后。一个亮点是,尽管资本深化程度总体上有所下降,但软件投资增长近年来明显加快。如果这笔投资被用于机器学习等潜在的革命性技术,可能会对其它行业产生溢出效应,这将解释多要素生产率增长反弹的原因。……除了特定于技术的行业,最近生产率增长显著加快的一个行业是油气开采。该行业的生产率在过去5年翻了一番,这与此前5年的实际下降形成了鲜明对比。页岩油钻探技术是另一项新兴技术,它的发展大概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最近油价上涨的原因,但它也可能反映出特朗普政府大力推行的放松管制政策。后者将有助于解释2017年生产率增长的大幅飙升。然而,石油和天然气产量激增的缺点是,它不能产生溢出效应,超过早期it革命甚至最近的无线革命能够带来的其他行业生产率增长。这并不是一项革命性的技术,这是另一个理由,让我们相信,当前的总生产率增长势头不会持续下去,即使我们能够持续下去。

为提升阅读体验,智堡对本页面进行了排版优化 查看原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