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规货币政策与央行利润:后危机时代谈作为财政收入的铸币税(一)

2019/07/17 09:04
收藏
央行作为一种强大的国家工具的用处,源于它可以随意、立即、大量地创生购买力。在实际操作中,央行的损失可能远远超过其目前的权益仓位。它可以吸收损失,直至其大部分基础货币不再具有任何对应资产。

本文由智堡翻译,支持智堡请下载智堡APP并订阅我们的黑金会员

免责声明:以下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智堡的立场和观点。

作者Jörg Bibow系莱维经济学研究所研究员、斯基德莫尔学院 (Skidmore College) 经济学副教授。本文收录于莱维经济学研究所 (Levy Economics Institute of Bard College) 工作论文集 (Working Paper Collection)。

因篇幅等原因有删节。危机应对与流动性陷阱请见《(二)》,解剖美联储请见《(三)》,解剖日本央行请见《(四)》,欧洲央行奇事请见《(五)》,“直升机撒钱”与数字货币的讨论请见《(终)》。

摘要

本文研究了2008-09年全球金融危机前后作为财政收入的中央银行利润 (或称铸币税,seigniorage) 的演变,重点关注特定的一组央行——即英国央行,美联储,日本央行,瑞士央行,欧洲央行和欧元体系央行 (特别是德国央,意大利央行和西班牙央行),考察实验性货币政策对央行利润、利润分配以及金融缓冲的影响,乃至随着货币政策的逐渐“正常化”,这些措施的未来前景。

铸币税显露出货币发行和公共财政之间、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之间的关联。央行的金融独立性取决于铸币税,而在正常情况下,铸币税主要来源于纸币发行,以“自有”资源作为补充。从本质上讲,央行持有的生息资产代表着财政财富,即用于支持其央行职能的国家财富。这一分析从新的角度揭示了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之间相互依存的关系。

正如央行资产负债表的规模和构成在实验性货币政策背景下经历了巨大变化一样,该研究的结果也表明,在后危机时代,央行的利润、利润分配和金融缓冲都发生了重大变化,且不同国家之间存在较大差异。

关键词:中央银行利润;铸币税;金融危机;非常规货币政策;货币和财政政策;中央银行资本;直升机撒钱;加密货币;比特币

新人可获取14天免费阅读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