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语阅读

距离LIBOR寿终正寝还有901天

2019/08/05 14:21
收藏
对照中文英文原文
LIBOR是基于各银行提交的报价。LIBOR所依据的实际交易量非常小,因此,提交的报价大多是基于判断,而不是真实的数字。

2019年7月15日,纽约联储主席威廉姆斯在纽约市证券业和金融市场协会(SIFMA)上发表讲话。

感谢您的热情介绍和今天上午的发言机会。很高兴能与Bailey共聚一堂,他在制定稳健的参考利率以取代伦敦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LIBOR)方面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这项重要的成就跨越市场和管辖范围,使国际合作和协调成为成功的必要条件。

在进一步阐述之前,我需要给出一个正式的美联储免责声明,即我今天所表达的观点只是我个人的观点,未必反映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或美联储其他官员的观点。

我们从哪里出发?

今天,我要谈谈已经取得的进展,以及未来的道路。自从LIBOR首次成为一个引人关注的领域,已经过去了12年,我们有必要记住,为何更换LIBOR如此重要。

LIBOR是基于各银行提交的报价。LIBOR所依据的实际交易量非常小,通常每天约为5亿美元。对大多数人来说,5亿美元可能听起来很多,但考虑到有200万亿美元的金融合约涉及美元LIBOR,这只是九牛一毛。

因此,提交的报价大多是基于判断,而不是真实的数字。当LIBOR丑闻爆发时,人们清楚地看到,为了追逐利润,金融服务公司内部和行业间都存在欺诈和共谋。

依赖于专家判断而非实际数据,使利率太容易受到操纵。对所有业内人士(包括公司和监管机构)来说,LIBOR从根本上已失去公信力,这一点显而易见。

因此,银行越来越不愿提供LIBOR报价,这加大了使用该利率的风险水平。英国金融市场行为监管局(FCA)已与银行达成协议,将在2021年底前继续提供利率,但到2022年,LIBOR的存在将不再得到保证。换句话说,LIBOR的存续期只有901天。

市场人士知道这将给金融体系带来的巨大风险。LIBOR不仅是银行间相互拆借的利率,也是许多衍生品和贷款合同的基础利率。我之前提到的200万亿美元的数字是美元LIBOR的大致总敞口。这大约是美国GDP的10倍。

我所说的都不是新的观点,但值得提醒的是,无论在美国还是在世界各地,参考利率对金融市场的运行有多么重要。人们普遍认识到,LIBOR敞口是金融稳定的一个主要风险。

目前有所进展

到目前为止,已经取得了重大进展,我们正朝着一个安全和健全的参考利率制度迈进。此外,最近几周出现了明显的势头。

但首先,让我们回顾一下一些更重要的成就。

早在2014年,纽约联储和联邦储备委员会召集了由市场参与者组成的另类参考利率委员会(Alternative Reference Rates Committee, ARRC)。在一个重要的里程碑中,ARRC在2017年选择了有担保隔夜融资利率(SOFR)作为美元LIBOR的首选替代品。

自2018年4月以来,纽约联储每天都会发布SOFR。它的交易量比LIBOR高得多,并符合国际证监会组织(IOSCO)制定的金融基准原则。SOFR是基于交易而不是判断的,这使得它更加可信。

所有这些都表明,当私营部门和官方部门同时合作时,可以开展良好的工作。

现在,有人对SOFR提出了一些批评,最明显的是缺乏期限利率,以及市场流动性不足。

但在衍生品和现金市场,流动性已经有所进展。今年早些时候,美联储的经济学家发表了一份研究报告,展示了如何从SOFR期货和掉期市场推导出具有前瞻性的期限利率。

不过,我们距离创建一个稳健的、符合IOSCO规定的期限利率还有一段时间,而且这种期限利率的使用应该仅限于贷款市场的某些领域,以及新合约的备用利率。我想强调的是,银行业不能仅仅等待从LIBOR过渡到SOFR期限利率。

在我看来,最大的挑战不是流动性,也不是创造一个期限利率,而是市场愿意停止使用LIBOR。

我们需要让公司意识到,每一份新的美元LIBOR合约都在让错误加深。

如果公司打算使用LIBOR,它们需要开始在合同中加入备用语言,如果LIBOR不复存在,混乱就不会随之而来。

这是我前面提到的最近取得进展的一个领域。国际掉期和衍生品协会(ISDA)在为美元LIBOR不复存在的情况开发一些金融衍生品的应急预案方面进行了大量工作。去年就一些非美元衍生品合约的备用语言进行了公开磋商。美元和其他一些非美元衍生品合约的相应磋商上周刚刚结束,我期待着下一步举措。

大量衍生品合约的修改将会减少约95%的风险敞口,即200万亿美元。如果市场在明年年初签署ISDA协议,这将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大步。

此外,ARRC还为不同类型的现金产品发布了四套推荐的备用语言。这种备用语言清楚地规定了触发事件、替换率和价差调整,【而且这些触发与ISDA为衍生品提供的磋商接近。】

上周五,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工作人员发布了一份声明,强调风险和披露情况,让市场参与者在脱离LIBOR的过程中主动评估。

尽管衍生品和现金市场构成了基于LIBOR的合约的大部分,但消费品是该行业需要关注的一个关键领域。确保LIBOR的平稳过渡将尤其具有挑战性,重要的是,消费者要理解这些变化在实际意义上意味着什么。

上周,ARRC公布了可调利率抵押贷款(ARMs)的潜在发展路径。其中包括一套针对ARMs和其他消费品的指导原则,参照美元LIBOR的新的ARMs后备语言草案,以及在新的ARMs中使用SOFR的框架。

已经取得了许多进展,但仍有许多工作要做。ARRC的转型计划正在顺利进行,但我们需要看到美国金融业的某些进展,才能实现平稳的转型。

未来的里程碑包括:SOFR衍生品市场的流动性进一步增强,更多地发行与SOFR挂钩的现金产品,减少发行与LIBOR挂钩的现金产品,例如现金产品的传统头寸的平仓。

这些都需要市场的合作和毅力。

2022年即将到来

2022年似乎还很遥远,但信不信由你,901天几乎可以在瞬间消失。

在这个问题上,我并不总是感觉到市场参与者的紧迫感。值得注意的是,参考美元LIBOR的合约仍在继续编制。

我的建议是不要等到期限利率调整好了再做打算。现在就着手解决这个问题,并理解它对您意味着什么。认清风险敞口所在,处理2021年后到期的合同。

这是一个你现在有机会解决的问题。不要等到2022年1月1日才开始管理脱离LIBOR的业务,因为那将为时已晚。

结论

我的结论是参考利率是一个复杂的问题,涉及许多国家、广泛的公共和私人实体,涉及数万亿美元。前进的道路是明确的。但我们现在正处于时间轴上的一个临界点。这个问题的复杂性正是该行业不能再等下去的原因。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还有901天。

为提升阅读体验,智堡对本页面进行了排版优化 查看原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