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月球:太空资本主义的兴起?

2019/07/26 08:51
收藏
今天和当年最大的不同在于,当下有些人是真的在严肃思考人类的出路。华府当年唯一关心的问题,就是先苏联人一步登月。

本文由智堡翻译,支持智堡请下载智堡APP并订阅我们的黑金会员

免责声明:以下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智堡的立场和观点。

作者Pope Brock系美国麻省作家、教师、DJ;插图出自Vedanti Sikka。

本文摘自Brock所著《又一堆烂摊子:明日月球上的生活》(Another Fine Mess: Life on Tomorrow’s Moon),最初刊发于鹦鹉螺杂志 (Nautilus) 2017年9月刊“母巢” ("The Hive")。

正文部分

当时我正倚在我最爱的一张躺椅上,手里攥着杯酒,对着夜空出神。仙女座,双鱼座......我的视线划过一个个星座,脑海完全放空,虽然在我潜意识的某个角落仍然清醒地意识到,这个世界正在分崩离析,我们全得完蛋。酒杯中的冰块叮当作响,脚边的爱犬酣然入睡,而我享受着这佯谬而美妙的一切。

我的目光时不时会停留在月亮上。它就在那里,伟大的供养者啊:奇迹、狼人和无数首歌谣的孕育者。美与哲学在此相遇,希冀与绝望为之沉醉。

不过打碎这浪漫遐想的,还是我不久前读到的一点东西。一位天体物理学家声称,月球可以拯救我们的行星。当然不是说它马上就能普渡众生:这要等到45亿年之后,太阳膨胀爆燃并以火与怒荡涤世间时,帮助我们逃出生天。

说实话,于我而言所谓“流浪地球”的概念有些不切实际,但这位加拿大教授声称,我们只消向着月球背面发射大量火箭,就完全可以办到。被大规模的轰炸推离轨道之后,月球会与地球一道脱离现在的位置,被地球的引力牵引着跟在后面。历经千年跋涉,人类将彻底摆脱灭绝的命运——而为了避免永夜的黑暗和冰冻,我们还要执行计划的第二阶段。随着太阳逐渐消失在远方,我们将用一万亿盏月面氩弧灯 (lunar argon arc lamp) 代替阳光。只消按下开关,月球就会变成新的太阳:蓝天,白云,一切还像从前一样。

我就搁这儿对着夜空出神,脑海因胡思乱想而无法平静,想象着那会是怎样的一幅画面。不过,要抓住这样的机遇,人类还得比现有历史多活(掏出手机算算)......22,500倍才行。想到这我翻身坐起,进屋给自己满上。

现在想来,我相信就是那一晚开始,我的思考从拯救它(地球)转向了拯救我们(我自己)。或者如果救不了我自己的话,起码救救别人。因为当冲浪高手们可以在北极圈崩塌的冰墙下穿浪而行时,当某个常春藤联盟的书呆子用数学证明了人类必须走出地球才能生存时,当史蒂芬·霍金和其他科学家围绕同样的话题奔走呼吁时,当成百上千的人在自家挖掘地道为世界末日 (TEOTWAWKI) 堆存必需品时,你不得不思量该是时候迁居别处了。或者至少也该在月球上建立滩头阵地,正如部分国家政府、私人企业、穷得叮当响的初创团队还有特立独行的怪人们做出的前赴后继的努力。

当然,这也不是我们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呼声了,向前还要追溯到阿波罗计划的时代。他们向我们许诺了月面殖民地、农场和工业,勾勒出经此跳板向宇宙进军的愿景,可最后我们得到了什么呢?2008年6月报道:“空间站居民修理马桶”。当然了,今天和当年最大的不同在于,当下有些人是真的在严肃思考人类的出路。上世纪60年代的那些不过是喊喊口号而已;撇去声势浩大的表面文章不谈,华府当年唯一关心的问题,就是先苏联人一步登月。

新人可获取14天免费阅读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