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联储:通胀目标与经济福利

2019/08/05 15:18
收藏
通胀目标应为经济建立一个明确可信的中期名义锚;应该纳入广义的福利最大化的目标中;应具有一定程度的灵活性;需要伴随着高度的问责制和透明度。

本文由智堡翻译,支持智堡请下载智堡APP并订阅我们的黑金会员

免责声明:以下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智堡的立场和观点。

本文系澳洲联储 (RBA) 行长Philip Lowe于7月25日在Anika基金会午餐会时的演讲。

篇幅等原因有删节。

导言

在演讲开始前,让我们先将时钟往回拨至40年前,我在Wagga Wagga的高中学习经济学的时候。我参加了1979年的高等教育证明 (Higher School Certificate, HSC) 的三单元经济学考试。那时,标准的考试问题分为两部分:为什么澳大利亚既有高通胀率,又有高失业率;政策又应采取什么措施呢?我记得自己就这个令人不安的话题撰写了大量论文。

我还记得那时我们学习痛苦指数 (Misery Index),这个古老的词汇并不在很多人的记忆中。痛苦指数是失业率和通胀率之和。今天很少有人会提到这个指数了,但通过它了解(经济的)背景是十分有用的。如图1所示,在1970和1980年代,(经济)痛苦的程度非常之高。然而从痛苦指数的角度讲,我们今天的日子并不糟糕,痛苦指数现在位于1960年代末以来的历史最低点。我们需要提醒自己,如今我们生活在一个失业率很低的同时,通胀率低且稳定的世界中

图1 澳大利亚的痛苦指数

所以,现在参加HSC考试的学生,面临的问题可能是,为什么在通胀率很低的同时,失业率还这么低。我希望他们还会被问到,公共政策应该如何应对与低通胀相伴的,名义薪资和家庭收入的缓慢增长

这些都是需要思考的重要问题。借此机会,我希望能回答两个我经常被问及的相关问题。

  1. 为什么在全球范围和澳大利亚,通胀率如此之低?

  2. 在这个低通胀的世界中,通胀目标仍然适用吗?

最后,根据我的答案,我将就澳大利亚的货币政策发表一些评论。

新人可获取14天免费阅读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