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语阅读

各国央行在贸易风险中支撑市场

2019/08/07 14:30
收藏
对照中文英文原文
贝莱德投资研究所宏观研究主管Elga Bartsch认为,全球央行支持经济扩张和风险资产的鸽派转向,保护主义抬头是关键风险。

美联储上周自2008年以来首次降息,证实了全球央行的鸽派转向,尽管降息幅度低于一些市场参与者的预期。这一温和宽松立场符合我们的预期——我们看到,全球货币政策更为宽松,延长了当前的周期,并支撑了风险资产。这为投资者争取了时间,以便在贸易紧张关系进一步飙升之际加强投资组合。

美国和其他国家之间的利差收窄通常意味着美元走软。然而,美元在2019年出人意料地保持了弹性。我们看到了其中的关键原因。首先,其它全球央行也在放松货币政策,因此利差对美元的变动幅度,没有美联储预期总体变动所显示的那么大。其次,不断上升的宏观不确定性正导致对美元的“避险”买盘。我们的研究表明,仅从美元与利差的历史关系来看,目前美元贸易加权汇率比我们预期的要高出3%左右。然而,在考虑了风险偏好和经济不确定性之后,它正朝着我们预期的方向发展。见上图。第三,我们认为市场可能仍然高估了美联储进一步放松政策的空间。

美元将继续逆势而上

我们在最近的《全球投资展望》中预测了全球货币政策的鸽派转向,证据正在加强。美联储上周降息25个基点,但其进一步降息的决心似乎没有一些市场参与者预期的那么坚定。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7月均维持利率不变,但前者证实最早将于9月推出一揽子刺激计划,后者则表示,如果有必要,将毫不犹豫地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

全球央行再度放松货币政策,反映出全球宏观风险不断上升,在某些情况下,通胀持续低于目标水平。我们认为,保护主义正在引发更大的宏观不确定性,扩大未来经济和市场的潜在结果范围。这导致我们在7月初下调了全球增长预期。贸易争端和更广泛的地缘政治摩擦,目前是全球经济和市场的关键驱动因素,这可能是结构性的、持续的。宏观不确定性上升的前景表明,对美元的买盘可能会持续下去。相反,如果宏观不确定性得到缓解,风险偏好恢复到正常水平,美元可能会走软。美元前景面临的其他风险是什么?美联储降息幅度超过预期,或美国政府采取措施打压美元,都可能令美元承压。

美联储的政策将是包括汇率在内的市场的关键驱动因素。我们预计美联储将进一步降息,但鉴于我们认为近期衰退风险有限,市场对美联储在2020年底前降息0.75个百分点的预期过高。总的来说,我们预计美元不会出现破坏性的走强。这支持了我们对新兴市场债务的增持,原因是一些新兴市场货币具有吸引力的收入和升值潜力。

为提升阅读体验,智堡对本页面进行了排版优化 查看原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