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语阅读

年内五个主要投资主题

2019/08/13 12:56
收藏
对照中文英文原文
贝莱德全球固定收益投资总监Rick Rieder和董事总经理Russ Brownback强调了他们认为将在未来几个月乃至更长时间内推动市场并主导投资界辩论的投资主题。

最近几周,我们一直在谈论可能主导2019年下半年市场的五大“主题”。这些主题综合考虑了一系列长期和周期性因素,这些因素共同创造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宏观背景。具体而言,在最近几个季度,全球货币政策过度紧缩,流动性不断收缩,通胀被抑制,贸易摩擦影响经济增速,使得今年全球实体经济远非最佳状态。不过,我们认为未来几周这些对市场的负面影响将会减弱,我们正在相应地调整头寸。

低利率环境有利于债券市场

第一个主题很常见,对于迫切需要投资的老龄化人口,如今并没有足够的投资回报率。举个例子,全球发达市场近30%的国债收益率为负,而近80%的国债收益率不到2%。此外,信贷领域的收益率也同样很低,全球对传统债务融资公司资本支出的需求减少,传统的“高收益率”公司的债券发行量正在直线下降。

包括市政债券、商业和住宅抵押贷款证券在内的非传统行业也可能出现类似的净新债发行下滑。与此同时,利率的下行压力正在加剧与普遍无资金准备的债务(养老基金等)相关的赤字,这些债务已经因发行收益率不足而受到影响。我们认为,这种技术影响在性质上是结构化的,因此在将来会得到巩固(见图)。因此,我们正尽可能配置债券以及现金,同时避开质量较差的资产,考虑当前某些资产的流动性溢价。

增长难题困扰着欧洲

第二个主题是与整个欧洲资产组合的相对价格低效有关。事实上,欧洲债务的资本处于前所未有的低水平,以至于它实际上抑制了其政策引导的经济增速。与此同时,欧洲的股票资本作为融资来源的成本非常高,其他结构性的不利因素也在继续打击投资者对欧元区增长的预期。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如果企业的预期资产回报率超过其加权平均资本成本,它们将投资于促进增长的方案。

相比之下,欧洲现有的资本组合模式正在摧毁这种经济乘数的潜力。总体而言,私人部门几乎不愿意通过低收益率(或零收益率)的公司债券为风险更高的公司投资提供资金,这意味着欧洲公司必须严重依赖昂贵的股票资本,为此类投资设置了无法逾越的障碍。我们认为,欧洲的经济命运掌握在政策制定者手中,他们应该积极采取措施,迅速纠正这些反常现象,让欧洲私营部门重新回到具有全球竞争力的地位。

全球同步的货币政策宽松周期的新生曙光

第三个、或许也是最重要的主题是全球同步的货币政策宽松周期的新生曙光;市场已经开始积极地将这一因素计入价格。欧洲中央银行似乎将首先开始恢复资产购买并进一步降息。美联储发出了近期降息的信号,我们认为这是朝着宽松政策迈进,而不是从已经宽松的政策收缩。

尽管美国经济增长强劲似乎与美联储降息不一致,但更低的联邦基金利率能够允许其他全球央行提供自身需要的宽松,使美国经济处于更优的状态。首当其冲的是许多新兴市场国家,随着全球流动性收缩,用于维护本币的紧缩的货币政策突然变得易受严重下行风险的影响。事实上,全球协同宽松政策的恢复,很可能为全球流动性周期提供亟需的重启,从而在2019年下半年支撑市场在风险和利率方面的持续积极表现。

通货膨胀将走向何方?

我们的第四个主题是通胀,或者说通胀率过低,已经到了在宏观上起主导作用的程度。尽管近几个月来通胀率的下降有所放缓,但多数行业和企业的定价权仍然很小,甚至没有。无处不在的技术进步,尤其是那些用于扩大劳动生产率规模的技术进步,持续挤压着全球供应链的成本,同时创造出高工资的工作岗位。具体来说,未来5年,自动驾驶汽车、人工智能、物联网、工业软件和机器人等有形市场的规模将达到数万亿美元,其中最有影响力的是5G。这一进展可导致稳定的增长和良性的长期通胀放缓。

利用市场波动,谨慎地选择新兴市场资产

最后一个主题是,作为投资组合的一部分,我们将谨慎选择一些优质的新兴市场资产,这些资产在过去一年被没有被公平看待,因为限制性的地方货币政策和持续的贸易摩擦限制了这些地区的实体经济。最近,随着贸易摩擦的加剧,新兴市场的表现再度下滑。最终新兴市场央行将实施宽松政策,因为在其它条件相同的情况下,由经济增速引发的资金流入这些目的地,最终将提供必要的本币强势,证明放松政策是合理的。

强有力的技术因素加强了这种支持背景。今年迄今,新兴市场资金流入大多集中于硬通货资产,而增量资金流入的逻辑顺序是,追求以本币计价资产的更高收益率。此外,随着新兴市场国家像发达国家一样,将经济转为以服务业为导向,净新增债券发行量在长期基础上正在减少。尽管近期的市场波动、国家风险、贸易紧张局势/贸易壁垒的增加,以及那些追求高收益的投资者可能会在短期内造成一些过度投资,但我们确实倾向于在新兴市场获得高收益率。然而,我们认为,在平衡投资组合的背景下,这是最好的做法,同时减少一些信贷资产,最近几周,这些资产的息差已升至过紧的水平。

当我们将这些主题结合在一起时,投资组合与年初相比发生了显著的变化。我们仍然倾向美国的信贷资产,但我们高度关注流动性强、左尾风险有限的行业和信贷。我们正将新兴市场资产敞口转换成本币久期资产,因为我们看到了实际利率下降和货币升值可能带来的双重不利因素。我们对欧洲股票换回美元非常感兴趣,原因是股息收益率高企,而且可能会对估值进行重新评级,原因是可能会出台更积极的货币政策,以降低股票资本的沉重成本。我们非常看好美国股市的上涨潜力,因为看涨期权已经变得非常便宜。最后,我们仍然愿意持有债券作为对冲工具,特别是在收益率曲线的中间。

为提升阅读体验,智堡对本页面进行了排版优化 查看原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