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语阅读

美元将持续走强

2019/08/12 16:25
收藏
对照中文英文原文
债务上限的暂停,使我们调整了对美元的预测,从一个更强的长期方向。疲弱的风险偏好预计将持续到2019年下半年,但可能在2020年卷土重来。

美元流动性将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继续减少,虽然我们仍然预测在2019年余下时间里关税进一步升级的风险很高。我们修正了我们已经很鸽派的利率预测,而现在甚至预测得更低,并预计美元因此将在更长时间内继续走强。

收入疲软和关税增加=低风险偏好(避险)

特朗普试图在2020年大选之前强制美联储进行多次降息。我们预计美联储共会降息四次,其中包括7月份的一次降息,下一次降息在9月。

图1.美元兑人民币

盈利展望仍然不佳,而且我们认为盈利衰退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在我们真正考虑加入牛市阵营之前,则还需要再修正10%。我们暂时更倾向于采取防御性资产配置。

图2.从半导体销售情况来看,盈利衰退看起来非常可能

外汇:美元的走势会变得更强

美联储宣布早些时候结束量化紧缩(减少债券持有量),这能轻微缓解流动性,但短期内相对来说并不太重要,因为在最近签署的债务上限暂停之后,美国财政部将撤回流动性作为重建缓冲的一部分。财政部将把现金缓冲从1250亿重建至3500-4000亿。流动性将从商业银行撤回。这通常会导致风险偏好减弱,美元走强,美元Libor-OIS息差走强以及国债收益率下降。

图3.美国财政部将从商业银行系统中撤回美元。

只要流动性从美元市场撤出,我们对回归美元微笑理论(USD smile)下象限的希望预测就会减少。由于美国意外指数对于小幅反弹反应已经成熟,我们预计未来2-3个月将会重新向微笑线的左端移动。

利率的大幅下降(例如: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从3.30%降至小于1.70%的水平)可能有助于最迟在2020年下半年为全球经济提供新的推动,这有助于重新给通货再膨胀增长的故事补充势头。对于欧元兑美元而言,这可能是一个积极的关键因素,但直到我们在2019年余下时间内(甚至)低于当前现货水平时才会改变。

图4:美元微笑理论,较小希望能在秋季回归下象限

总的来说,我们的新预测反映出对世界贸易具有正向贝塔指数的货币将在2019年的余下时间内继续挣扎。世界贸易逆差通常是加元,澳元,英镑和新西兰元(以及部分对于北欧货币而言)的问题。另一方面,美元,瑞士法郎,欧元和日元将站稳脚跟。下图中右侧越远,各个货币在秋季转为强势的可能性越大。

图5:世界贸易与外汇。在假设世界贸易放缓的前提下,则越往右越好

表1.新的外汇预测

利率:更长时间的(更)低利率

随着贸易冲突的加剧,投资者们显然更关注严重衰退的可能性,他们愿意支付大笔溢价将其投资转移到流动资产和安全债券上。与日本政府债券相比,经汇率对冲之后,10年期的美国国债交易价格为60个负基点。在这种环境下,很难估计公允价值。养老基金资产负债管理(ALM)流量,算法交易和抵押贷款组合的套期保值都是自我强化的流量,推动利率走低甚至变得更低,也就是银行交易柜台可以介入并接飞刀的日子。

由于利率曲线已经反转,长期债券收益率的下跌影响了短期曲线,并且像降息预期一样突然出现。尽管美联储采取了“周期中期”的言论,但市场短期定价目前仍然会在接下来的12个月内进行四次降息。

现在很难看出什么可以阻止这种溃败,但较低的利率将产生实际的经济影响,特别是在美国房地产市场。宏观数据可能会在2020年下半年恢复,特朗普肯定不希望在选举年期间推动美国经济陷入衰退。事情会变得更好。

市场仍将在一段时间内疗伤,而且利率将保持(更)低位更长时间。

图6:当我发现自己陷入经济困境时,我会买入国债

在欧元区,对欧洲央行可以通过量化宽松政策实现目标的预期已经超过了行动本身,并且一旦启动,中央银行进一步购买债券的实际影响可能会很小,就像过去发生的一样(见图6)。我们不会因为在9月份新的量化宽松计划公布时或之后,对欧元汇率触底反弹这件事而感到任何惊讶。

图7:欧洲央行重启资产购买后不久,德债收益率可能触底反弹

表2.新的欧元利率预测

表3.新的美元利率预测

为提升阅读体验,智堡对本页面进行了排版优化 查看原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