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执董会结束与中华人民共和国2019年第四条磋商

2019/08/10 04:07
收藏
IMF在报告中提到,尽管人民币对美元贬值,但外汇储备充足,且并无迹象表明实施了大规模外汇干预。

2019年7月31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执董会结束与中国的第四条磋商。

中国经济正面临外部阻力和不确定的环境。在必要的金融监管改革和外部需求减弱的推动下,2018年中国GDP增速放缓至6.6%。鉴于计划实施的政策刺激将部分抵消美国对2000亿美元中国出口加征关税的负面影响,预计2019年经济增速将放缓至6.2%。总体通胀因食品价格上涨而上升,预计将保持在2.5%左右。

若干关键领域的改革取得进展。加强金融监管以及控制预算外地方政府投资降低了债务积累速度,有助于抑制金融部门的风险累积。当局继续推进开放,下调关税,通过了新的《外商投资法》,并修订了外商投资准入的负面清单。然而,国企改革的进展喜忧参半。

2018年信贷增速有所放缓,但2019年开始回升。尽管企业去杠杆部分抵消了政府和家庭债务的积累,然而非金融部门债务总量增速仍快于名义GDP增速。据估计,2018年广义政府部门赤字(包括估计的预算外投资支出)大约相当于GDP的11%。

2018年,经常账户顺差占GDP的比例下降约1个百分点至0.4%,预计2019年该比例将保持在0.5%。根据评估,2018年外部头寸与中期基本面和可取政策对应的水平基本相符。净资本流出从2015年和2016年的6500亿美元左右大幅下降到2018年的300亿美元。

执董会评估

执董们称赞当局近期的改革进展,尤其是在降低金融部门脆弱性和继续开放经济方面取得的进展。他们指出,外部环境仍具有高度不确定性,并强调,要成功实现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增长的转型,须继续实施去杠杆,加强再平衡工作,同时调整宏观经济政策以应对贸易紧张局势加剧。

执董们同意,若关税不进一步上调,宣布的政策措施足以在2019年稳定经济增长;同时,应避免额外的刺激措施和过快的信贷增长。在此背景下,一些执董重申了淡化增长目标的必要性。执董们同意,若贸易紧张局势进一步升级,使经济和金融稳定面临风险,那么有必要实施额外的定向刺激措施,以财政措施为主。

执董们强调了能够提振中期增长的结构性财政改革的重要性。

执董们对当局致力于多边主义和规则导向的贸易体系表示欢迎。在这方面,执董们认为中国存在与贸易伙伴开展建设性工作的空间,以更好地解决国际贸易体系的局限性。执董们同意,中美贸易紧张局势应通过达成全面协议快速解决,避免破坏国际体系。执董们也强调,中国能发挥重要作用,并将在进一步开放经济以及其他强化竞争的改革中受益。

执董们强调了坚持去杠杆和化解金融风险的重要性。 执董们同意,继续推进金融监管改革,同时强化银行资本、建立清晰的银行处置机制并控制家庭债务增长带来的脆弱性,将有助于实现更加可持续的增长路径。为改善信贷分配,多数执董同意,减少国企隐性担保的计划至关重要。

执董们对当局过去几年在降低外部失衡方面取得的进展表示欢迎,并在工作人员评估中指出,2018年的外部头寸基本符合经济基本面和可取政策对应的水平。执董们强调,要实现外部头寸的长期平衡,需要在解决鼓励家庭过度储蓄的扭曲问题方面继续取得进展。在这一点上,为提振消费、缓解不平等现象,执董们敦促在加强社会安全网和提高税收体系累进性改革方面持续取得进展。执董们同意,加强汇率灵活性、改善外汇市场的深度和运行情况有助于金融体系应对资本流动波动的加剧。加强汇率政策透明度也很重要。部分执董也要求对外汇干预措施进行披露。执董们同意,中国应继续升级对外贷款框架,促进更紧密的协调与合作,确保透明度和债务可持续性。

执董们强调,需实施一系列广泛的改革来提高生产率并促进长期收入趋同进程。执董们强调,需要增强市场的作用,通过确保公平竞争、加快推进私人部门开放以及深化国有企业改革来降低公共部门在很多行业的主导地位。他们也强调,需要继续实现政策框架的现代化,包括向价格型为主的货币政策框架转型,同时应对中央-地方之间财政责任失调问题。执董们强调,中国亟需解决宏观经济数据缺口问题,以进一步提高数据可信度和政策制定水平。

为提升阅读体验,智堡对本页面进行了排版优化 查看原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