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语阅读

英国退欧价格飙升

2019/08/16 13:16
收藏
对照中文英文原文
英国退欧公投后,英镑大幅贬值,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整体通胀加剧。对比可贸易品和不可贸易品之间的价格变动,可以发现,自英国退欧公投以来,英国近三分之二的通胀飙升可以归因于汇率的大幅波动。

2016年6月,英国公民以微弱多数投票离开欧盟。这一迫在眉睫的离开被称为“英国退欧”。由于英国退欧公投,英镑大幅贬值,整体通胀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有所上升。比较可贸易和不可贸易商品之间的价格变动显示,自英国退欧投票以来,英国通胀率飙升的近三分之二可归因于汇率的急剧变动。

退欧增加了英国经济未来的不确定性,特别是其与欧洲和全球市场的贸易关系。由于公投结果的出乎意料,英镑在全民公投当天贬值约7%。此后近一年英镑都维持在该水平,与前一年相比累计下跌约14%。此外,英国经济严重依赖贸易,进口占其GDP的30%左右。进口商品占英国经济的较大比例使整体通胀率特别容易受到英镑价值波动的影响。

根据Hobijn,Nechio和Shapiro(2019)的研究,在本问中,我们总结了英国退欧公投和随后的英镑贬值如何影响英国的总体通货膨胀率。汇率贬值导致英国通胀大幅上升。由于本国货币贬值使外币变得更加昂贵,通货膨胀的上升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可贸易商品的成本提高。因此,我们估计英国退欧公投对通货膨胀率的影响在公投后的八个月内达到1.2个百分点的峰值。这一增长占这8个月通胀上升总量的约三分之二。

通货膨胀和英镑

货币的价值与货币未来价值和国家未来经济状况的预期相关。市场参与者和其他机构,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英国退欧公投视为英国经济正面临着长期经济增长放缓的迹象。这些观点都表明了英国经济很可能面临未来的挑战,而离开欧盟将会增加贸易和劳动力流通性的壁垒来损害该国的经济增长。这些预测承认,已经面临低利率的货币当局应对不确定性冲击的能力有限。一个国家相对于其他国家长期经济放缓的可能性通常与其货币持续疲软有关。

图1显示了汇率数据如何反映市场参与者的担忧和预测。英国退欧公投后,英镑大幅贬值。英国央行的回应是将政策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但这并没有抑制经济长期放缓的预期效应。该图描绘了英镑相对于其主要贸易伙伴的每日价值以及公布全民投票结果当天的大幅贬值。戏剧性的暴跌表明了市场参与者对结果有多惊讶。它还证实市场参与者认为退欧公投是对英国经济表现的一个负面冲击。

图1 英国退欧公告对英镑汇率的影响

国家货币价值的变化通常会直接影响该国与其他国家进行贸易的商品价格。英国退欧公投后的货币贬值意味着英镑相对于英国贸易伙伴的价值下跌。随着英镑贬值,生产投入品和批发产品的进口对英国企业来说变得更加昂贵。

面对更高的投入成本,企业有多种选择。在一个极端,他们可以通过更高的销售价格将全部成本转嫁给消费者。在另一个极端,他们可以保持价格稳定,并通过降低利润率来吸收增加的成本。企业根据汇率变化调整价格的程度称为汇率“传导”。

可交易商品与不可贸易商品

大部分国家都使用消费者价格指数(CPI)作为衡量通货膨胀的常用指标,尽管不同国家的计算略有不同。与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国家类似,英国通过衡量一系列特定商品的价格水平来估算其CPI。该系列商品代表了英国的消费者支出,各个商品加权后反映了其在消费者总支出中所占的份额。整体CPI数据为这些项目的加权平均值。

图2中的蓝线显示自2010年以来英国所有CPI商品的通货膨胀率。该数据显示,在英国退欧公投之后的几个月中,整体通货膨胀率从公投时的略高于零的水平上升至2017年末的约3%。此后呈下降趋势,最近于2019年5月徘徊在近2%左右,这相当于英国央行设定的目标利率。英国退欧公投后的通胀率远高于前两年的平均通胀率。

图2 通货膨胀的比较:可贸易品与不可贸易品

如果英国退欧公投后的通货膨胀主要来自汇率传导,那么在汇率冲击之后,可贸易品与不可贸易品的价格变化可能存在明显的差异。这种差异反映出可贸易品比不可贸易品更容易受到进口价格的影响,不可贸易品包括在国内生产的商品或服务,如公用事业设备,公共服务,酒店住宿,当地交通和房地产。在图2中,我们将整体CPI增长分为可贸易品(绿线)和不可贸易品(黄线)。

该数字显示英国退欧公投后几个月的可贸易品和不可贸易品的通货膨胀率均有所上升。然而,可贸易品的通货膨胀率远远高于不可贸易品的通货膨胀率。

通货膨胀的持久性和可贸易品

图2表明,尽管可贸易品价格通胀的大幅增长似乎是CPI总体通胀增长的主要原因,但不可贸易品价格通胀的上升也导致了英国退欧公投后CPI的上涨。

我们接下来会更正式地预估英国退欧投票影响总体通胀后所带来的汇率“传导”程度。我们开始从英国国家统计局(ONS)在英国退欧公投发生时公布的报价数据开始研究。为了确定价格报价数据中哪些商品受汇率冲击影响最大,我们使用英国投入-产出数据以及Allington,Kattuman和Waldmann(2005)中概述的可贸易和非贸易的分类。我们将基准对照组设置为根据投入-产出数据中那些具有低进口含量的那些商品,并且被Allington等人归类为非贸易类的商品(2005)。

我们接下来转向我们的“试验”组商品,这些项目具有高进口含量并被归类为可贸易的。由于这些商品最有可能受到汇率传导的影响,我们使用试验组作为代理来估计总体通胀的传导效应。

图3显示了结果。由于试验组和基准组分别类似于可贸易品和不可贸易品,蓝线表示退欧公投后12个月内可贸易品减去非贸易品的平均价格增长效应。该线周围的阴影区域代表估计值的90%置信区间,显示了最可能的结果范围。

图3 英国退欧公投后可贸易品的持续价格增长

图3显示英国退欧公告后,可贸易品的价格涨幅高于不可贸易品。投票后八个月相对价格增长率达到4%左右,并在公投后持续了整整一年。与图2所示的总体通胀延迟回升类似,图3显示了在英国退欧公投后几个月内出现延迟的相对增长效应,然后保持了一定的稳定程度。这进一步证明,由于汇率传导的可贸易品价格增长推动了通胀总量的增长。

考虑到CPI通货膨胀的所含的总进口商品含量,这种因素转化为英国退欧公投后八个月内整体通胀率上升的1.2个百分点。鉴于通货膨胀在同一时间内上涨约1.9个百分点,这意味着英国退欧公投后通胀回升的约三分之二可归因于汇率冲击。

结论

除了其他短期和长期的宏观经济影响之外,英国退欧公投的高度意外结果是导致通货膨胀相对持续增长的根源。我们估算英国退欧公投后通胀回升的三分之二则归因于可贸易品价格的上涨。此外,英国退欧公投提供了一个独特的案例来研究汇率传导效应的程度和持续性;我们的证据表明,这种传导效应在最初冲击之后的几个月内完全生效,并持续至少一年后。政策制定者可以利用这一事件更好地了解总体通胀如何应对负面汇率冲击,特别是针对这种广泛依赖进口商品的国家。

为提升阅读体验,智堡对本页面进行了排版优化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