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语阅读

离岸外包与制造业就业下降

2019/08/21 11:02
收藏
对照中文英文原文
近几十年来,是什么原因导致美国制造业就业人数迅速下降?跨国公司是导致就业岗位减少的一个关键因素:降低海外采购成本导致企业增加外包并裁员。

是什么导致了近几十年美国制造业就业的快速下滑?本专栏使用了新颖的数据来调查美国跨国公司在其中的角色,并发现它们是失业背后的关键驱动因素。并从理论框架见解的层面上来体现了外国采购成本的降低而导致的企业增加离岸外包和裁员。

全球化最具争议的方面之一是它对国家劳动力市场的影响。对于这些正面临有着大型经济体,低工资和出口驱动型国家出现并融入全球贸易体系的发达经济体而言尤其如此。支持这一争议的证据是,在1990年至2011年间,美国制造业每三个工作岗位就会丢失一个工作机会。一系列的研究报告都在试图了解制造业就业的下降。这些文章重点研究并提供了两个广泛的解释。首先,这一时期可能与美国公司对节省劳力技术的大量投资同时发生有关,从而导致对国内制造业劳动力的需求减少。其次,国外制造业生产的产品可能也越来越多,这也会导致对国内劳动力的需求减少。

关于制造业就业,贸易和跨国活动的新事实

从表面上看,第二种解释似乎特别有戏。制造业就业人数从1993年的近1600万工人下降到2011年的1000多万,如图1中的黑线所示。制造业就业人数的大幅下降恰逢美国公司对外直接投资(FDI)的激增(图1中的蓝线)。然而,现有的贸易和跨国生产理论对在外国生产与美国就业之间的联系做出了模棱两可的预测。此外,由于缺乏关于美国跨国公司合适的公司层面数据,对其在制造业就业下降中的作用的研究有限。

图1 美国制造业就业和美国对外直接投资

资料来源:BEA,LBD和作者计算。

在最近的一篇研究报告中,我们讨论了美国跨国公司的外国进口采购是否会导致美国制造业就业量下降的问题。我们构建了一个新的数据库,并将其与结构模型整合在了一起,以用来显示美国跨国公司在美国制造业就业下滑中发挥了主导作用。我们来源于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涵盖了整个1993-2011年期间与交易级别的贸易数据相关的制造业企业。通过使用两个国际公司结构的目录,我们增加了人口普查数据,首次包括了有关公司跨国业务的方向和范围的纵向信息。据我们所知,我们的数据库是第一个允许全面分析美国跨国公司在美国总体制造业衰退中发挥的作用的数据库。通过这些数据,我们提出了三个新的事实。

事实1:美国跨国公司在制造业就业总量下降中占了很大的原因

我们的第一个发现是美国跨国公司,即那些总部设在美国而工厂设在国外的美国公司,对美国制造业就业的下降做出了比例不均衡的贡献。虽然1993年就业量的33.3%来自跨国公司,但这一组直接占到后续就业下降量的41%。

事实2:美国跨国公司的就业增长率低于类似的非跨国公司

在图2中,我们可以看出,与其他类型的公司相比,跨国公司在制造业中的净工作岗位制造率一直是较低的水平。在我们的样本中,与纯粹的国内公司和非跨国出口公司相比,几乎每年跨国公司都制造更少的就业岗位或裁员。当然,这个模式可能不是因果关系,而跨国公司的其他特征可能也会推动低工作岗位制造率的问题。为解决这一问题,我们控制所有可观察到的工厂特征变量,发现了跨国工厂的就业增长率是低于同一行业的非跨国工厂,即使工厂的规模和厂龄保持不变。

图2 按美国公司类型划分的美国制造业就业创造率

资料来源:作者基于LBD、DCA和LFTTD的计算。

事实3:新的跨国企业经历了人员失业,而跨国母公司则扩大了对中间投入的进口量

使用我们的数据评估跨国活动对美国就业的作用的另一种方法是使用事件研究框架。我们将新跨国工厂与其他类似工厂的就业增长轨迹与工业,企业年龄和工厂规模等进行比较。从图3a中可以看出,在工厂成为跨国公司的一部分之前,它们的成长模式与对照组没有差别。然而,在跨国公司扩张之后的几年里,这些制造工厂的就业有一个短暂的积极但持续的负面轨迹。转型十年后,这些新跨国公司的工厂的制造业就业人数比同类工厂小约20%。

图3新跨国工厂的美国就业和进口动态

a)相对进口

b)累计相对就业(指数)

资料来源:作者基于LBD,DCA和LFTTD的计算。

此外,这些新跨国公司在海外扩张后都增加了进口量。如图3b所示,相对于对照组,这些公司大幅增加了来自关联方和其他公司(公平交易)的进口。总的来说,图3a和3b表明了离岸外包可能可以解释所观察到的贸易与就业之间的负面关系。

中间投入生产的离岸外包是否会导致美国公司层面的净就业量下降?

虽然我们之前提出的模式表明,跨国公司对外国投入采购业务的增加导会致美国制造业就业人数减少,但这并不一定是因果关系。标准的进口模型都对外国的采购与国内就业量增加或减少是否有关提出了模棱两可的预测。这个模棱两可的核心争论点是两种相互竞争的关系。首先,外国采购成本的降低使企业能够获得更便宜的中间投入价。这就导致了他们的单位成本下降并且他们的最佳规模大小也会增加。这种“规模效应”提高了其在美国的就业率。另一方面,企业通过最优化的方法将一些中间投入生产重新分配到具有较低成本的地方来做出改良。这种“重新分配效应”降低了美国的就业率。从理论上讲,"规模效应"的影响可能会盖过“重新分配效应”的影响,并导致离岸外包的对就业的积极效应,反之亦然。

我们使用微观数据来估计这两种竞争力量的相对强弱。我们的研究表明,在传统一类的模型和部分均衡理论中,单一结构常数的值 - 企业规模相对于企业生产效率的弹性 - 完全决定了两种力量中的哪一种占主导地位。我们的估算方法是使用我们关于美国制造企业的数据,开发了一种在结构上估计该常数上限的方法。虽然上限的高价值水平使外国采购业务和国内的就业是互补关系变成一种可能性,但低价值的界限明确表明了这两者是替代品。

我们对界限的估计很小,这也表明了在1993 - 2011年期间,“重新分配效应”远远大于“规模效应”。换句话说,在制造业就业总量下降期间,跨国公司的外国投入采购导致了这些公司的制造业就业人数净减少。

对美国制造业就业的总体影响

重要的是,我们使用的模型仅涉及现有公司内部的就业变化,并未考虑同样也会影响就业的一般均衡力量。由于这种一般均衡效应本身很难评估,因此对跨国公司的离岸外包业务所导致的总体下降量的估计是不确定的,往往需要强有力的假设。因此,我们在两组不同假设下继续进行研究。首先,我们进行了一个简单的部分均衡聚合的试验,该试验使用了观察到的国内投入的固定成本份额变化以及我们的估计的参数界限,由此来获取由于外国采购导致的就业量损失的隐含指导模型预测。这种方法在同时保持其他所以条件不变的情况下,既可以捕捉到现有公司的外国采购带来的直接影响,也可以捕捉到对国内供应商的一级影响。接下来,我们明确地模拟了这些间接的一般均衡效应,例如企业的进入和退出。在这两种情况下,我们发现跨国公司的离岸外包活动解释了美国制造业就业总量下降的五分之一到三分之一。

政策影响

我们的研究表明,美国跨国公司的全球采购行为是过去几十年间观察到的制造业下滑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些公司在国外设立生产设施,并将中间产品运回美国,其后果是对国内制造业工人的需求减少。虽然我们的研究表明离岸外包对就业产生了负面影响,但我们也提醒这项结论不支持离岸外包和贸易应包含在关税或其他政策干预措施中的这种观点。之前的研究表明,贸易和离岸外包对于消费者能够在美国本地获得负担得起的商品至关重要。相反的,我们的研究还表明,政府对流离失所的制造业工人的援助则可以促进他们向其他部门的新工作过渡。

为提升阅读体验,智堡对本页面进行了排版优化 查看原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