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家并不能预测经济衰退

2019/08/26 15:00
收藏
经济表现会对2020年大选造成重大影响,但很难预测经济下行究竟何时来临。

本文由智堡翻译,支持智堡请下载智堡APP并订阅我们的黑金会员

免责声明:以下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智堡的立场和观点。

本文作者Amelia Thomson-DeVeaux,2019年8月21日首发于美国选举分析网站FiveThirtyEight。

正文部分

每一届总统的选举年噩梦——经济衰退——突然笼罩在2020年的角逐之上。美国全国商业经济协会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Business Economics) 本周早些时候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38%的经济学家预测该国明年将陷入经济衰退,而华尔街日报近期举行的另一项经济学家调查显示,未来12个月发生经济衰退的可能性上升至33.6%。这些预测得到了很多关注,并且不难看出为什么——发生在总统大选周期当中的经济放缓足以左右选战的走向,可能改变民主党初选选民的倾向,并削弱对特朗普总统的支持——毕竟强劲的经济是其总统任期的主要卖点。

但是,在花费大量精力试图弄清楚经济衰退将如何影响特朗普的连任概率之前,请先深吸一口气:虽然经济确实对现任总统赢得第二个四年任期的可能性造成重大影响,但经济学家在预测经济衰退方面的成绩却很糟糕。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IMF) 经济学家Prakash Loungani表示,“很少有人能够提前九个月到一年准确预测经济衰退。”

当然,这并不能打消经济衰退在不久的未来发生的可能性。在过去几周乃至数月当中,有关美国经济健康的一些令人担心的信号,引发了对经济衰退即将到来的更广泛担忧。但下一次经济衰退确切会在何时到来——特别是它是否会在2020年大选周期掀起波澜——是非常不确定的。乔治华盛顿大学经济学教授Tara Sinclair表示,“没有任何经济数据或研究或分析表明,我们可以预测未来12个月的经济走向,并自信地预测经济衰退的到来。”

恰恰相反,尽管最近大量经济学家的预测见诸报端,但通常而言经济衰退是意外事件。Loungani及其同事在2018年进行的一项研究,调查了1992年至2014年间63个国家的153次经济衰退,发现其中绝大多数都被公共和私人部门的经济学家所错失。就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而言,这一点反映得尤为真实——在危机爆发将近一年之后,才被官方宣布为经济衰退。学术刊物《国际预测杂志》(IJF) 发表的一项研究表明,预测人员对经济增长的看法往往过于乐观。

在Loungani看来,问题的部分原因在于,过去经济学家不愿拿自己的学术声誉冒险,发表经济衰退即将到来的预测观点。他认为,如果更多经济学家现在愿意发声警告,那可能反而是件好事。但Sinclair指出,即使是现在,也仅有相对较少的人认为危机迫在眉睫。例如,在全国商业经济协会举行的另一项调查中,表示经济衰退会在今年年内到来的经济学家比例,从2月份的10%下降到7月份的2%。

即使经济学家在今天比十年前更不怕犯错,衰退预测的任务本身并没有变得更容易。我们有很多关于经济运作情况的线索,但是要预测这样一个如此庞大、复杂且与人类心理和行动密切相关的系统,始终是难上加难。

最近的例子,就是让金融行业惴惴不安的美债收益率曲线倒挂,这通常被视为经济衰退的可靠预兆。当短期投资汇报超过长期投资时,就会出现收益率曲线的倒挂,这通常反映了投资者对经济未来表现的悲观情绪。根据杜克大学金融学教授Campbell Harvey的研究,当收益率曲线连续三个月出现倒挂时——正如今年早些时候发生的情况——这显示出经济衰退可能即将来临。但这并非板上钉钉,因为收益率曲线倒挂本身并不会引发经济衰退。相反,它反映了投资者对经济未来的看法——而这些感受可能是背离基本面的。其他经济学家,如Sinclair,也表示他们还不确定收益率曲线倒挂意味着什么——而Harvey补充说,虽然自己的模型具有良好的预测记录,但也只是复杂经济格局中的一个信号而已。

即使有经济衰退来临的事实最终证明收益率曲线倒挂确实具有先见之明,我们也没有一个好的方法来确定具体何时会出现这种情况。根据Harvey的观点,经济衰退会在收益率曲线倒挂之后的6到22个月之间来临。这根本谈不上是个确切的范围,尤其是从政治领域的视角去看——6到22个月,意味着在爱荷华州预选大会(译者注:美国大选的初选季往往以爱荷华州的党大会为开端,一般在投票日当年的1月底2月初举行)开始前就出现经济放缓,与下一届总统就职典礼(译者注:在投票日次年的1月下旬)之后五个月开始经济衰退之间的区别。

与此同时,消费者、投资者和政策制定者各式各样的行为同样在影响经济。如果人们在日常生活中通过储蓄而不是消费来回应衰退预期,那么有关经济衰退的标题党报道可能会变得自我实现。或者可能会发生相反的情况,对早期预警信号的明智政策回应,也可能抵御衰退或减少衰退带来的经济损失。

无论哪种情况,人类行为的不可测性将会挫败任何试图确定经济衰退何时到来的尝试。这并不意味着经济学家应该停止做出预测,收益率曲线倒挂之类的信号也并非一无是处。但是,人们应该对任何关于下一次经济衰退何时来临的预测观点保持谨慎。“历史经验表明,经济衰退总是会再次来临,所以我们需要就届时采取的回应手段进行充分讨论,”Sinclair,“但我们也必须承认,我们真的不清楚经济衰退什么时候会来临。”

拓展阅读:《央行家们如何误判了全球经济?》《摩根大通Kolanovic:下一场危机会是什么样子?》


译者:张一苇

来源:Amelia Thomson-DeVeaux, Economists Are Bad At Predicting Recessions, FiveThirtyEight, Aug. 21st 2019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