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额家庭债务有什么风险?

2019/08/26 13:23
收藏
高额家庭债务会限制消费和房地产投资,并增大金融稳定风险。家庭债务的持续增加在短期内可能促进消费,但在中长期内会降低消费,如果不加以解决,可能损害经济的再平衡调整,并导致外部失衡恶化。为控制这些风险,需要加强对家庭部门的系统性风险评估和宏观审慎政策。其他政策包括改善征信系统,以及建立有效运作的个人破产框架。

高额家庭债务会限制消费和房地产投资,并增大金融稳定风险。家庭债务的持续增加在短期内可能促进消费,但在中长期内会降低消费,如果不加以解决,可能损害经济的再平衡调整,并导致外部失衡恶化。为控制这些风险,需要加强对家庭部门的系统性风险评估和宏观审慎政策。其他政策包括改善征信系统,以及建立有效运作的个人破产框架。


高额家庭债务带来的宏观金融风险

家庭债务的扩大会增加金融稳定风险。在高负债下,家庭更容易受到不利冲击,迫使其大幅降低杠杆率,产生显著的宏观金融影响。鉴于中国超过一半的家庭债务是住房抵押贷款,去杠杆可能限制住房需求增长,对房价增长和房地产开发商的财务稳健性造成压力。的确,房价增长看来与滞后的家庭负债呈负相关关系。房价大幅调整可能降低抵押品估值(贷款的房产抵押),从而进一步损害银行的财务稳健性;另外,还可能增加房地产开发商的融资压力,从而进一步加剧贷款银行面临的风险。因此,家庭债务的扩大可能导致银行陷入困境的概率增大,使随后的衰退恶化——研究显示,住房市场崩溃之后的经济衰退持续时间更长,更为严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2 年)。对中国而言,一个缓解因素是,住房抵押贷款大多是首套房贷款,不太容易发生违约。事实上,截至2019 年3 月底,在住房抵押贷款余额中,超过93%是首套房贷款。

家庭借款的扩大还可能增加宏观经济风险。跨国研究显示,家庭债务的增加可能导致GDP 增长减缓(Mian 等人,2017 年;Jorda 等人,2016 年)。债务偿还额的增加可能限制未来的消费增长。房地产投资也可能受到影响,因为住房需求放缓,房地产开发商面临融资压力,银行因家庭信用风险上升而变得更不愿贷款。财政收入的减少以及对拥有住房的公共支持也会给财政部门带来风险。这进而可能导致过度储蓄和外部失衡加剧。

特别是,家庭债务的增加在短期内可能促进消费和GDP 增长,但在较长时期内起到抑制作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7 年a)发现,家庭债务增加的短期好处与中期对经济增长造成的代价之间存在取舍关系。Lombardi等人(2017年)使用跨国面板数据发现,家庭债务在一年内会促进消费和GDP增长,但长期内所起作用相反。当家庭债务与GDP比率超过某些门槛值(对消费增长的影响,这一门槛值是60%),长期负面效应加剧。Tian 等人(2018 年)使用中国的省份数据,发现某些省份的高额家庭债务与消费增长减缓有关。家庭债务的增加还可能影响消费的收入弹性,特别是当面临负面收入冲击时(Nakajima,2018 年;Baker,2014 年)。鉴于可持续消费增长在中国经济再平衡过程中的重要性,本文重点讨论中国家庭债务增加对消费增长的影响。

高额家庭债务对消费的影响

回归结果显示,家庭债务增加,同期消费增长会加快,但两年后的消费增长会减缓。债务与收入比率或债务与资产比率高的家庭,同年的消费增长率更高,但两年后的消费增长率更低。具体而言,债务与收入比率上升100%,同期消费增长率会上升3.5个百分点,但两年后的消费增长率会下降4.3个百分点。债务与资产比率的结果类似。省级数据回归结果也显示家庭债务对消费增长的滞后负面效应,尽管同期效应不具有统计显著性。

当家庭债务超过某个门槛值,更高的收入增长不会引起更高的消费增长。具体而言,门槛值面板回归显示,当滞后的债务与收入比率低于6.3的门槛值时,实际收入增长上升1个百分点,会使消费增长提高0.1个百分点。然而,如果债务与收入比率高于那个门槛值(约占样本家庭的10%),估计结果不具有统计显著性。

为了更好地说明家庭债务对消费增长的影响,我们模拟了两个不同的家庭债务情景下的消费增长路径。根据工作人员对实际GDP 的基线预测,我们假设,在两个情景中,实际收入增长到2023年逐渐减缓到5.6%。在情景1中,假设债务与收入比率以过去五年的平均涨幅上升,而在情景2中,假设这一比率保持在2018年底的水平。模拟显示,家庭债务的增加可能使年度消费增长从2017年的近7%下降到2030年的不到5%。情景1中的消费增长率在头几年更高,因为借款规模更大,但在中长期内低于情景2。如果家庭债务增长速度处于情景1和情景2之间,那么预测的消费增长率也将处于这两个情景之间。此外,如果家庭债务可以维持在现有水平,消费增长可以稳定在高于基线收入或GDP增长率的水平,这有助于经济朝着消费实现进一步的内部再平衡调整。

国际经验:控制家庭脆弱性的措施

国际经验表明,改善数据质量以及实施强健的政策和制度框架有助于抵消家庭债务增加的不利影响。准确和全面的债务衡量指标有助于更好地监控家庭脆弱性。跨国研究还显示,需求侧的宏观审慎措施(例如,对偿债额与收入(DSTI)和贷款与价值(LTV)比率的限制)以及针对贷款的供给侧措施(例如,对银行信贷增长的限制和贷款损失准备金)往往能够非常有效地缓解家庭债务对消费和经济增长的不利影响。改善金融部门监管和加强机构建设起着重要作用:银行业监管更为严格、银行体系资本更充足的国家,更有能力承受更高水平的家庭债务。征信系统也有助于降低发生危机的风险,因为它能提高金融部门的整体透明度,并有助于早期发现问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7 年a)。

中国目前具备的宏观审慎措施与其他国家大体可比。在实行购房限制(限制购房资格和购买套数)的城市,首套房的最高贷款与价值比率为70%;在没有购房限制的城市,这一比率为80%。然而,各省可以独立降低这一比率。在一些省份,这一比率低至60%,与家庭债务高的其他国家(如挪威)可比。根据中国目前的监管规定,借款人的月度偿债额与收入比率必须低于55%(住房抵押贷款偿债额与收入比率的上限为50%);相比30%-50%的国际标准,该比率相对较高。然而,由于缺乏全面的征信系统,贷款人正确评估家庭总负债的能力受到限制。中国尚未对家庭借款实行不同风险权重的附加资本要求。

政策启示

  • 对家庭部门的系统性风险评估应当加强,并应扩展到不限于住房抵押贷款。

  • 宏观审慎政策工具应予加强。

  • 结合使用不同的工具,并扩大宏观审慎政策的范围,可以提高政策有效性,并减少任何单一措施导致的渗漏。

  • 中国还应考虑建立个人破产法律框架,同时确保有效执行商业债权。

  • 应建立全面的征信系统,作为强劲政策框架的先决条件。

  • 应加强金融部门监督和消费者保护。

为提升阅读体验,智堡对本页面进行了排版优化 查看原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