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语阅读

IMF的全球金融稳定监测框架

2019/08/29 13:32
收藏
对照中文英文原文
随着贷款人和借款人因宽松的金融状况而增加风险承担,周期性金融稳定风险上升。更大的集体风险承担行为导致金融脆弱性的增加,例如金融公司的更高借贷或期限错配。脆弱性将放大冲击,并导致更严峻的金融状况,且减少经济增长。这一过程是相互加强的,因为当资产价格下跌时,脆弱的金融公司被迫减少债务,导致资产价格和经济增长进一步下降。

“太可怕了。为什么没有人看到它的到来?”2008年11月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在访问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时问道,想知道为什么没有人预测全球金融危机。这种困惑不是英国君主所独有的,在世界各地,许多人都提出同样的问题。

十年过去了,仍然很难预测金融不稳定。但是,在提高对金融部门与经济之间重要联系的认识方面,正在取得进展。对于金融脆弱性是如何放大负面冲击并损害产出和就业的,我们现在理解得更清楚了。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每年两次在《全球金融稳定报告》中公布对全球金融稳定风险的最新分析,并在报告中对金融稳定监测框架提出改进措施。

在一份新IMF文件中描述的现行办法涉及对金融公司和市场以及商业、家庭和政府借款人的金融脆弱性进行系统评估,以及一项从根据金融稳定性预测GDP增长的角度去衡量金融稳定性的汇总风险指标。这个由两部分组成的方法可以提高透明度,为金融监管机构和中央银行之间更好的沟通提供途径,并最终实现政策制定。

如何运作

在此框架下,随着贷款人和借款人因宽松的金融状况而增加风险承担,周期性金融稳定风险上升。更大的集体风险承担行为导致金融脆弱性的增加,例如金融公司的更高借贷或期限错配。脆弱性将放大冲击,并导致更严峻的金融状况,且减少经济增长。这一过程是相互加强的,因为当资产价格下跌时,脆弱的金融公司被迫减少债务,导致资产价格和经济增长进一步下降。

当前方法的第一部分涉及一个“自下而上”的指标监测模型,由金融系统中各类贷方和借方的脆弱性类型来界定。金融脆弱性包括资产估值过高;银行和其他金融公司杠杆率加大和资金错配;非金融借款人(包括家庭、企业和政府)的债务增加。

下图以图形形式显示此模型,包括不同时间点贷方和借方的脆弱程度的概貌。它显示了金融危机时期全球银行和非银金融公司的高度脆弱性,以及许多国家家庭的高负债,以及现在总体上更稳健的情况。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模型可能会随着监测框架的变化而发展,以适应可能出现的新形式的脆弱性。

该方法的第二部分是金融稳定风险的“自上而下”的汇总度量——“在险增长”或GaR(Growth at Risk)——根据金融状况对预测GDP增长的下行风险进行度量。GaR的关键创新之处在于,预测GDP增长的整体分布与金融状况相关,而金融状况反映了经济中潜在的风险价格。

换句话说:在预测GDP增长时,请考虑概率。重要的是不仅要考虑预期增长,还要考虑预期增长的风险。

下图显示了预测全球GDP增长的概率分布如何随着三个不同时间点的金融状况而变化。 2019年4月之前的两个季度的全球金融状况比2018年更为紧张:因此,在第三季度,预测未来一年GDP增长的下行风险有所增加。

此外,虽然较为宽松的金融状况可以在短期内提高增长并减少波动,但由于脆弱性因较为宽松的金融状况而增加,因此它们可能会在中期内增加波动性。这就是所谓的波动性悖论(volatility paradox)。目前正在开展工作,将脆弱性纳入对GaR的估算。

衡量政策制定的金融稳定风险

这种方法的两个部分是互补的。 GaR提供了金融稳定风险的汇总指标,可以直接与历史风险水平进行比较,以判断潜在下行的严重程度。对各种特定脆弱性进行更细致的监测为GaR的估算提供了必要的细微差别和深度,并突出了宏观审慎政策的潜在目标。

监测框架可以带来更多更好的金融状况和脆弱性指标,可用于估算全球经济、区域或国家的GaR。换句话说,它可能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多边和双边监督都有用。

新框架还支持监测各国的宏观审慎政策实施情况,以减轻金融稳定风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起了一项关于宏观审慎政策使用的新年度调查,政策可以映射到模型的金融脆弱性中。

就英国女王的问题而言,这个监测框架可以让我们告诉她,如果发现的脆弱性得不到解决,就有可能发生严重的金融危机,即使我们无法告诉她何时会发生。它未雨绸缪,正式确定了对金融稳定风险的定期系统评估,并从产出增长的角度对这些风险进行了汇总的度量。因此,它允许将金融稳定风险纳入货币政策和监管政策的决策框架,而不只是在金融风险已经非常高的时候才间歇性地进行。

为提升阅读体验,智堡对本页面进行了排版优化 查看原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