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语阅读

边境碳关税:为了拯救气候而放弃贸易?

2019/08/29 22:02
收藏
对照中文英文原文
冯德莱恩已承诺达成一项“欧洲绿色协议”,但该计划应该采取哪些步骤来减少全球排放和碳泄漏?

欧盟的当选主席冯德莱恩在她为下一届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制定的政治指导方针中,确定了一个雄心勃勃的气候议程。在她上任的头100天里,她计划提出一项欧洲绿色协议,其中包括一项立法,要求欧盟在2050年前实现碳中和。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她打算提出一项全面的计划,到2030年将欧盟的碳排放量减少至少50%。

但是,欧盟国家这次是否有可能同意采纳具有约束力的目标,以减少和最终消除排放,而不是像以前一样失败?

诚然,现在似乎有明显多数欧盟公民支持采取更多措施减少碳排放,但仍有许多人反对更严格的欧盟措施。一个这样的论点是,欧洲自身单独无法阻止气候变化,因为它只占目前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的不到10%,如果欧盟达到其新目标,这一比例将会下降。其他主要排放国也必须做出努力,因此,欧盟委员会当选主席很受鼓舞地宣布,欧盟将领导国际谈判,提高其他国家的减排目标。

第一个最佳方案是达成一项具有约束力的国际协议(取代或更新《巴黎气候协定》),要求所有主要碳排放国采取国内措施(征收碳税、建立碳排放权交易体系或其他类似计划),以便在2050年前像欧盟计划的那样实现碳中和。

但是如果一些国家拒绝加入新的协议呢?冯德莱恩的计划是,欧盟实施其雄心勃勃的措施的决定,不应取决于其它国家是否也同意这么做。相反,她表示,为了“确保我们的企业能够在公平竞争的环境中竞争,我将引入碳边境税,以避免碳泄漏”,即将碳密集型生产转移到欧盟以外的国家。这种税收计划通常被称为“边境碳调整”(BCA),因为它弥补了国内碳税与低(或无)碳税国家征收的碳税之间的差额。

在雄心勃勃的国内消除碳排放措施的同时,还应建立一个防止碳泄漏的BCA体系,这种想法对欧洲和政界人士来说都不是独一无二的。这项计划最近得到了3000多名美国经济学家的支持,其中包括27位诺贝尔奖得主、15位美国经济顾问委员会(Council of Economic Advisers)主席以及4位美联储前主席在一份有关碳红利的声明中表示支持。

在气候方面,欧盟征收碳边境税可能具有重要意义,原因有三。首先,它可以减少欧盟以外的排放,因为与向欧盟出口相关的排放密集型产品中,有一部分将被征税,从而消除泄露。其次,考虑到欧盟市场的规模(与美国或中国大致相同),这可能会有力地激励非欧盟国家参与多边谈判,达成一项最好的全球绿色协议。第三,它可以先发制人,阻止欧盟内部的猛烈批评,这些批评将扼杀《欧洲绿色协议》,理由是该协议以气候变化的名义给欧盟企业和工人带来了不合理的负担。

但是贸易方面呢?传统上,自由贸易者和整个贸易界对BCA持怀疑态度。那么,我们是否应该担心,欧盟的引入“可能引发气候保护与自由贸易之间的冲突”?

边境碳关税是单方面决定的贸易壁垒。因此,它们可能因保护主义的原因而被滥用,并破坏多边贸易体系。在最坏的情况下,它们可能会危及贸易,甚至无助于气候。

但是,正如我们在之前文章中所讨论的,如果设计正确,BCAs可以在不危及多边贸易体系的情况下改善气候。这并不容易,但只要满足下列条件,这是可能的。

首先,欧盟和其他考虑引入BCAs的国家应注意,特殊利益集团可能会抓住机会,加强它们的保护主义议程。因此,至关重要的是,该体系的设计应将被保护主义滥用的风险降至最低。防止保护主义从国家经济和气候的角度都是重要的,因为广泛的保护主义可能导致低效的生产模式。避免保护主义并非易事,但已经有一些有用的工作从这个角度确定了BCA制度的一些可取的特点。

其次,欧盟的BCA必须与WTO兼容,这一点至关重要。最理想的办法是通过世贸组织就允许的BCAs进行谈判。美国现任政府和其他一些国家的政府现在可能对参与此类谈判不感兴趣。然而,欧盟和一群志趣相投的世贸组织成员应制定一项世贸组织规定的提案,该协议最终有可能被所有世贸组织成员采纳。

第三,欧盟的气候政策需要在各个行业和活动之间保持一致,以便在国际上可信(或许也符合世贸组织的法律)。例如,欧盟不能对某些排放密集型的国内产业提出例外,而同时对主要在国外生产的产品应用BCA。

最后,欧盟单方面决定引入BCAs,只能与欧盟为实现2050年气候中性目标而采取的雄心勃勃的单边措施相对应。否则,就得不偿失了。

因此,我们认为,气候保护与维护基于规则的多边贸易体系之间不存在内在冲突,前提是要满足以上四个条件。

为提升阅读体验,智堡对本页面进行了排版优化 查看原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