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语阅读

欧洲濒临衰退

2019/09/05 17:41
收藏
对照中文英文原文
欧洲对出口的依赖,以及其在全球供应链中的核心地位,使其特别容易受到贸易渠道收缩的影响。正如我们今年早些时候所详述的,德国受到的打击尤其严重。该国商业信心的调查显示其信心已受到重挫。德国GDP在今年第二季度已经收缩,预计在2019年剩余时间内也不会有太大的回暖。

摘要

  • 欧洲面临经济衰退的风险
  • 德国会采取刺激计划吗?
  • 政府债务持续存在

上周末,七国集团(G7)在比亚里茨举行了最新一次的领导人会议。七国集团成员均为最大的几个西方经济体:美国、日本、德国、法国、加拿大、英国和意大利(欧盟的代表也参加了会议)。会议目的是促进成员国之间的讨论和外交,这些国家的总和占世界经济产出总量的近一半。

不幸的是,今年的七国集团(G7)领导人会议产生了许多分裂主义情绪,以及许多刺激且出乎意料的情节转折。欧洲各国代表返回了各自的国家,但却未能就重新开放全球贸易达成协调一致的承诺,只能让旧世界面临着经济扩张的终结。

欧洲比其他地区从2008年经济衰退的冲击中恢复得更慢,而且它的经济扩张幅度不大且不均衡。2012年,欧洲被迫应对主权债务危机,欧元区内部的预算法规阻止了其他司法管辖区实施的财政刺激。欧洲的监管机构对地区银行进行资本重组的力度较弱,这限制了面向企业和个人的信贷流动。

但从2014年开始,欧元区经济站稳了脚跟。经济增长反弹,信心回升,市场表现良好。该地区的失业率比危机后的峰值低了近5%,且该地区一些较弱的国家已经再次恢复了实力。

欧洲央行在推动经济复苏方面功不可没。七年前,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发起了一系列强有力的行动。信心恢复了,经济也随之上升。

欧元区还受益于海外市场的强劲增长。美国和中国都是欧洲企业的重要客户,且都实施了大量的经济危机后期的刺激措施。欧洲出口激增。

然而就在欧洲前景似乎处在最为光明之际,围绕着全球贸易的基调却转为负面。关税和其他贸易限制在全球范围内激增,这是经济不平等及其引发的民族主义情绪的产物。

虽然欧洲并不是华盛顿的主要关注对象,但美国政府已经对包括欧洲的汽车和飞机制造商在内的行业发出了将要对其采取行动的威胁。即使这些行动最终得以避免,这些威胁带来的不确定性也不利于经济增长。

欧洲对出口的依赖,以及其在全球供应链中的核心地位,使其特别容易受到贸易渠道收缩的影响。正如我们今年早些时候所详述的,德国受到的打击尤其严重。该国商业信心的调查显示其信心已受到重挫。德国GDP在今年第二季度已经收缩,预计在2019年剩余时间内也不会有太大的回暖。

随着主要经济引擎的熄火,欧元区整体经济增速已放缓至近乎水平的程度。该地区的通胀和通胀预期大幅下降,远低于欧洲央行的目标。一些观察人士警告称,欧洲正再次面临“日本化”的风险,这是一段政策难以解决的长期经济停滞现象。

在杰克逊霍尔,各国央行们上周末都在评估当前形势,并讨论各自应对的选择。参会者一致表示,货币政策并不适合用来抵消限制性贸易政策的影响。其他可用的工具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只能起到微弱的作用。

德拉吉今年没有前往杰克逊霍尔。因为他和他的同事们正在深入研究如何避免最坏的结果。这肯定不是德拉吉在任期最后两个月所希望面对的告别辞。

欧洲的治理结构将使利用财政政策来解决日益严重的问题变得更为复杂。欧元区并不是一个完美的联盟:各国拥有共同的货币和共同的货币政策,但支出计划仍属于地方立法机构的职责范围。欧盟委员会将对成员国的预算进行审查,这一审查过程的压力会越来越大。

欧洲政治局势动荡使各种政策的制定变得更为复杂。“欧洲怀疑论”政党正在占上风,而英国退欧的最后期限只有两个月。薄弱的领导力和不断增加的不确定性,使其得很难做出决定性的政策决定。

所有这一切中的一线希望可能是德国的困境可能会导致它更加支持刺激计划。近年来,德国经济繁荣,而其他国家却举步维艰;德国的政策制定者因此对货币和财政政策都采取了强硬立场。面对国内问题,德国政府可能被迫进行刺激计划,并也允许其他欧洲国家的政府也这么做。

尽管比亚里茨以其海滩和大型赌场而闻名,吸引了来自欧洲各地的人们在夏天来这里放松。不幸的是,来这里参加七国集团会议的所有欧洲领导人可没有从动荡的经济状况带来的压力中得到什么缓解。欧洲经济衰退的可能性正在上升。

没那么容易

就在去年12月,欧洲央行结束了2.6万亿欧元(3万亿美元)的刺激计划,此举被视为货币政策“正常化”的第一步。但从2018年年中到今天所累积的坏消息正迫使欧洲央行逆转其路线。即将离任的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已经为9月份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做好了准备。

市场参与者预计欧洲央行将把存款利率进一步调降至负值(并引入分层体系),且重启债券购买计划。新的定向长期再融资操作也可能会支持贷款状况。这些措施虽然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但仍然还不够。

拓展阅读:《欧洲央行会实施分层利率吗?》

低利率,加上欧洲央行的大规模资产购买计划,已将政府债券收益率推低,甚至跌至负值。由于利率已经处于历史低点,进一步降息不太可能会带来什么任何额外的好处。在杰克逊霍尔,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货币政策"无法提供国际贸易的既定规则",暗示货币政策是平衡保护主义贸易政策的错误工具。

降息可能会推动欧元汇率走低,这可能有利于欧洲出口商。但随着其它央行纷纷效仿,任何好处都将是短暂的。更高的负利率还将削弱银行的盈利能力,尤其是实力较弱的银行。根据欧洲央行工作人员最近的一项研究,“健康的”欧元区的银行比其它银行更有能力来将更多地将负利率转嫁给储户。出于这个原因,有一种说法是要引入一种分层体系,在这种体系中,低于规定阈值的准备金将不受负利率的约束(负利率如果持续较长时间,也会抑制储蓄,扰乱资产价格)。

量化宽松政策正在接近欧洲央行的上限,即在每个国家持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债务(尤其是在德国、芬兰和荷兰)。此外还有政治障碍。像德国等北方国家直到最近才有较高的通货膨胀率和经济增长率,这些国家并不热衷于宽松政策,并认为这是德国纳税人为缺乏自律的其他欧洲国家提供的救助。最近,德国央行行长魏德曼宣布反对宽松货币政策,称他“对购买政府债券特别谨慎”,因为这些债券扭曲了货币和财政政策之间的界限。

考虑到进一步宽松政策所面临的限制和担忧,协调一致的财政刺激措施是非常有必要采取的。总体而言,欧元区的财政账户目前几乎是持平的,赤字仅为其GDP的-0.5%。其公共债务已从近期高点回落,这表明欧元区还存在一定的财政扩张空间。低或负的融资利率为预算扩张提供了进一步的支持。报告则显示德国愿意接受这种做法。

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等核心市场正在艰难地管理其经济和公共财政。有时,他们的公共支出并没有以最有利于经济增长的方式使用。让他们有更多的预算空间的同时就有必要监控资金的投资情况。此外,财政扩张必须在不显著破坏《马斯特里赫特条约 》(Maastricht Treaty)规定的债务和赤字规则的前提下进行。《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的宗旨是让欧元成为一种强大且可信的货币。

2012年,德拉吉说欧洲央行将“不惜一切代价”支持欧元区经济。如果欧洲要维持扩张,该地区的其他政策制定者将也不得不做出并兑现同样的承诺。

好久不见

超长期债券的受欢迎度上升。

这周,我的父母庆祝结婚50周年。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很难想象一段关系能持续这么久。但在另一个领域,政府正在发行期限长达100年的债券。这些“超长”债券正变得越来越普遍和流行。

今年夏天,奥地利继2017年发行35亿欧元的世纪债券之后,又成功地向公众发售了10亿欧元的100年期债券。比利时、爱尔兰、阿根廷和墨西哥等国都已发行了世纪债券,而其他国家则发行了期限为40年或50年的债券。

美国最近在考虑将期限延长至30年以上。2017年和今年夏天,美国财政部调查了其一级交易商对超长美国国债的需求和预期溢价,但受到了冷遇。虽然发行新债券的理由似乎很充分:收益率低,期限溢价为负,需求高,这正是美国财政部锁定低利率的理想时机,但交易商对新市场的需求和流动性并不确定。

欧洲超长债券的买家今年的收获不错。随着资本流入固定收益工具,它们的价格被推高。债券久期越长,债券持有人的收益就越大。当然,风险是双向的;抛售对超长期债券持有者的伤害最大。但债券买家也有可能对价格不敏感。超长期买家通常是养老基金和保险公司,它们希望用同样长期的资产来匹配自己的长期负债。当前的定价波动是事后的;安全稳定的票息支付足以满足他们的需求。

政府债券和婚姻关系几乎没有共同点,但它们都是基于对未来正回报的预期。在上周末的一次家庭庆祝活动上,母亲回想起她与父亲长久以来的结合: “我们当然有过起起落落,但总的来说正面还是大于负面的。”我们希望持有超长证券的投资者也能有同样的好运。

为提升阅读体验,智堡对本页面进行了排版优化 查看原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