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语阅读

美国会出现意外高的失业率吗?

2019/09/06 11:54
收藏
对照中文英文原文
尽管美国失业率处于历史低位,但许多政策制定者仍在密切关注对未来失业率的预测,以评估极端结果出现的风险。

尽管美国失业率处于历史低位,但许多政策制定者仍在密切关注对未来失业率的预测,以评估极端结果出现的风险。本文评估了近期和中期出现极端结果的可能性,发现未来三年美国出现意外高失业率的风险已从大衰退的峰值有所下降,并在过去三年保持在较低水平。

经济总是受到意外的冲击。因此,政策制定者研究宏观经济变量的预测,不仅是为了确定未来最有可能出现的结果,也是为了衡量意外事件可能如何改变这些结果。对未来失业率极端结果(或“尾部事件”)的风险进行评估,现在对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的参与者来说尤为重要。尽管美国的失业率处于历史低位,但一些FOMC的参与者在评估货币政策的适当立场时,考虑了经济状况将比预期更糟的风险。

我们试图量化以当前经济和金融状况为条件的意外高失业率的风险,以及这种风险如何随时间变化。图1中表明,实际失业率低于5.5%的概率为50%。

图1中第5和第50分位数之间的水平距离远小于第50和第95分位数之间的水平距离,这意味着意外高失业的风险大于意外低失业的风险。Koenker(2005)开发的线性分位数回归框架提供了一个方便的工具,可以对具有这种不对称风险的概率分布进行建模。在用五个变量描述当前宏观经济和金融状况(Xt)的条件下,我们在短期(1年)和中期(2年或3年) 的失业率变化的第τ分位数上运行以下线性分位数回归:

五个变量包含两个劳动力市场指标(堪萨斯城联储公布的劳动力市场状况指标(Labor Market Conditions Indicators)中的两个因子,以下简称KC联储LMCI),两个信贷市场变量(非金融私营部门的信贷增长除以四年来BBB评级的企业债券收益率和10年期国债收益率之间的利差),季度个人消费支出物价指数(PCE通货膨胀率)同比变化情况。

我们将重点放在分位数回归的未来三年风险评估上。图2显示了从1992年第一季度到2018年第四季度的三个分位数(第5、50和95)值的未来三年失业率,以及在此期间美国劳工统计局公布的实际失业率。对于大多数的时间,失业风险高于中位数预测的风险(根据第95和第50分位数之间的差异来衡量)大于失业风险低于中位数预测的风险(根据第50和第5分位数之间的差异来衡量),尽管近年来随着实际失业率大幅下降,这两个风险之间的差距有所缩小。

当我们将通胀和信贷市场变量排除在分位数回归之外,只使用KC联储LMCI时,风险评估就会发生变化。图3显示,即使失业率下降,高于中位数预测的失业风险仍然大于低于中位数预测的失业风险。事实上,失业率越低,意外高失业率的风险就越大然而,由于第87分位数和第91分位数之间的估计分位数回归系数的突然变化(未显示),这两种估计之间的差异有所夸大。事实上,到2021年,失业率将上升到4.2%以上的概率(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2019年6月在经济预测摘要中的中位数估计)在我们的基准模型中是15%,在仅使用KC联储LMCI因素的模型中是17%。这一概率表明,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意外高失业率的风险迅速下降。就在2017年第三季度,该模型预测,到2020年,失业率超过4.2%的可能性超过50%。总而言之,在两种模型设定下,在较低的失业率水平上,高于预期的失业率的风险都倾向于下降,当我们忽略通胀和信贷市场变量的信息时,下降的幅度更低。

为了比较两种模型的预测精度,我们根据每个模型设定的分位数预测误差(未显示)的大小对两种模型进行排序。不同指标的分位数预测误差表明,将通货膨胀和信贷市场变量考虑在内,可以将预测精度从第85分位数提高到第99位分位数。

整体而言,我们的研究结果显示,未来三年意外高失业率的风险随时间大幅波动,但最近有所下降。一般来说,这种风险在失业率低时降低,但在失业率高时增加。此外,我们发现在回归中使用通货膨胀和信贷市场变量,以及劳动力市场指标,可以提供对未来失业率上限的更稳定的估计。根据该模型设定,意外高失业率在中期出现的风险相当有限

为提升阅读体验,智堡对本页面进行了排版优化 查看原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