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语阅读

经济民族主义抬头威胁全球合作

2019/09/06 16:28
收藏
对照中文英文原文
现在,全球政策协调避免灾难的前景如何?根据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近期发布的研究,这并不好。全球经济民族主义政策抬头导致在危机中的国家将单独追求狭隘的自身利益,这很有可能损害全球经济。

主要经济体对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协调政策反应,避免了一场更大的灾难。现在,全球政策协调避免灾难的前景如何?根据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近期发布的研究,这并不好。全球经济民族主义政策抬头导致在危机中的国家将单独追求狭隘的自身利益,这很有可能损害全球经济。


我们分析了20国集团(G20)中最大的政党(共55个)的政策纲领,发现这些政党越来越注重强调国家主权、拒绝多边主义、以牺牲外国利益为代价谋求国家利益的政策。那些以牺牲移民、进口商品和外国工人为代价,支持本国企业和国内产业以及工人的政治言论,对选民的吸引力越来越大。经济民族主义的自私政策不仅与英国退欧或特朗普2016年大选胜利有关,而且越来越受到全球政界人士和政党的欢迎。

民族主义情绪已经蔓延开来。被认定为民族主义倾向更强的政党,往往在各自的政纲中模仿对方的语言,而不考虑它们所在的国家。由于国内的政治限制和其他问题,全面的国际政策协调一直很难进行。但历史已经证明,当各国以单独而非协调的方式应对全球问题时,它们可能会共同加剧全球经济放缓,甚至会过早地引发全球经济放缓。最著名的例子发生在1929年股市崩盘后,各国纷纷采取保护主义和货币贬值政策,加剧了大萧条。

我们记录了经济民族主义沿着以下政策维度的转变:贸易政策、产业政策、竞争政策、外国直接投资(FDI)、移民、多边组织和宏观经济政策。对于这些政策维度,我们设计了5个分值表,其中1表示最不民族主义的立场,5表示最民族主义的立场。这些政策维度具有同样的分量。因此,贸易政策与任何其他政策因素具有同样的重要性。

分值表明,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发达经济体的政党在移民和贸易方面变的越来越民族主义,而新兴经济体的政党通过偏好特定行业和产业集中,在产业政策和竞争政策方面变的越来越民族主义。无论是发达经济体还是新兴市场经济体,我们都发现对经济增长、就业创造和/或国家工业扩张的关注上升,而这可能会以牺牲财政和货币稳定为代价。

截至2018年,与发达经济体相比,新兴市场经济体的经济政策偏好更具民族主义色彩,更不自由,但差距已经缩小。右翼政党在移民限制、外商直接投资限制、多边主义等方面比左翼政党更倾向于民族主义,但在贸易保护主义方面没有显著差异。根据政治学家开发的识别方法,当政党被分为“民粹主义”和“非民粹主义”时,有证据表明,“民粹主义”政党在总体经济立场上比“非民粹主义”政党更具民族主义色彩。

这些结果表明,在全球经济放缓的情况下,广泛的经济民族主义将对政策协调构成一个重大的额外障碍。而且,由于经济民族主义意味着个别国家目标明显优于全球集体利益,因此,世界许多地区民族主义经济政策的复苏,可能与个别国家的政策反应有关,而这些反应可能加剧潜在的放缓。因此,在十多年前的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当今世界的处境似乎正是大多数经济学家和政策制定者所担心的。当时,许多人认为政策协调是不可能的,但事实证明,当世界各国政府齐心协力部署财政和货币刺激措施时,他们错了。如今,人们担心,一旦全球经济严重放缓,各国将无法相互接触,这种担心不仅合情合理,而且还得到了经济民族主义明显抬头的支持。

为提升阅读体验,智堡对本页面进行了排版优化 查看原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