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人不可能永远富下去吧...可能吗?

2019/09/11 10:25
收藏
随着世界经济在1980年代逐步开放,新的移动资本往往会流向提供最高回报的地方,而这些地方往往是税赋最低、监管最宽松的国家。为了留住这些资本,各个国家发现自己不得不向他们的贸易伙伴有样学样,实行自由市场政策。这种政策转变进一步导致了更加失衡的收入分配。减税措施力度越大的国家,不平等加剧的程度越深。

本文由智堡翻译,支持智堡请下载智堡APP并订阅我们的黑金会员

免责声明:以下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智堡的立场和观点。

本文作者Liaquat Ahamed,作家,所著《金融之王:毁了世界的银行家们》(Lords of Finance: The Bankers Who Broke the World) 曾获普利策奖。

本文首发于2019年9月2日出版的《纽约客》杂志 (The New Yorker)。

正文部分

1831年,年方二十五岁的亚历西斯·德·托克维尔 (Alexis de Tocqueville) 受法国司法部之命,远赴美国考察当地的牢狱制度。他在美国度过了10个月,恪尽职守地造访了各处监狱,会见了上百名人士,包括时任美国总统安德鲁·杰克逊 (Andrew Jackson) 及其前任总统,约翰·昆西·亚当斯 (John Quincy Adams)。回到法国之后,他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写成了一本书《论美国的民主》(Democracy in America),第一卷于1835年出版。书中的很多见解,放在今天依然适用(比方说他在书中提到,美国人是如何在奉行个人主义的同时,又高度因循守旧的)。但也有些见解,没能经得住时间的考验。举个例子,当时美国经济条件的高度平等,就给身为伯爵小儿子的托克维尔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当时,这不失为一个准确的评价。美国曾经是全世界最平等主义 (egalitarian) 的社会。在这个国家年轻气盛的岁月里,人们的薪资水平比欧洲更高,西部的土地广袤又廉价。当时也有富人,但他们还不是欧洲贵族那样的巨富。根据经济史学家Peter H. Lindert和Jeffrey G. Williamson所著《不平等的所得:自1700年以来的美国增长与不平等》(Unequal Gains: American Growth and Inequality Since 1700),最富有1%人口的国民收入占比,在当时的英国超过20%,而在当时的美国不到10%。当时美国的主流意识形态偏好平等(当然了,这里的“平等”还只适用于白人);美国人为贫富之间相对较小的差距感到自豪。托马斯·杰弗逊 (Thomas Jefferson,美国国父之一、该国第三任总统) 曾向一位朋友吹嘘,“还有什么样的社会条件能比这更让人心驰神往?”

时至今日,美国前1%人群的国民收入占比约为20%,接近托克维尔时代大西洋对岸的分配水平。美国是如何从西方最平等主义的国家,蜕变为最不平等的国家之一的?事实证明,从彼至此的道路并非一条直线。在过去两个世纪中,美国的不平等程度多少有点在坐过山车的意思。

记述美国不平等演变的一次早期系统性尝试,由当时还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任教授的西蒙·库兹涅茨 (Simon Kuznets) 做出。库兹涅茨在1955年发表了一篇日后看来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论文,“经济增长与收入不平等” ("Economic Growth and Income Inequality")。运用潜心收集多年的数据——库兹涅茨因此贡献获得1971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他得出了一条意外的结论。像大多数经济学家一样,最初他假设在一个由私人财产主导的资本主义经济体中,一般的趋势应当是富者越富——不平等程度应当随着时间推移稳步上升。在工业化的初级阶段这种假设还是成立的,但他发现,在那之后美国、英国和德国都经历过一段经济差距缩窄的时期。而且,随着更多国家公布更多可供调用的数据,库兹涅茨发现,多数发达经济体的穷人都曾对富人迎头赶上。用他的话讲,这种现象是“一个谜”。

立即解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