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语阅读

为什么美国能源独立并不意味着更大的能源自主权?

2019/09/26 10:13
收藏
对照中文英文原文
页岩气革命正将美国引向能源独立。但这种独立并不意味着从全球市场中独立出来,它将带来巨大的环境成本,并可能带来巨大的社会成本。

美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国,至少目前是能源净出口国。但是,2019年9月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的Abqaiq和Khurais设施遭到无人机袭击,以及由此引发的石油市场动荡,证明了为什么寻求已久的“能源独立”目标并不是万灵丹——而且美国人仍然像以往一样容易受到中东及其他产油地区不稳定因素的影响。

页岩革命和国内石油需求增长放缓意味着,美国国内生产的化石燃料正日益满足美国的能源需求。如图1所示,美国的天然气产量已经超过了消费量,在过去10年里,国内天然气产量占消费量的比例从三分之一上升到了近四分之三。至少在短期内,这种发展对页岩资源丰富的州和地区的经济来说是一大利好。

但针对沙特石油基础设施的无人机袭击导致该国每日近570万桶石油产量停产,突显出美国在石油产区的安全利益和承诺的持久性。这些地区也为正在崛起的亚洲经济体(尤其是中国和印度)提供至关重要的能源。

此外,美国对国内能源的依赖并非没有代价,因为这种依赖还将使美国更难应对气候变化,并防止所谓的“资源诅咒”。“资源诅咒”侵蚀了全球矿产丰富国家的良好治理。许多州和地方政府都经历过化石燃料开采带来的繁荣,但也经历过萧条和随之而来的社会弊病,这种模式在依赖煤炭的阿巴拉契亚地区最为明显,但在德克萨斯州、新墨西哥州、俄克拉荷马州、怀俄明州和科罗拉多州也很明显。因此,长期而言,过度依赖这些资源可能是一种危险的主张。

能源独立的倡导者长期以来一直认为,这种独立将减少价格冲击对美国消费者造成的损害。传统观点还认为,美国过去的净进口状况使其消费者容易受到卡特里娜飓风(Hurricane Katrina)等灾害相关生产冲击或出口国实施石油禁运等国际市场价格波动的影响。但美国的能源独立性,甚至是可观的能源净出口,都无法使美国消费者和生产者免受全球市场波动和价格波动的影响。

的确,许多能源独立的经济体(即从印尼到沙特阿拉伯,再到危机前的委内瑞拉,这些国家的消费者都不受全球市场价格波动的影响。图2显示了几个能源独立出口国以及美国和加拿大每加仑汽油的实际价格(以2015年美元计算),以及全球基准价格。2003年至2015年间,在价格波动和飙升的背景下, 22个“持续补贴者”能够保持消费价格基本稳定——低于世界市场价格。

但这些国家实现这一目标的主要手段是利用出口收入补贴国内价格,而且往往代价高昂。2015年,沙特阿拉伯的税后能源补贴几乎占GDP的18%。这些类型的价格隔离补贴适用于那些出口远远超过国内消费、产生的收入在某些情况下令实体经济相形见绌的国家。

对美国来说,一个更好的比较是加拿大,一个拥有大量能源储备和净出口的高收入国家,同时也是一个庞大的多元化经济体。尽管能源独立,加拿大消费者支付的价格与全球价格一致。能源独立并没有使加拿大消费者免受2008年油价飙升或2011年至2014年高油价的影响。

如果能源独立不能使美国免受全球市场动态的影响,那么美国在产油国区的安全利益将依然重要。人们普遍认为,美国在中东的国家安全利益源于对中东石油的依赖。这让故事倒退了。美国的对外石油政策鼓励从依赖美国国内生产和出口转向保护美国石油,并通过中东出口来满足美国及其盟国的国内需求。其目标是在发生全面战争时保护美国和西半球的资源。也就是说,美国对中东的能源依赖既源于美国的安全担忧,也引发了美国的安全担忧。

毕竟,美国经济的健康状况仍取决于一些最大贸易伙伴和军事盟友的健康状况。因此,全球市场的供应冲击将继续对安全产生明显影响。亚洲和欧洲的经济,连同全球经济的三大支柱北美,每天都依赖进口石油。海湾地区的航道受到海盗活动和沙特阿拉伯与伊朗之间紧张局势的威胁。随着美国对维护这些世界经济重要动脉的承诺逐渐减弱,亚洲新兴大国将更多地参与到该地区事务中来,这能否以促进合作维护治安和分担责任的方式实现,充其量也只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对国内能源的依赖将使美国更难应对气候变化。欧洲和亚洲经济体正试图降低化石燃料消耗,以抑制对进口的依赖,同时应对全球变暖。但是,能源产量的减少会对美国经济造成冲击,其影响大致与能源产量成正比。因此,美国的能源独立很可能会以遏制全球化石燃料消费的政治意愿为代价。化石燃料在美国经济和出口中所占的比重越来越大。

此外,美国能源热潮并非没有社会成本。尽管大宗商品繁荣在短期内提高了人们的收入和士气,但从长期来看,即使考虑到人口和其他收入因素,资源依赖型美国各县的经济增长平均仍低于非资源丰富的县。这些县不仅位于煤炭资源丰富的阿巴拉契亚;德克萨斯州的拉文、科罗拉多州的来客和北达科他州的比林斯的经济表现差于资源相对匮乏的县。许多地方还存在社会弊病。页岩资源丰富的美国县在财产和暴力犯罪率方面经历了不成比例的增长。最后,页岩气热潮增加了美国一些州的腐败,尤其是路易斯安那州,这些州已经有相当规模的资源部门和腐败的遗产。这些因素指向了国内资源诅咒的证据,专门从事石油和天然气生产的州和县,其长期经济后果和消极的社会和政治后果平均说来都是矛盾的。

页岩气革命正将美国引向能源独立。但这种独立并不意味着从全球市场中独立出来,它将带来巨大的环境成本,并可能带来巨大的社会成本。

为提升阅读体验,智堡对本页面进行了排版优化 查看原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