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语阅读

当前形势下的热点问题

2019/09/27 16:39
收藏
对照中文英文原文
鉴于美国政治不确定性的增加,全球经济增长可能会在2020年第二季度之前放缓;市场将迫使美联储进一步降息;欧元区的压力有所增加,欧洲央行将很难避免进一步的刺激。

关键要点

  • 欧元区的压力有所增加,欧洲央行将很难避免进一步的刺激。
  • 鉴于美国政治不确定性的增加,全球经济增长可能会在2020年第二季度之前放缓。
  • 与股票相比,债券对贸易不那么敏感,而且考虑到宽松的货币政策,企业应该会发现再融资更容易。因此,我们预计信贷周期将进一步延长,违约仍将得到控制。
  • 在美国未来短期利率方面,我们的态度比市场共识更为鸽派,最终,市场将迫使美联储进一步降息。

欧洲是否陷入负利率?如果是这样,这对投资者意味着什么?

随着利率的下调和负利率的加剧,欧洲已成为功能失调的缩影。五年过去了,欧洲央行还没有达到它的目标,很可能会进一步降低利率。欧洲央行实际上已经没有弹药了,我们不相信进一步的刺激、负利率政策或量化宽松政策会帮助经济——它只会进一步扭曲市场。欧洲债券市场(尤其是德国)告诉我们,周期正在结束,欧洲央行落后于形势,而且看上去越来越没有效率。

欧元区的压力有所增加,尤其是意大利联合政府的出现,该政府专注于减税和增加支出,而对不断增长的赤字几乎毫不关心。随着意大利风险的增加,我们认为欧洲央行将很难避免进一步的刺激。我们预计,由于劳动力和产品市场的结构性僵化,2019年欧洲的增长和通胀将继续低于预期。我们认为,投资者应该专注于在其他地方(如美国等地区)发现更好的机会,它们不仅有潜力提供更高的收益率,而且还提供了更好的风险调整机会。我们认为,英国有很多机会,但在英国脱欧悬而未决的情况下,有必要采取保守的做法,以免带来不必要的波动。

贸易争端引发投资者担忧?

随着美国以更大的不可预测性采取行动,政治不确定性迅速上升。这是央行无法控制的事情,因此企业对自己所处的环境缺乏信心。自英国退欧公投以来,我们看到英国的商业投资稳步下降。美国的贸易争端也产生了类似的影响,有证据显示,在情况明朗之前,全球企业都在放弃投资。这产生了第二轮效应,再加上疲弱的货币数据,意味着全球经济增长可能会在2020年第二季度之前放缓。

一些市场观察人士将中美贸易争端与上世纪80年代长达10年的美日贸易争端作比较。虽然当前的贸易冲突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解决,但与几十年前的日本和美国相比,如果不能达成协议,中美两国都将损失惨重。我们不认为贸易紧张是结构性的,相反,我们认为它们只是近期的噪音。

不过,债券对贸易和短期收益波动的敏感度不如股票。较长时期的低经济增长和低通胀可能为公司债券提供相对宽松的环境。各国央行转向更为宽松的货币政策,应会使企业更容易进行再融资,因此我们预计信贷周期将进一步延长,违约仍将得到控制。

2019年,信誉恶化是一个重大风险吗?

我们相信,企业盈利状况将好于市场预期,尽管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全球贸易。我们看到信誉受到压力的是那些面临结构性问题的领域,比如零售、能源和汽车零部件。我们也看到了地理上的差异,欧洲高收益债券和美国投资级债券的杠杆率(债务除以利息、税项、折旧及摊销前利润)上升,而美国高收益债券和欧洲投资级债券的杠杆率较两年前有所下降。

如何看待美联储的政策演变?

就未来短期利率走势而言,我们的态度比市场共识更为鸽派,市场目前预期美联储明年将多次降息。按照预期,美联储在2019年7月将利率下调了0.25%,但由于进一步降息的前景减弱,市场感到失望。最终,我们相信市场将迫使美联储进一步降息,尽管我们认为美国短期内实行零利率的说法是离谱的。

特朗普总统的目标是推进他的经济议程,因此他将尽其所能实现低利率和高股市。我们将贸易波动视为华盛顿与美联储之间政治对峙的一部分(纽约联储前主席杜德利最近的一篇文章就证明了这一点。杜德利公开表示,美联储不应该在特朗普的贸易战中为他提供支持)。市场上涨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央行预期的推动,因此失望的空间很小。我们不确定美联储是否有意愿让市场失望,所以当市场要求他们这么做时,他们很可能会降息。

美联储不太可能觉得有必要启动新一轮量化宽松政策,而宁愿使用更低的利率来刺激经济。这可能与欧洲形成鲜明对比,我们在欧洲看到了更多的量化宽松政策。

为提升阅读体验,智堡对本页面进行了排版优化 查看原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