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语阅读

日本提高消费税的经验

2019/09/30 13:24
收藏
对照中文英文原文
日本计划下周将全国消费税从8%提高到10%。一些评论人士和经济学家将1997年和2014年的经济衰退归咎于此前的消费税上调,但几乎没有分析来支持或驳斥这种说法。本文强调了新的证据,表明日本家庭消费行为的重大变化确实与1997年的加税同步。

日本从二战的废墟中崛起,到1970年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之一。日本汽车和消费电子产品出口的迅速增长促使一些预言家预测,日本经济最终将超过美国经济。

上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日本惊人的GDP增速有所放缓,但到1990年,日本的房地产和股市估值飙升至此前难以想象的高度。据报道,东京市中心一块三平方米的土地曾一度以6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但上世纪90年代初,高昂的市场价格暴跌,引发了一场金融危机,日本实体经济长期放缓,并稳步滑向多年的通缩或接近零的通胀。

政府采取了数轮财政刺激措施,日本央行将无担保隔夜拆款利率(其政策利率)从1991年的6%下调至1995年的0.5%。在1997年政府将全国消费税从3%提高到5%之前,经济似乎一直在稳步复苏。这一突如其来的、在很大程度上出乎意料的政策变化,在加税之前引发了消费的小幅飙升,但加税之后,家庭消费下降,并在两年内保持不变。1999年,日本经济恢复了大幅增长,但速度要慢得多,之后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和2010年,经济都出现了大幅下滑。2013年,在政府宣布另外两次提高消费税后,家庭消费激增——2014年提高到8%,2015年提高到10%。

2014年的加税按计划进行,但2015年的加税被推迟到现在。

近距离观察消费

为了给围绕日本消费税的长期争论带来更严谨的统计分析,本文作研究了日本1985年至2013年5年间的消费动态、实际利率以及劳动力投入指标。

家庭总消费行为及其与实际利率的关系在1997年第二季度确实发生了很大的变化。1997年4月,消费税从3%提高到5%,与此同时,消费增长大幅下降。1995年,日本央行将目标利率下调至0.5%(到1999年基本为零),与此同时,实际利率下降。

一个简单的模型可以解释这些变化,这个模型用欧拉方程来表示,欧拉方程解释了消费选择是如何随着时间而变化的,它来自于家庭的效用最大化问题。一个家庭及其成员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平稳消费。例如,可以通过投资生息资产来实现这一目标,当其他收入来源下降时,这些有息资产能够带来回报,支撑家庭消费。因此,最优的跨期消费选择取决于生息资产的有效实际收益率。此外,消费增长取决于习惯偏好,在习惯偏好中,消费平滑也会保持过去的购买水平。

通过使用各种统计方法,作者发现,从1986年到1997年第一季度,很少有证据表明习惯形成。然而,从1997年第二季度开始,他们发现了习惯存在的有力证据。消费增长对实际利率波动反应较强的证据也出现在1997年第二季度。但在日本央行1999年将政策利率降至零之后,消费增长的波动性降低,并保持在较低水平。

此外,1997年第二季是家庭消费的中断点。这与1997年4月的消费税上调一致,表明政策变化有可能导致中断。

总体而言,日本家庭形成了更强的习惯偏好,在消费税上调后对实际利率变动表现出更大的敏感性。较高程度的习惯形成主要是由于家庭变得不那么厌恶风险,或同等程度上是由于跨时间替代的弹性。换句话说,消费者更愿意提前(加税前)购买,而不是推迟(加税后)购买。

虽然没有证据显示1997年的加税将良好的复苏转变为严重的衰退,但它们为加税与日本消费增长长期下滑之间的相关性增加了统计上的严密性,加税的时机可能是不幸的。

没有简单的选择,没有单一的解决方案

事后看来,1997年提高消费税的决定似乎是一个明显的错误,但在上世纪90年代,家庭消费增长相当强劲,日本正在寻找控制其迅速增长的国家债务的方法。较高的政府支出、较低的税收和持平的产出,使政府总债务占GDP的比重从1991年的63%升至1997年的107%。

不幸的是,加税并没有产生足够的收入来遏制这一趋势,2012年总债务飙升至GDP的229%。如上所述,当时日本政府宣布计划再增加两次消费税——从2014年的5%提高到8%,2015年从8%提高到10%。2014年加税前,家庭消费提前增长,在加税之后消费增长放缓。2015年的加税计划曾两度推迟,但现在看来,今年10月1日加税已成定局。日本首相安倍宣称,除了“雷曼兄弟破产引发全球金融危机”,没有什么能推迟这次加税。

显然,日本没有容易的财政政策选择。为了继续发行公共债务来填补巨额年度预算赤字,购买债券的人必须继续相信,当债券到期时,国家将有能力偿还它们。经济学家将这一概念称为“跨期政府预算约束”。尽管评级机构下调了日本的债务评级,但日本政府债券的收益率仍然保持在低水平和稳定水平。这一观察结果表明,债券的购买者——主要是日本公民和公司(在一级市场)以及日本央行(在二级市场)——目前并不过分担心。但是,新的挑战正在出现。最值得注意的是,日本的劳动力正在萎缩,人口的平均年龄也在迅速增长。生产率增长一直保持在低位,经济似乎既需要扩张性财政政策,又需要扩张性货币政策,才能维持适度复苏。

这个问题似乎太大了,任何单一的解决方案都无法解决。经合组织最近对日本经济的一项调查支持即将到来的消费税上调,并建议进一步小幅上调消费税。该报告还建议日本通过接纳移民和鼓励妇女更多参与来扩大其劳动力。其他观察人士建议,上述所有措施加上公共养老金改革、削减公共卫生支出、扩大家庭规模、出售国有企业和其他非金融资产。最后,跨期预算限制可能需要采取其中几项政策行动,但是,在本文的背景下,额外增加消费税将有助于进一步研究税收政策与总消费动态之间的关系。具体来说,政策制定者需要更多地了解消费税的提高对家庭行为的影响程度,尤其是对于私人消费是经济支柱的美国而言。

是时候观察和学习了

日本经济从来没有超过美国经济,但是日本再一次走到了一个经济十字路口,遥遥领先于美国。(日本的金融危机比美国早了大约18年。)在这一点上,很难给日本决策者提供建议,告诉他们哪一种治疗组合将是最有效的,但对美国决策者来说,最好的建议是清楚的——观察和学习。日本经济是一个宝贵的实验,可以用来观察各种应对迫在眉睫的政府债务危机的方法(比如征收国家消费税)。日本的现在可能成为美国的未来。

为提升阅读体验,智堡对本页面进行了排版优化 查看原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