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控制气候变化的财政政策

2019/10/14 10:27
收藏
全球变暖正在威胁我们的星球以及全世界人民的生活水平,将气候变化限制在可控水平的机会窗口正在快速关闭。二氧化碳排放是这一令人担忧趋势的关键驱动因素。财政政策可发挥重要作用。本期IMF《财政监测》报告指出,政策制定者需要采取紧迫行动来缓解气候变化,从而减少其破坏性和致命的影响,包括海平面上升和沿海洪灾、更频繁的极端天气事件和食品供应中断——这些是影响全球所有人的关键问题。

全球变暖已成为一个明确和现实的威胁。迄今为止的行动和承诺是不够的。我们等待的时间越长,生命损失和世界经济遭受的破坏就越大。财政部长们必须发挥核心作用,倡导和实施旨在控制气候变化的财政政策。为此,他们应重塑税收体系和财政政策,以控制煤炭和其他污染性化石燃料的碳排放。

财政监测报告 》帮助政策制定者选择采取什么行动及如何实施,这在全球和国家层面都是迫在眉睫的事情。

美好的未来有可能实现。政府需要提高碳排放价格,以激励个人和企业减少能源使用并转向清洁能源。碳税是最有力、最有效的工具,但前提是必须以公平和有利于经济增长的方式实施。

为了使碳税在政治上可行并在经济上有效,政府需要选择如何支配新的收入。可选方案包括削减其他种类的税收,支持脆弱家庭和社区,增加对绿色能源的投资,或干脆将这笔钱作为红利返还给人们。

付出的代价

为了将全球变暖限制在2°C或更低(科学认定的安全水平),大型排放国需要采取大刀阔斧的行动。例如,它们应出台碳税,到2030年迅速提高到每吨75美元。

这意味着在接下来的十年中,家庭电费累计平均将增加45%——在仍严重依赖煤炭发电的国家,这一比例更高。汽油花费平均会上升14%。

但碳税产生的收入(GDP的0.5%到4.5%之间,具体取决于不同国家)可用来削减其他损害工作和投资动力的税收,如所得税或工资税。

各国政府还可以使用这笔资金支持受到严重影响的工人和社区,如煤矿区,或向所有人口平等分配红利。或者,政府可以补偿最贫困的40%的家庭,这种方法将使收入的四分之三能够用于对绿色能源的额外投资,促进创新,或为 可持续发展目标提供资金。

纳税人的钱每年还将帮助发达和新兴经济体挽救超过70万的人,这些人目前因当地空气污染而死亡。这笔资金有助于控制未来的全球变暖,这已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

能够实现

约50个国家具有某种形式的碳定价计划。但目前全球平均碳价仅为每吨2美元,远低于地球所需的价格。我们面临的挑战是,让更多的国家采用碳定价并提高碳价。

瑞典树立了一个榜样。瑞典的碳税为每吨127美元,自1995年以来减少了25%的排放,经济增长了75%。

各国如果单独采取行动,可能不愿对碳征收更多费用,例如,它们可能担心能源成本上升对其产业竞争力的影响。

各国政府可以就高排放国家的最低碳价达成一致,以此解决这些问题。可以对发达经济体采用更严格的最低碳价,从而实现公平。

例如 ,如果二十国集团的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2030年的最低碳价分别为每吨50美元和25美元,将使这些国家减少的排放量比其在 2015年巴黎气候变化协定 中的承诺多100%。想要使用不同政策的国家(如颁布法规以降低排放率或限制煤炭使用),如果计算出与其政策等价的碳价,则可以加入最低价格协议。

污染者付出代价

收费退还制(Feebates)是政策制定者可以采用的另一个方案。顾名思义,在这一制度下,政府对污染者收取费用,并对能源高效和环境友好的做法提供退款。这一制度鼓励人们选择混合动力车,而不是耗油量大的汽车,或使用太阳能或风能等可再生能源,而不是煤炭,从而减少排放。

政策不限于提高发电或国内运输的排放价格,还应制定针对其他温室气体的定价方案,例如,林业、农业、采掘业、水泥生产和国际运输产生的温室气体。

另外,政府需要采取措施支持清洁技术投资。这些措施包括,为适应可再生能源而进行电网升级,开展研发活动,以及采取激励措施克服新技术面临的障碍(如公司高效生产清洁能源所花费的时间)。

世界在寻找促进投资和增长、从而创造就业的途径。在这方面,没有比投资于清洁能源以减缓和 适应 气候变化更好的方式了。向清洁能源的过渡可能看起来令人怯步,但政策制定者能够采取行动改变当前的气候变化趋势。正如纳尔逊 • 曼德拉说过的:“在事情未成功之前,一切总看似不可能。”

为提升阅读体验,智堡对本页面进行了排版优化 查看原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