畸形制度中迈向疯狂 - 企业治理视角看日本近代经济体制变迁(三)

2019/10/17 09:00
收藏
随着一战后外部经济环境的改变,日本制度上的顽疾开始显现,新兴中产阶开始没落,人民刚刚被分到的残羹冷炙,在衰退和萧条中再次流入了财阀的口袋,最终日本走向了疯狂的统制经济。

本文由智堡原创,支持智堡请下载智堡APP并订阅我们的黑金会员

免责声明:以下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智堡的立场和观点。

本篇为企业治理视角看日本近代经济体制变迁系列研究的第三篇,第一篇请见:菊与刀的功与过;第二篇:富强的是谁的国

在上一篇中:

我们论述了维新政府中的权贵如何通过政策改革,强化对国家资源(税收)的控制。近代国家的形成源于中央政府摆脱中间层对最基层税收的直接控制。自此以后,明治政府便得以通过货币与财政政策,产业政策等方式来高效地对国家资源进行分配。在这一剥削农业扶持工业的过程中,资源最终流入与政府权贵勾结的财阀,加速了日本现代化与工业化的进程。但是,明治政府选择了普鲁士的政治制度,将政治权力牢牢的集中在了少数权贵手中,众议院形同虚设,人民缺少制度内的政治参与形式,内部矛盾难以和平解决,对外侵略成为了纾解内部矛盾的唯一方式。

日本明治时期的对外侵略,和一战前后带来的有利外部经济环境,配合财阀近似于现代企业的有效治理制度,确保了日本源源不断的价值创造和经济增长,也塑造了日本萌芽中的资本市场。日本的经济中并不只有财阀权贵和赤贫的农民,经过了二十年的困苦时期后。通过其后的对外侵略和经济发展,日本各级民众开始或多或少的享受到了经济增长的成果,新兴的中产阶级也开始形成。

第三篇将从此处开始,从当时日本企业的治理与融资制度着手,表明明治时代的日本经济制度虽然具有效率,但也存在顽疾在一战后经济外部环境改变新兴的中产阶开始没落,社会阶层的流通渠道彻底堵死。经济上的两级分化再次加剧,人民刚刚被分到的残羹冷炙,在衰退和萧条中再次被夺走流入了财阀的手中。财阀凭借其特权和先进的企业管理制度,与雄厚的资本积累兼并接管了大量企业,进一步扩大了其在日本经济中的份额,但这也加剧了日本的内部矛盾。

与此同时日本虽然同世界各发达国家一样,开始寻求通过政治制度改革来纾解内部问题。新的资产阶级势力政党势力开始从明治时期各藩阀势力的封建权贵们手中获得政治权力。但历史没有给日本时间,恶劣的经济环境也不允许日本去完成“财阀代表的资产阶级政府从明治的藩阀封建权贵中获得权力,再逐步将其分享给全民这一西方政治演变“的过程。

普鲁士制度的阴霾在此刻吞噬了日本,封建权贵们的势力来到不受政府指挥的军部中。疯狂要求扩充军备,侵略整个亚洲掠夺财富的的他们更符合困顿中的平民的口味。当对外扩张的“希望”就在眼前,军国主义狂飙的油门就再也不会放松,政府一切试图控制行进速度的行为都被视为叛国,在二二六和五一二的血泊中,资产阶级政党彻底失去了政治权力。这时追求私利的同时带来经济增长的财阀失去了诞生以来的政治权力。符合经济理性的企业治理制度,则不可避免的和追求总体战,将全部资源投向军备的狂热军部发生冲突,在“财阀偷走了国家的财富”的指责之下,被军队绑架的政府彻底放弃了财阀和其企业治理制度这一价值创造的工具,全面走向军需指导一切的统制经济。

立即解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