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再次下调全球经济增长预测

2019/10/16 10:34
收藏
IMF再次下调了2019年增长预测,目前降至3%,是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增速。贸易壁垒增加,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加剧,进一步削弱了经济增长。

全球经济在同步减缓,我们再次下调了2019年增长预测,目前降至3%,是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增速。贸易壁垒增加,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加剧,进一步削弱了经济增长。我们估计,美国与中国之间的贸易紧张局势到2020年将导致全球GDP水平累计下降0.8%。一些新兴市场经济体的本国特有因素以及发达经济体的结构性因素(如生产率增长缓慢和人口老龄化) 都对经济增长造成拖累。

在10月期《世界经济展望》中,我们预测全球增长率2020年将小幅提高到3.4%,相比4月的预测也下调了0.2个百分点。然而,与经济的同步减缓不同,这种复苏并非基础广泛,仍然不稳定。

造成增长疲软的原因是,制造业活动和全球贸易急剧恶化,关税的提高和持续的贸易政策不确定性损害了投资和对资本品的需求。此外,在若干因素的作用下(如欧元区和中国实行新的排放标准带来干扰,产生了持久影响),汽车行业在收缩。总体而言,2019年上半年的贸易量增长速度下降到1%,是2012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与制造业和贸易极度疲软形成对照,服务业几乎在全球范围内都维持了良好的表现。因此,发达经济体的劳动力市场依然活跃,工资增长和消费支出依然保持健康态势。然而,美国和欧元区的服务业初步出现了一些趋弱迹象。

货币政策对支持经济增长发挥了重要作用。由于不存在通胀压力,并且经济活动在减弱,主要中央银行以适当幅度放松了货币政策,以缓解经济增长面临的下行风险,并防止通胀预期“脱锚”。根据我们的评估,如果不采取这种货币刺激,2019年和2020年的全球增长率都将下降0.5个百分点。

发达经济体的增长继续减缓至趋于长期潜在水平。2019年的增长预测下调到1.7%(2018年增长率为2.3%),预计2020年将维持在这一水平。在这些经济体,强劲的劳动力市场状况和政策刺激帮助抵消了外部需求减弱的不利影响。

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2019年的增长预测下调到3.9%(2018年增长率为4.5%),原因包括贸易和国内政策不确定性,以及中国经济增长的结构性减缓。

2020年全球增长前景的改善是由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驱动的,预计这些经济体的增长率将回升到4.6%。这种回升有一半是由于承压经济体(如阿根廷、伊朗和土耳其)经济开始复苏或衰退程度减弱,另一半是由于2019年增长相比2018年显著减缓的国家(如巴西、印度、墨西哥、俄罗斯和沙特阿伯)出现复苏。然而,这种复苏有相当大的不确定性,特别是考虑到美国、日本和中国等主要经济体的增长在2020年预计将进一步放缓。

风险不断加剧

此外,经济增长面临一些下行风险。贸易和地缘政治紧张局势的加剧,包括与英国退出欧盟有关的风险,可能进一步干扰经济活动,并导致新兴市场经济体和欧元区已经脆弱的复苏出现脱轨。这可能引起风险情绪的急剧变化、金融动荡以及新兴市场经济体资本流入的逆转。在发达经济体,低通胀可能变得根深蒂固,使今后更长时间内的货币政策空间受到制约,从而损害其有效性。

重振增长的政策

为了重振经济增长,政策制定者必须通过持久的协议消除贸易壁垒,控制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并减少国内政策不确定性。这些行动有助于提升信心,并为投资、制造业和贸易注入新的活力。在这方面,我们期待更多了解中国和美国之间最近达成的初步协议的细节。我们欢迎就缓解紧张局势和取消最近实施的贸易措施而采取的任何举措,特别是如果这些举措能为实现全面和持久的协议提供途径。

为了防范经济增长面临的其他风险并提高潜在产出,经济政策应以更均衡的方式支持经济活动。不能仅仅依赖货币政策。在具备财政空间、政策尚未过度扩张的国家,还应同时提供财政支持。德国和荷兰等国应利用低借款利率投资于社会和基础设施资本,甚至纯粹从成本收益角度考虑都应如此。如果经济增长出现更严重的下滑,可能需要采取在国际范围内协调、同时符合各国具体情况的财政应对行动。

尽管货币政策的放松支持了经济增长,但重要的是现在就应实施有效的宏观审慎监管,以防止风险定价不当以及金融脆弱性的过度积累。

为实现可持续增长,各国必须实施结构性改革,以提高生产率,增强经济韧性并减轻不平等。在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良好的治理有助于提高改革有效性。

总之,鉴于全球增长同步减缓且复苏形势不确定,全球经济前景仍然堪忧。面对3%的低增长,政策不容出现失误,并且政策制定者迫切需要采取行动支持经济增长。需要改善而不是抛弃全球贸易体系。各国需要携手努力,因为应对气候变化、网络安全风险、避税和逃税以及新兴金融科技带来的机遇和挑战等重大问题,多边主义仍是唯一的解决途径。

为提升阅读体验,智堡对本页面进行了排版优化 查看原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