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语阅读

中国在知识产权方面越来越好

2019/10/22 12:00
收藏
对照中文英文原文
贸易、外国投资、许可证、国际研究合作、专家的跨境流动、开源材料的收集、模仿、逆向工程,都对中国的技术进步做出了贡献。这些活动大多是合法和自愿的,有利于美国的商业利益。

根据一些报告,中国的知识产权“盗窃”每年给美国造成2250亿到6000亿美元的损失。 但历史告诉我们要谨慎,各国只有在本国的创新能力取代对外部知识的依赖之后,才能制定强有力的知识产权制度。美国自己一个世纪以来的强力保护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经济学家认为,知识的积累和传播是可持续经济增长的关键。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都是如此,尽管它们在产生创新的能力上存在很大差异。因此,发展中国家主要寻求通过获取而不是发明来提高其知识和技术的储备是很自然的。这些努力对于避免中等收入陷阱至关重要。

人们很容易把“获取”当作偷窃的委婉说法,但在现实中,贸易、外国投资、许可证、国际研究合作、专家的跨境流动、开源材料的收集、模仿、逆向工程,都对中国的技术进步做出了贡献。这些活动大多是合法和自愿的,显然有利于美国的商业利益。

然而,观察家们往往忽略了更广阔的图景,只挑出非法和有问题的方法。除了窃取知识产权外,在一些领域,中国还被指责要求外国投资者与中国企业组建合资企业,以换取市场准入。尽管中国否认有任何胁迫(毕竟,外国公司可以直接走开),许多外国公司认为中国市场的规模和吸引力给了国内公司过多的议价能力。

这个特殊问题的重要性被夸大了。首先,要求建立合资企业绝不是中国独有的;这是许多新兴市场经济体的普遍做法。除此之外,在最近一次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的调查中,只有5%的受访者表示曾被要求向中国转让技术,在外国公司面临的27大挑战中,这种担忧排在第24位。更重要的是,合资企业越来越少;与上世纪90年代末的三分之二相比,如今它们在中国国内投资中所占比例不到三分之一,而且许多此类交易受到外国公司的欢迎,以方便它们进入中国市场。鉴于这类合资企业在相关政治敏感性的角色,中国开始移除要求,例如3月的新外国投资法为外国投资者提供了更多灵活性,取消了强制技术转让。

就直接窃取知识产权而言,中国绝不是个案:它只是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 2019年特别301报告中列出的36个违规国之一。从历史上看,当快速增长的新兴市场经济体向更高的收入水平过渡时,人们往往会提到它们。例如,几十年前,日本、韩国和台湾都是301条款的长期违规者,直到它们的人均GDP达到2万至2.5万美元。许多国家都遵循这一蓝图,但中国因其规模和自上而下的国家主导模式而受到特别关注。

支持广泛传播知识符合社会的利益,但创造知识需要有创新的动力。在为知识产权制定适当的规则时,各国政府必须牢记,保护措施既能激发创造力,又能抑制知识的流动。为了找到正确的权衡,它们必须评估本国的创新能力,考虑国际规范和标准,权衡广泛获取知识与鼓励发明创造之间的利弊,并在企业的短期利益与整个社会的长期利益之间寻求共同点。随着一个国家从知识产权的净获取者转变为净创新者,其计算方法也会发生变化,更有吸引力的是强有力的保护措施。

从21世纪美国作为技术先锋的角度来看,中国被迫遵守更高的标准似乎是很自然的。但是,我们可以从美国自身谦卑的(并非那么无辜的)开端中吸取教训。

美国自己的知识产权系统始于1790年的版权法案,在工业化初期,美国是侵犯知识产权的世界领导者,这一事实在当前的讨论中经常被忽视。最引人注目的是,商人Francis Cabot Lowell通过模仿和改造英国的动力织布机——19世纪最具影响力的发明之一,帮助发起了美国的工业革命。直到1891年,独立的美国发明家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了30年,美国知识产权法也走过了整整一个世纪,《蔡司法案》的通过才终于将保护范围扩大到外国人。

是什么促使了这种变化?在整个19世纪,模仿在美国向价值链上游攀升的过程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一过程得到了知识产权保护相对薄弱的刻意帮助。然而,随着美国自身创新能力的增强,国内利益相关者开始呼吁加强美国法律。在这一阶段,美国从知识产权的净获取者转变为净发明者,这一转变有利于加强保护。

美国的经验表明,知识产权具有与创新能力共同发展的趋势。但是,进步并不总是一帆风顺的,即使在美国成为净发明者之后,美国的行动者仍继续从事窃取创意的活动。例如,到20世纪初,美国在关键的化学工业上已经远远落后于德国。1917年的《对敌贸易法案》(Trading With the Enemy Act)决定给予《蔡斯法案》一个战时例外,允许没收和向美国公司出售所有敌人拥有的专利。

与美国的经验相比,今天的中国似乎走上了正轨。在1984年之前,中国没有专利法,个人成就的概念——更不用说对发明的法律保护了——受到了严重的压制,上世纪90年代,知识产权盗窃猖獗,但当中国凭借廉价而丰富的劳动力,专门从事低端制造业时,西方政策制定者在很大程度上忽视了这一点。作为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一部分,中国修订了专利法,这是中国向遵守国际标准迈出的重要一步。

总的来说,中国的知识产权制度在短短几十年里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例如,中国在专利数量上的世界领先地位,表明了它致力于在国内建立一个强大的创新生态系统。对违规行为的最低损害赔偿不断增加,专利保护期限也在延长。中国甚至早在2005年就已成为知识产权诉讼数量最多的国家,而且在过去两年里,诉讼数量以每年40%以上的速度增长。

2014年,中国推出了三个专门的知识产权法庭,还有多达19个正在建设中。与普遍预期相反,外国原告在这些法院的专利诉讼中实际上比中国原告表现得更好。就连一向好斗的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在2016年《特别301报告》中也提到了“未来的发展”和“中国在有效保护和执行知识产权方面取得的进展”。目前,中国每年用于收购外国知识产权的支出以及研发支出总额均排在全球第二(不包括避税天堂国家)。简而言之,中国发起的变化正在发生,美国公司已经注意到:根据在华美国商会的一项调查,96%的受访者在2018年表示,中国的知识产权执法在过去的五年里改善或保持不变,而在2014年这一比例为86%。

为提升阅读体验,智堡对本页面进行了排版优化 查看原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