睁开双眼才能变回人 - 企业治理视角看日本近代经济体制变迁(四)

2019/10/24 09:00
收藏
先通过限制股票派息回报,来强制企业将利润投入到扩大生产中去,扩大了可以调动的国内资源;再直接派人进驻财阀的控股本社,将几乎所有资源都投入军需工业。背负坏账的地区银行被大型核心银行兼并;由财政部指派,为每个军需企业配备结伴的贷款银行,必须源源不断地为战争机器输送血液。

本文由智堡原创,支持智堡请下载智堡APP并订阅我们的黑金会员

免责声明:以下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智堡的立场和观点。

本篇为企业治理视角看日本近代经济体制变迁系列研究的第四篇,第一篇请见:菊与刀的功与过;第二篇:富强的是谁的国。第三篇:畸形制度中迈向疯狂;第六篇:谁摧毁了巴别塔;终章:主权与人的境遇

本篇的论述将从1937年前后开始。随着侵华战争的全面爆发,日本国内的经济体制根据战争发展的需要不断发生变化。1937-1941年间,日本在国内仍维持着市场经济,主要通过金融手段与产业政策引导经济运转为战争服务,此为第一阶段。

而在日本关东军在华陷入持久战的同时,太平洋战争爆发,此时军部彻底踢开财阀,开始全面接管经济运转,控制生产、物价、薪资以及劳动力流动,此为第二阶段。

在切入编年史之前,读者首先应当了解所谓“总体战”的概念,以理解日本经济体制在战时乃至战后发生的剧变。

总体战:政治应为战争服务?

国家不再被认为是王室的“财产”,而成为那些献身于“自由”、“民族”、“革命”等抽象概念的威力巨大的工具。因此,大多数民众把国家看作是某种绝对“好”的化身,为了把国家争取到手,任何代价也不为高,任何牺牲也不为大。

卡尔·冯·克劳塞维茨生活在这个时代,他已觉察到,战争并非是与其他事物无关连的行为,而是国家政策的表现,是推行国家政策的另一种手段。国家的性质改变了,政策也就改变,因而战争的性质也改变了。

——《欧洲历史上的战争》

立即解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