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漂移?魏德曼谈动荡时代的跨大西洋经济关系

2019/10/23 13:30
收藏
欧洲货币联盟有一个强项和一个弱项。从一开始,它的强项就是中央银行的独立性,以及欧盟条约体系对政府货币融资的明文禁止。而它的弱项,是其财政和经济政策框架,这方面的决策仍主要由成员国定夺。一个真正的财政联盟,需要联盟成员能够恰当处理好行动和责任之间的平衡。

本文由智堡翻译,支持智堡请下载智堡APP并订阅我们的黑金会员

免责声明:以下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智堡的立场和观点。

本文系德国央行行长延斯·魏德曼 (Jens Weidmann) 在美国老牌智库外交关系协会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发表的专题演讲。

演讲于2019年10月16日发表于纽约,分为五大部分:

前言;德国的经常账户顺差;贸易紧张局势;中央银行的角色;以及总结。

1. 前言

Richard Haass(译者注:外交关系协会主席,曾任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事务主管),

Steven Sokol(译者注:美国德国事务理事会主席),

John Lipsky(译者注:美国经济学家,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杰出访问学者,曾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第一副总裁、代理总裁),

女士们先生们,

如果这场会议发生在2亿年前,我来纽约的旅途恐怕会短上许多。在当时,地球上所有的大陆板块都团在一起,结成一片叫做“泛古陆”的超级大陆,其中也包括今天的北美洲和欧洲。而纽约城,我们今天召开会议的地点,曾经坐落在这片共同大陆的正中央。

大陆板块漂移令泛古陆分崩离析,创造出今天我们所熟知的世界。自那时起,北美洲和欧洲就一直被大西洋分隔开来。事实上,我们两片大陆还在以每年约一英寸的速度漂离彼此。

不幸的是,从意象上来讲,这可能也是正确的:在大西洋两岸相互理解的问题上,鸿沟似乎在扩大而不是缩小。

但在地质学和地缘政治之间,有一点重大区别:虽然美国和欧洲之间的板块漂移无法被放缓或中止,两者之间的政治疏离既非不可避免,亦非不可逆转。为了弥合鸿沟,我们必须相互沟通。这也是为什么像今天这样的会议——以及外交关系协会和美国德国事务理事会的其他活动——是如此重要。

我要感谢诸位今天邀请我来这里。很荣幸能与如此杰出的听众一起辩论。为了给即将进行的讨论开个好头,我想从德国中央银行家的角度,勾勒出一些关于跨大西洋关系的想法,特别是关于德国经常账户顺差、贸易紧张局势和中央银行角色的想法。

立即解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