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语阅读

家族企业与反垄断行为

2019/11/28 14:50
收藏
对照中文英文原文
家族企业占全球企业的很大一部分。本文分析了家族所有制如何影响反垄断起诉的可能性。与非家族企业相比,家族企业不太可能违反反垄断法,但它们也倾向于限制股权融资,并在反垄断调查后减少投资力度。这表明,家族控制可以避免声誉受损,但与此同时,这削弱了家族企业在反竞争行为被废除后跟上更激烈竞争的能力。

家族企业占全球企业的很大一部分。本文分析了家族所有制如何影响反垄断起诉的可能性。与非家族企业相比,家族企业不太可能违反反垄断法,但它们也倾向于限制股权融资,并在反垄断调查后减少投资力度。这表明,家族控制可以避免声誉受损,但与此同时,这削弱了家族企业在反竞争行为被废除后跟上更激烈竞争的能力。


调查表明,公司的公司治理可能会对反竞争行为产生重大影响。然而,在这场争论中有一个重要的因素被忽视了,那就是公司的所有权类型。

在最近的工作中,我们调查了企业所有者的身份如何影响参与反竞争行为的可能性。具体来说,我们探讨了家庭所有制的作用,并将其与其他所有制形式进行了对比。世界上很多公司都是家族企业,家族企业不仅享有现金流权(cash-flow rights),而且往往在制定公司优先事项方面发挥积极作用。正如我们将要讨论的,家族所有制也会对公司的竞争行为产生重大影响。在建立了家族所有制对反垄断的影响后,我们探讨了家族企业和非家族企业对反垄断禁令的不同战略反应。

家族所有制与反垄断的关系

为什么家族所有制对公司违反反垄断法的可能性如此重要?我们讨论的第一个机制涉及声誉问题。众所周知,家族所有者为他们的公司投入了大量的金钱和个人资源。家族和企业之间的这种交织关系引发了对公司的强烈依附,进而使家族所有者受到强烈的声誉担忧。因此,现有的工作表明,家庭所有者努力提高其公司的社会形象。因此,家族企业可能更不愿意采取违反反垄断法的行动,这种行动在短期内可能带来额外的利润,但会损害家族的声誉。

第二个机制涉及协调问题。反竞争的做法,如卡特尔,需要几个公司协调资源和激励相容的战略。为此,潜在勾结公司之间的集团识别和信息透明度是关键;没有这些特点,协调和监控成本可能会耗尽反竞争做法的好处。现有的证据表明,家族企业往往追求符合每个家庭需求的特有目标,并采用以家庭为中心的治理结构,以抑制外部审查和信息透明度。这些特点可能使家族企业不太可能适应需要跨多个公司进行协调的反竞争做法。

第三个机制涉及监管行动的差异。反垄断当局的调查活动通常依赖于对现有信息的搜索和阐述。当公司向市场披露更多信息时,例如由于独立董事的存在,这些活动将得到促进。由于家族企业不愿接受外部审查,因此,对于一个愿意在预算限制下实现制裁可能性最大化的反垄断当局来说,家族企业可能是一个不那么有吸引力的目标。因此,家族企业参与反垄断调查的可能性较低。

为了实证评估这些观点,我们采用2001至2015年意大利公司的纵向数据集,其中载有丰富的信息,包括所有权结构,以及公司是否已经被反垄断当局起诉、反垄断违规行为的类型、持续时间以及当局所采取的行动。我们的分析表明,即使在考虑了企业规模、杠杆率、行业集中度和盈利能力等几个变量之后,家族企业被反垄断当局起诉的可能性也几乎降低了两倍。我们通过对家族企业和非家族企业的配对分析来证实这一发现,同时利用了一项旨在放松以严格著称的意大利继承法的监管改革。

图1显示了家族所有制对反垄断起诉概率的集约边际(intensive margin)。如图所示,一个家族所持有的股权比例的增加,对应的是反垄断违规概率的降低。图2分别探讨了家族企业和非家族企业被反垄断起诉的概率与企业规模的关系。不出所料,起诉的可能性随公司规模的增大而增大。然而,这种效应主要存在于非家族企业中——对于家族企业,无论处于规模分布的哪个点上,反垄断被起诉的可能性都始终低于非家族企业。

图1:按家族持股比例划分的反垄断起诉概率

注:该图显示了在不同的家族持股比例下反垄断起诉的预测概率(源于logit回归)。彩色区域表示5%的置信区间。

图2:按企业规模划分的反垄断起诉概率

注:该图显示了家族企业和非家族企业在不同的家族持股比例下被反垄断起诉的概率(由logit回归得出)。彩色区域表示5%的置信区间。

为了测试这些结果背后的机制,我们构建了一个企业突出度的代理变量,通过计算一个公司的雇员和其总部所在城市的居民之间的比例得出。其基本原理是,通过提高对当地利益相关者的可见度和承诺,企业地位的提升应该会放大声誉方面的担忧。我们的研究结果表明,家族企业在企业地位较高时,尤其不太可能违反反垄断法。相比之下,通过检查信息不透明度的会计指标和起诉书结果的变化(即公司是否被罚款,如果被罚款,罚款多少),我们发现对协调和监管行动机制的支持很少

反垄断起诉的后果

在研究的第二部分,我们探讨了反垄断起诉的实质后果。我们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是关于受到反垄断指控的家族企业所进行的领导层变动。如果家族代表是一种向外部成员承诺改善声誉的手段,那么我们应该观察到,在反垄断干预之后,家族成员在高管职位上的参与度更高。我们的研究结果证实了这一观点,即在反垄断干预之后,家族高管的比例有所上升(而前几年并无明显变化)。重要的是,这一结果并非由非家族高管的离职推动,而是家族高管绝对人数的增加。

接下来,我们分析了反垄断起诉后的几年里企业的投资和融资政策。最近的研究表明,反垄断执法导致的竞争加剧刺激了企业投资,这些投资主要通过发行股票来融资,以保持财务灵活性。与这一观点一致的是,我们表明,企业在干预后的年份增加了投资。然而,根据所有权类型划分,我们发现投资增长主要集中于非家族企业。这一结果有其融资理由——家族企业似乎不愿通过发行股票为投资融资,以避免控制权被稀释。同样,这些发现并不是由先前的趋势所驱动的,而是由起诉年前后的方向变化所驱动的。

结论

我们的研究发现,家族企业在努力保护自己的社会形象和遗产时,很少违反竞争法,这有助于研究公司金融和反垄断之间的交集。这种有纪律的竞争行为可能会给客户和利益相关者带来好处。然而,由于家族企业不愿发行股票,它们在被起诉后的投资也减少了。因此,更有纪律的竞争行为是以企业增长放缓和潜在的生产率下降为代价的。

为提升阅读体验,智堡对本页面进行了排版优化 查看原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