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也不能贪多:美国党派的初选实验路向何方

2019/11/12 09:00
收藏
总统候选人提名制度若要正常运作,初选只是成功的一半。另一半是来自政治内幕人士和专业人士的意见。这看似是鼓吹精英主义贬低民主主义,但是当前的制度只是形式上的民主,而不是实质上的民主。需要改变的,是反身性地将普票选举视为选择候选人的唯一合法途径的这种思维方式。

本文由智堡翻译,支持智堡请下载智堡APP并订阅我们的黑金会员

免责声明:以下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智堡的立场和观点。

本文作者Jonathan Rauch,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Ray La Raja,马萨诸塞大学阿默斯特分校政治学教授。

文章首发于《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 杂志2019年12月期。

正文部分

今夏收看第一轮民主党总统初选辩论的美国人得以领略的奇景,在老一辈人眼中恐怕是一出荒诞剧。本就没有资格与可能被提名为全国候选人的心灵鸡汤大师(译者注:指Marianne Williamson,美国畅销书作家)和前科技公司主管(译者注:指杨安泽),竟然与州长、参议员和前副总统(译者注:指乔·拜登)同台竞技。而被排除在辩论之外的,有在共和党票仓州颇得民心的民主党州长(译者注:指Steve Bullock,蒙大拿州州长),和曾是一名战功彪炳的海军陆战队员的众议员(译者注:指Seth Moulton,麻省第6选区众议员,已退选)。

候选人的资质之所以看起来千奇百怪,是因为民主党决定把草根筹资金额和民意调查结果,作为谁有资格站上辩论舞台获得宝贵曝光机会的门槛。作为如此重要决定的依据,这些指标未免过于草率,尤其是考虑到近年来的种种教训。民主党人是想按2016年共和党初选的套路如法炮制吗?共和党当时的提名程序简直就是一场17个候选人的马戏表演,而在一位情绪不稳定的真人秀明星(译者注:指唐纳德·特朗普)——按任何有意义的标准都算不上共和党人——喧宾夺主之后,共和党团也只能无奈地袖手旁观。民主党人在2016年也曾面临来自内部的叛乱,而按任何有意义的标准,引领这场叛乱的候选人(译者注:指伯尼·桑德斯)也不是民主党人。然而,在2016年大选之后,民主党人非但没有对此做出反思,反而通过改变规则限制超级代表在初选中的作用,进一步削弱了党内建制派的权力;在此之前,超级代表本可以在党代表大会上自由选择候选人给予支持,而超级代表中并不乏民选官员和党派大佬。随着2020年总统大选的角逐拉开帷幕,民主党又退而以民众情绪的指标来决定参与辩论的资格,变相纵容渴望提高曝光度的局外人参选。

美国人民鲜少停下脚步,看看现在的总统提名程序已经变得多么离奇。没有其他哪个民主大国将初选作为推举政治候选人的常规手段,就连美国的开国元勋们也从未打算在他们设计的共和国制度中给初选安排一席之地。亚伯拉罕·林肯并不是因为在新罕布什尔州出色地组织了一场拉票活动,才赢得了党内的提名;相反,共和党大佬们选他做候选人,是在他身上看到了团结党内敌对派系、并在大选中击败民主党候选人的资质。今天的初选制度,相当于是对直接民主的一次激进实验,即使在美国自己的政治历史中,也没有任何先例。

立即解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