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语阅读

美联储再度扩表将推动美元走软

2019/11/14 17:52
收藏
对照中文英文原文
未来几个月,美联储购买的短期国债总额将达到3500亿至5000亿美元左右,这会消除支撑美元的一个因素,并可能推动美元走低。
  • 美联储最近的行动:10月30日,美联储今年第三次下调联邦基金利率,同时暗示未来几个月将暂停加息。此前,美联储于10月11日宣布,将在2020年第二季度前每月购买600亿美元美国国债,并在2020年1月前支持隔夜回购操作,以解决流动性短缺导致的隔夜贷款市场波动。
  • 货币政策影响:美联储最近一次资产负债表扩张并不意味着要实施2007-08年金融危机后的量化宽松。目前的政策并不旨在通过降低长期利率和期限溢价来刺激经济。相反,美联储正在调整其资产负债表的最佳规模,并确保体系中有充足的流动性。
  • 市场影响:据东方汇理的估计,到2020年年中,美联储最终可能拥有美国短期国债市场20%的份额,高于目前的1%,这可能会压低美国国债收益率。这可能为期限较短的固定收益证券和流动性溢价仍具吸引力的行业(如证券化资产)创造投资机会,特别是在与美国消费者实力相关的风险敞口领域。由于收益率可能触底,投资者应减少对整体利率久期的风险敞口,并减少对公司债市场的风险敞口。在公司债市场,由于估值因全球对收益率的渴求而变高,因此需要加强审查和选择。

注:量化宽松(QE)是中央银行通过从商业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购买金融资产来刺激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

美联储为何宣布重启资产负债表扩张?

2019年10月11日,美联储宣布将开始购买短期国债(期限不超过一年的国债),向隔夜贷款市场注入流动性和稳定性,并扩大其资产负债表。

美联储的决定源于9月份隔夜回购市场的紧缩,当时隔夜拆借现金的成本从2%左右跃升至6%,表明隔夜贷款市场存在流动性短缺。这种错位是暂时因素和基本面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从企业纳税和美国国债结算流出市场的现金,没有被全球系统性重要银行的准备金或规模合适的美联储资产负债表所抵消。货币市场利率的上行压力蔓延至联邦基金市场利率。美联储反应迟缓,向隔夜贷款市场注入流动性。最初的这种权宜之计不足以解决回购市场的问题,促使美联储宣布至少在2020年第二季度之前每月购买60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并至少在2020年1月之前支持隔夜回购操作。

这一举措与量化宽松有何不同?

投资者对美联储购买短期国债的决定是否构成量化宽松感到困惑。从广义上讲,QE是一种非常规的货币政策工具,央行通过购买政府债券或其他金融证券,向系统注入流动性,帮助经济复苏。这不是美联储最近行动的目标,就其本身而言,也不能被视为新一轮量化宽松。实际上,美联储表示,这些行动纯粹是为了支持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货币政策的有效实施,并不代表美国货币政策立场的改变。通过购买期限不超过一年的美国国债,美联储并没有试图通过降低长期利率和期限溢价来刺激经济。相反,美联储正在调整其资产负债表的最佳规模。此外,这些操作的主要目的是确保体系中有足够的流动性,而从定义上讲,这并不是量化宽松的目标。根据美联储的说法,短期国债计划“旨在使准备金余额达到或超过9月初的普遍水平”。美联储“将至少在明年1月前进行定期和隔夜回购操作,以确保即使在我们的非准备金负债出现暂时但明显增加的时期,准备金供应依然充足,并降低货币市场压力对货币政策执行产生负面影响的风险。”

美联储的决定出乎意料吗?

不,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的扩张并非意外事件。今年7月,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结束了自2017年10月以来实施的资产负债表削减计划。美联储明确表示,过一段时间后,它将开始增持证券,以将准备金维持在与充足准备金制度相一致的水平。

美联储的行动将如何影响市场流动性和美元走势?

市场流动性对于促进金融市场的正常运作和资产价格波动至关重要。

正如国际清算银行的研究显示,平坦的收益率曲线、紧张的信贷息差和较低的交易量可能会将一些参与者赶出市场,在央行缩减资产负债表时,可能会加剧市场失灵。这就是9月份美联储降息后发生的情况,那次降息迫使美联储向市场注入1400亿美元流动性。

美联储的流动性政策将如何影响美元?

未来几个月,美联储购买的短期国债总额将达到3500亿至5000亿美元左右,从而建立起足够的准备金缓冲,这应有助于稳定回购市场,应对美国货币市场的紧缩。这应该会消除今年到目前为止支撑美元的一个因素,并可能推动美元走低。此外,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规模将从目前的约4万亿美元升至接近4.5万亿美元峰值的水平,这可能推动美元走软。

美联储最新的购买计划对美国固定收益市场有何影响?投资者将如何受益?

据东方汇理估计,按照目前的购买速度,到2020年年中,美联储可能拥有美国短期国债市场20%的份额,高于目前的1%。这种需求可能会压低美国国债收益率,甚至可能大幅降低。这可能会波及到短期国债(1-3年)和短期机构票据。

美联储回购行动的间接后果之一可能是收益率曲线趋陡,因为购买短期国债可能有助于锚定短期美国国债收益率。这将使中长期国债市场能够对通胀和全球因素(如贸易紧张局势和英国退欧的新趋势)做出反应。

固定收益投资者不仅应在市场混乱时期(如美国9月份的回购市场)进行配置,还应在混乱时期从超卖行业和证券中获取价值。他们可能还会考虑为美元下跌和收益率曲线下滑做准备,以应对美联储当前的政策。投资组合管理的敏捷性将是2020年固定收益投资的关键。

为提升阅读体验,智堡对本页面进行了排版优化 查看原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