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语阅读AI翻译

个人数据、科技和政策协调

2019/11/14 09:02
收藏
对照中文英文原文
一个用户的操作系统(iOS或安卓)能够提供关于收入的信息、每天购物的时间(早上或晚上)与性格相关、以及在电子邮件地址中使用小写或名字能够提供有关声誉的信息。

国际清算银行总经理卡斯滕斯(Agustin Carstens)于2019年11月14日在新加坡举行的第55届SEACEN理事会议暨“数据与技术:拥抱创新”高级别研讨会上的主旨演讲。

介绍

今天能向各位尊贵的听众讲话,我感到非常荣幸。我们此次会议的背景是新加坡金融科技节,以及BIS首批三个创新中心之一在新加坡开幕。

新加坡已将自己定位为全球最具活力的经济区域核心的创新、研发中心。这些令人印象深刻的金融科技成就在很大程度上与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和新加坡当局在建立坚实的公共基础设施以促进创新方面所做的工作有关。

今天上午,我将讨论个人数据在数字金融创新中的作用。利用这些数据使用新技术是大有希望的,但它也提出了新的和复杂的政策权衡,并明确需要国内和国际政策协调。我还想就国际清算银行的工作如何有助于这场辩论发表一些看法。

个人数据的价值

个人数据经常被吹捧为21世纪的黄金。我们的交易数据、浏览历史、地理位置和更广泛的数字足迹在评估信用质量、保险政策定价或营销金融服务方面都可能具有很高的价值。例如,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一个用户的操作系统(iOS或安卓)能够提供关于收入的信息、每天购物的时间(早上或晚上)与性格相关、以及在电子邮件地址中使用小写或名字能够提供有关声誉的信息。另一项研究发现,来自手机应用和电子商务平台的非传统信息可以显著提高信用评分模型的预测能力。通常情况下,这能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在许多情况下,新的应用对消费者和社会都有好处。例如,数据的使用可以促进更大的金融包容性,更大的便利性,以及更有针对性和个性化的产品。

在信贷方面,我们已经看到有证据表明,金融科技和大型科技信贷(利用替代数据)对那些没有得到银行服务或服务不足的借款人来说是件好事。在中国,各大平台为数亿新增个人和企业借款人提供了信贷便利。在包括东南亚在内的许多国家,交易数据的获取、水电费的支付、平台审查等都在推动金融服务的进一步开放。利用他们的个人数据,出租车司机可以贷款买自己的车,学生可以资助他们的教育。即使在美国,研究表明,个人交易数据可以帮助4500万至6000万没有足够信用记录的美国人获得贷款。

在保险行业,使用个人数据可以帮助将保险范围扩大到以前没有保险的客户。这可以包括需要农作物保险的小农户,基于地理位置和天气数据。同样,大型科技公司和大型保险公司也在利用各种数据,从人们的搜索历史到他们的驾驶行为,再到为保单定价。

然而,我们都知道,如何最好地组织对个人数据的访问——换句话说,就是对数据的权利或控制——存在一些重要的问题。如果数据是新的黄金,那么新的黄金标准是什么?在客户、金融机构、大型科技公司和其他公司之间,数据使用的收益如何分配,以及对竞争的影响,这些都是重要的问题。最后,还有关于数据隐私的基本政策问题。答案将部分取决于科学——例如,机器学习和大数据带来的技术可能性。然而,它们也可能取决于社会偏好,而社会偏好有很深的文化根源。

更好的产品定制的收益范围将取决于共享的个人数据的类型。一些数据纯粹是私人的,或者只允许有限数量的用户共享——比如医疗记录。另一个极端是人们可能希望自由共享的数据,这些数据可以在不造成任何伤害的情况下共享。在这之间,可能有数据可以(暂时)外借,并与其他数据相结合,如信用评估或保险定价。也可能有些数据对用户没有价值(如浏览历史记录),但对私营企业可能有价值,因为它们可能有助于更好地针对一般和特定客户的服务。作为一个用户,我可能想把这些数据卖给出价最高的人。

稳定性、效率和隐私之间的复杂权衡

这一切都必须在精心校准的监管和政策背景下进行。就公共政策而言,这里主要有三个目标:不仅是众所周知的金融稳定和公平竞争领域,而且还有数据保护。数据保护和隐私的重要性日益增加,这带来了新的问题,可能会改变这三个目标之间通常的权衡取舍。

一个问题是,个人数据的所有权很少得到明确界定。在许多国家,默认的结果是金融机构或大型科技公司实际上拥有客户数据的所有权。因此,这些公司经常从新数据的使用中获得很大一部分利润。例如,如果公司能够更准确地估计出顾客愿意支付的价格,他们就可以进行价格歧视,对同样的服务收取不同的价格,从而从消费者剩余中获得更大的份额。任数据自生自弃不会导致消费者福利的增加。

一种解决方案是将数据的产权分配给消费者(即以芝加哥经济学家罗纳德•科斯(Ronald Coase)命名的“科斯方案”)。但这也带来了法律、监管和概念上的挑战。例如,特别是大型科技公司能够从金融服务以外的活动中获取数据。如何分配这些混合数据的产权?另一个问题是网络效应的重要性。数据只有在大量使用时才能得到有效利用。换句话说,在数据中有按比例和范围的返回。这使得已经拥有大量客户数据的公司相对于潜在竞争对手具有优势,这可能会阻止新公司的进入。然而,即使我们可以在金融服务提供商之间创造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我们是否应该这样做也不清楚:首先,分割数据环境可能会妨碍潜在的收益。最后,数据是非竞争的,即多方可以使用数据,而不会减少其他方的可用性。因此,一些人认为我们根本不应该讨论数据所有权。他们更喜欢“数据权”这个术语。

鉴于这些挑战,像数据栈这样的解决方案可能会有所帮助。今天晚些时候我们会听到更多关于印度的Aadhaar和新加坡的MyInfo。数字身份可以成为数字服务的一个重要基础,一旦这些数字基础设施就位,支付、政府服务和许多其他解决方案就成为可能。让消费者拥有丰富的数据,并让他们更有能力对自己的数据进行知情同意,可以带来重要的改善。最近的研究表明,把控制权交给消费者可以产生接近最优的结果。

另一个问题是,数据的广泛共享和使用可能会产生成本。人们重视他们的隐私,违反个人数据是有害的。可以说,数据隐私也具有一项基本权利的属性,这是不能用经济利益来交换的。即使数据隐私受到法律保护,也可能发生个人数据被侵犯的情况——它们可能侵蚀人们对金融体系的信任。最近大量大规模的消费者数据泄露事件凸显了这些风险。例如,在Capital One黑客事件中,超过1.06亿美国和加拿大客户的信用卡信息被盗,或者940万国泰航空乘客的个人数据被盗。迄今为止,这些大规模的违规行为尚未导致消费者行为发生重大变化,也未对金融稳定造成影响,但人们可以想象,在某些情况下,此类违规行为可能产生更广泛的影响。有研究表明,考虑到数据的某些特性,尤其是非竞争性,企业可能会有动机在数据安全方面投资不足。

现有证据表明,不同国家、不同年龄段的人对数据隐私的文化看法也不同。例如,在最近的一项调查中,受访者被问及他们是否愿意与银行安全地共享他们的数据,以换取在金融服务方面的更好待遇。在印度,65%的受访者表示愿意。在荷兰,这一比例仅为13%。在国家一级,分享数据的意愿似乎与人均收入水平有关,随着收入的增加而下降。这表明,随着经济的发展,这些偏好可能会改变。在同一项调查中,全球25岁至34岁的受访者中有38%愿意分享自己的数据,但在65岁以上的受访者中,这一比例仅为16%。

最后,还有一些重要的问题是关于数据是如何处理的,以及歧视、金融排斥甚至剥削的可能性。对于相同的原始数据,不同的算法会产生非常不同的结果。这使得观察人士表示,“算法是嵌入在代码中的观点”。有一些证据表明在信贷方面存在歧视性结果。例如,最近一项针对美国抵押贷款市场的研究发现,与非拉美裔白人和亚洲借款人相比,黑人和拉美裔借款人从基于机器学习的信用评分模型中获得较低利率的可能性较小。更令人担忧的是潜在的故意伤害。有证据表明,通过了解情绪感染和行为偏差等因素,行动者可以通过滥用个人数据来操纵消费者的行为。例如,一项基于67万不知情的Facebook用户的研究发现,人们的情绪状态可以通过传染传染给他人。这可能会导致人们在不知道原因的情况下体验到同样的情绪。除了科学结果之外,这一实验还引发了对企业操纵消费者和投资者情绪能力的经济担忧,更不用说道德担忧了。类似的能力,如果掌握在错误的人手中,会被用来操纵市场或造成金融不稳定吗?

政策考虑

这使我们想到政策上的考虑。在此,我想提出三个挑战。

首先,在国内层面,央行和金融监管机构可能还没有跟上个人数据问题的步伐。他们需要提高自己的认识,并与竞争和数据保护部门进行协调。但是,我们必须铭记,这些不同国家机构的任务和作法不一定总是一致的。例如,金融监管机构关注的是金融业的具体情况,而竞争和数据隐私法往往会对适用于广泛行业的一般标准加以规定。此外,金融监管往往基于国际标准,而数据保护和竞争政策则更加国家化——以至于并非所有国家都拥有独特的竞争或数据保护授权。

其次,在国际层面,我们看到在个人数据使用的监管方面存在巨大分歧。在欧盟,一般数据保护条例(GDPR)将数据权利分配给个人。它规定了对数据滥用的严格规则和制裁。在印度,India Stack生成大量新数据,用户可以控制它们。印度技术领域的领军人物之一南丹•尼勒卡尼(Nandan Nilekani)将其称为“数据民主”。在中国和其他几个国家,数据本地化规则阻止数据跨境共享。从国家安全的角度来看,这些规则或许是合理的,但它们也可能被滥用,以促进保护主义。在美国,针对数据使用的部门立法是拼凑而成的。实际上,公司可以相对自由地访问数据。一些公司,最著名的是苹果,拒绝与政府当局分享数据。与此同时,一些国家有全国性的数据或人工智能战略,其他许多人则不然。特别是在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可能会面临一个棘手的问题:是将稀缺资源投资于数据战略,还是投资于公共卫生或实体基础设施等更基本的政策目标?

第三,所有相关国际机构在讨论和协调金融领域的个人数据问题时都可能面临挑战。数据保护和隐私专员国际会议(ICDPPC)每年举行一次会议,最近于10月下旬在阿尔巴尼亚举行。ICDPPC正在做重要的工作。然而,无论是在金融服务业还是在整个行业,都没有正式的标准制定机构负责个人数据的使用。一些评论家呼吁制定数字经济的国际标准。虽然国家当局很难确定个人资料使用的管理办法,但在国际一级制订最低标准可能更加困难。

国际清算银行的作用

国际清算银行认为,数据是有关数字金融创新的许多讨论的核心。国际清算银行至少有两种方式可以对国际讨论作出贡献。

首先,国际清算银行可以与全球标准制定机构合作,在国际公共部门主管部门之间展开合作讨论。其中一些讨论已经开始了。仅举一个例子,国际清算银行9月份召开的有关稳定币的会议,与会者包括央行、监管机构、财政部、竞争和数据保护部门。会议还包括来自私营部门、学术界和民间社会的代表。这是一次很有启发性的经历,我们希望继续这样的对话。这种交流有助于确定问题的适当方面,建立知识和实践体系,并确定最重要的政策问题。

其次,BIS创新中心可以帮助开发与个人数据相关的公共产品。这包括数字身份的基础工作,以及所谓的全局堆栈。无论是在印度,还是在新加坡,数字身份认证在促进普惠金融方面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尤其是通过促进开户和更好地了解客户流程。想象一下,如果我们能把这种经验扩展到国际层面,以及跨境支付的世界,我们能做些什么。

国际清算银行及其合作伙伴正在通过《国际清算银行创新2025战略》,在各国央行的创新努力中发挥主导作用。作为这一努力的一部分,我们将加强与世界各国央行的合作,包括与SEACEN的央行,以及与其他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的合作。我们都面临着同样的挑战,来自不同的方向,拥有不同但互补的技能和经验。信息技术革命没有国界,但目标始终如一:建立一个稳定的货币和金融体系,为健康而富有弹性的全球经济提供支撑。

为提升阅读体验,智堡对本页面进行了排版优化 查看原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