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语阅读

关于石油消亡的报道可能为时过早

2019/11/28 11:51
收藏
对照中文英文原文
油价周期有一个经验法则:当评论员开始使用“用不”这个词时,我们通常正处于周期转变的边缘。

我对油价周期有一个经验法则:当评论员开始使用“永不”这个词时,我们通常正处于周期转变的边缘。一段时间以来,油价一直在区间内徘徊。这种停滞状态导致了许多评论,认为价格永远不会再上涨。油价永远不会再涨的证据来自于一个简单的概念:有史以来最糟糕的、可以想象的可能导致石油供应中断的事件——对沙特阿拉伯Abqaiq原油加工设施的一次成功的军事打击——仅仅是伴随着油价的一声短暂的上涨就过去了。精明的石油评论员Nick Butler简洁地总结道:“Abqaiq事件不仅证实了石油供应的即时强度,而且也强调了一个事实,即导致油价持续飙升的情况是不太可能发生的。”

如今,围绕沙特国有石油公司沙特阿美(Saudi Aramco)首次公开发行(IPO)股票估值的复杂问题,正引发对石油行业更加悲观的预测。《每日电讯报》的一篇评论文章指出,沙特阿美的IPO代表着“欧佩克(OPEC)清醒的时刻”,并补充称,“欧佩克和俄罗斯面临的风险是,‘更长时间的低油价’将延续到未来十年的中期。”到那时,电动汽车的购买成本将与汽油和柴油发动机相当,而且使用寿命的成本也将大大降低。这篇文章是最近许多暗示石油行业已经时日无多的文章之一,石油价格除了下跌别无选择。甚至没有人提及巴西海上勘探区块拍卖的失败,但这可以被视为石油公司不急于增加储量的又一个迹象。

尽管如此,目前的统计数据仍不能证明油价的日薄西山。与往年相比,今年的世界石油需求没有下降。与去年同期相比,2019年前9个月的日需求量增加了80万桶。这低于一年前的预期,但仍然意义重大。有关中国石油需求因贸易冲突而下降的说法也是不正确的。今年9月,中国石油日需求量为1270万桶,高于2018年的1240万桶。自去年以来,印度的石油需求也有所增长,但增速较为温和,为每日80万桶。美国页岩油占据了整个市场的更大份额,没有给其他可能已经或希望新油田投产的生产商留下任何空间。

国际能源署仍预计,到2020年,全球石油需求将增长至120万桶/天。尽管今年到目前为止,中东和拉丁美洲的经济逆风已经抑制了石油消费的增长,但这一乐观的预测仍然存在。或许在挪威和圭亚那宣布新油田投产的同时,石油交易员对石油市场盈余将减少的乐观说法抱有一种健康的不信任。

我倾向于认为油价是周期性的,即使美国页岩气热潮和相关的油价对冲缩短了周期。这可能就是为什么我发现,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难跳上石油消亡的大旗,并不断重提地缘政治事件。但我也发现,电动汽车的现实与它们已经改变了市场的当前说法之间存在脱节。令人惊讶的是,电动汽车的销量从几年前的几乎为零增长到现在的700万辆,但目前全球汽车保有量有13亿辆。中国也没有走上稳定的电气化道路。中国已经在口头上表示,未来将禁止使用内燃机车。然而,今年,政府降低了对电动汽车的补贴,这损害了销售。事实上,即使全球石油需求很快就会像欧洲那样趋于平稳,但仍会有大量可怕的地缘政治因素对供应不稳定造成影响,让人不得不停下来。

代理人战争仍在中东肆虐。本周,以色列和伊朗在叙利亚的代理人发生了冲突。以色列安全分析人士对不断升级的局势感到担忧,一名以色列核科学家在一家主要报纸上建议,作为预防措施,以色列关闭在迪莫纳的核电站。

伊拉克的动乱是地区冲突的另一个触发点。反政府抗议者一度切断了通往石油出口港口Khor al-Zubair和大型鲁迈拉油田入口的道路。来自不同教派和经济阶层的抗议者要求更换政府,以纠正伊朗的影响、腐败和目前的政治庇护制度。《纽约时报》和《拦截》最近的一篇报道揭露了伊朗在伊拉克的巨大影响力,包括与伊拉克高级官员的特殊关系。鉴于广泛的经济联系为伊朗经济及其统治精英带来了数十亿美元的价值,伊朗不太可能轻易屈服并改变其对伊拉克的行为。伊拉克向伊朗提供食品和其他商品,以换取伊朗的天然气和电力贸易。随着伊朗的经济和人民在特朗普政府的“最大压力”(maximum pressure)制裁运动中受损,伊朗越来越依赖这种关系。伊拉克抗议者指责伊朗支持的组织雇佣狙击手镇压大规模抗议活动。同样致命的是,在政府宣布减少国家对燃料的补贴后,伊朗也发生了大规模的抗议活动。

同样不清楚的是,俄罗斯加入利比亚战争对这个国家意味着什么。一些分析人士认为,这个俄罗斯支持的派系可能最终会试图破坏在利比亚内部分配石油控制权的脆弱停火协议。

目前,市场似乎倾向于将中东地区的动荡和战争视为影响油价的一个因素。我倾向于不断警告,这可能是一个错误。但是,这让我看起来像一个爱抱怨的人,不能放弃对中东冲突的旧思维方式。因此,我将提醒大家,在油价问题上,“永不”是一段很长的时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生过。

为提升阅读体验,智堡对本页面进行了排版优化 查看原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