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语阅读

有史以来第一次,不到10%的美国人在一年内搬了家

2019/11/26 13:22
收藏
对照中文英文原文
在9.8%的历史新低出现之前的一年中,美国的总人口增长降至80年来的最低点,而在国外出生的人口仅略有增长。

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Census Bureau)刚刚发布的2018-19年数据,自该机构开始记录年度移民统计数据以来,只有不到10%的美国人在一年内迁移。在9.8%的历史新低出现之前的一年中,美国的总人口增长降至80年来的最低点,而在国外出生的人口只出现了小幅增长,这表明美国的人口动态总体上处于停滞状态。总的来说,这些数据与反映大衰退十年后国民经济日益强劲的经济趋势背道而驰。

新的移民统计数据来自《当前人口调查》(Current Population Survey)的《社会与经济增刊》(Annual Social and Economic Supplement)。他们分析了这72年间美国国内的各种流动,记录了美国流动性的持续恶化。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年轻成年人口迁移数量在下降,目前主要由千禧一代占据。

从迁移到停滞

美国移民趋势显示,自上世纪40年代末到60年代以来,移民人数持续下降,当时经济快速增长,住房消费强劲,人口比现在年轻,每年有五分之一的美国迁移住所。此后,由于各种各样的人口和经济力量,包括双职工家庭的增加(使他们不那么自由),人口老龄化,以及全国各地出现的更加同质化的劳动力市场,迁居开始逐渐但持续地下降。到上世纪90年代末,每年只有约15-16%的人口迁居,而到了本世纪初,这一比例降至13-14%。

在大衰退之后,迁居人数甚至进一步下降到11-12%的范围,这无疑反映了房地产和劳动力市场崩溃的直接影响。自2012年以来,这一比例继续下滑至今年9.8%的新低。

这种下降既影响了地方流动(县内流动),也影响了长途流动(县间流动),自经济衰退和后经济衰退时期以来,经济下滑加剧。如图2a所示,从2005年到2010年,当地的流动性徘徊在8-9%的范围内,之后暴跌至5.9%。如图2b所示,自2007年(经济衰退的第一年)以来,跨县流动在3.5-3.7%之间徘徊。在此之前,跨县流动水平为4%或更高——包括20世纪90年代5-6%的比率。因为局部波动占全部波动的五分之三,它们的持续下行推动了整体格局。


为了更好地理解这些趋势,理解每种类型的迁居的不同动机是很有用的。根据人口普查,超过一半的当地搬家者提到了与住房相关的原因,比如对新的、更好的或更经济的住房的渴望。另有27%的人提到家庭原因,包括组建新家庭或改变婚姻状况。

另一方面,许多长途搬家的人是由于劳动力市场的原因而迁移的,比如开始一份新工作或重新找到一份新工作。这意味着,过去10年房地产和劳动力市场的经济动荡仍可能导致迁居数量下降,尤其是在年轻人中。

千禧一代不移动

虽然对大多数人口来说,移民增速放缓是事实,但重要的是要关注18至34岁的年轻人。他们是美国历史上流动性最强的阶层,在数字上可以推动整体移民趋势。但在过去10年里,千禧一代承受了住房和就业危机的冲击,这些危机严重影响了他们的流动性。

图4显示了2005-06年和2018-19年按年龄划分的迁移率。很明显,在这两年中失业率最高的年轻人,其失业率的降幅也最大。例如,在20-24岁的年轻人中,只有20%的人在最近一年中做出了改变,低于2005-06年的29%。如图所示,流动人口的下降也影响了18岁以下儿童的流动,他们主要是这些年轻人的后代。


在2005-2019年这段时间里,25- 34岁人口的迁移率每年都在变化,当我们关注这一变化时,地方和跨县迁移都出现了不同的模式(见图5a和5b)。这些模式与美国的总体趋势大体一致,并表明年轻人是这些趋势的驱动力。这个年龄段的本地移民比例从2010年前的14-15%降至2018-19年的10.3%。同样,2006年以后的跨县迁移率徘徊在6-7%之间,低于之前8%或更高的水平。

进入这个年龄段的千禧一代在很大程度上背负着与住房成本上升和就业不足相关的“原地踏步”的问题,这导致他们推迟了婚姻、生育和拥有住房等重要生活事件。尽管租房者往往比房主更频繁地搬家,但租房市场已经变得越来越难以承受。新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租房家庭的年度迁移率已随时间急剧下降(从2005-06年的30.2%降至2018-19年的19.7%)。然而,年轻人的跨县迁移趋势虽然没有达到2006年以前的水平,但似乎正在趋于稳定,而不是继续呈下降趋势。

未来会怎么样?

总体而言,美国的流动性远不如衰退前时期那么强劲,也远不如上世纪90年代或更早时期那么有活力。大衰退(Great Recession)及其对房地产市场的影响,可能加剧并延长了千禧一代以及随后整个国家流动性的下降。如果是这样的话,随着经济的持续繁荣,千禧一代和Z一代的流动性可能会有所上升。然而,即便如此,这些向下的移民趋势表明,未来的人口动力将有所减弱,人们和地方将无法在全国范围内感受到更广泛的经济变化和机遇。

为提升阅读体验,智堡对本页面进行了排版优化 查看原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