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语阅读AI翻译

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的一年回顾

2019/12/02 14:13
收藏
对照中文英文原文
简要回顾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James Bullard)在2019年期间的一些重要政策报告,以及他在货币政策较长期问题上的一些言论。

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James Bullard)自2008年4月以来一直参与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的审议工作。布拉德积极地与许多听众——包括学者、政策制定者、商业和社区组织,以及媒体——讨论货币政策和美国经济,并帮助进一步发挥地方联储作为普通民众声音的作用。

以下是他在2019年的一些重要政策报告,以及一些有关货币政策较长期问题的言论。

重要的政策报告

2019年货币政策展望

2019年1月10日,布拉德指出,美国货币政策制定者对2017年和2018年宏观经济表现意外上升的反应是,抓住机会使美国短期利率正常化。他表示:“基于市场的信号,如基于市场的低通胀预期和收益率曲线可能出现反转,表明这个机会窗口已经关闭。”他补充说,FOMC应该注意这些信号,以使美国经济在未来几年保持增长。

这是一次成功的正常化,但也面临着挑战

2019年4月11日,布拉德讨论了美国货币政策正常化的结束。他说:“这场行动基本上是成功的:名义短期利率已经从接近于零的水平上调,随着经济扩张的持续,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规模已经缩小。”他还讨论了FOMC在2019年面临的宏观经济挑战。

评论美国货币政策的当前立场

2019年6月3日,布拉德指出,美国经济未来的增长速度预计会更慢,由于全球贸易政策的不确定性,经济放缓的程度可能会比预期的更严重。他还指出,通货膨胀率和通货膨胀预期仍低于美联储2%的目标,而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发出的信号似乎表明,政策利率定得过高了。他表示:“可能很快就会需要下调政策利率,以帮助重新将通胀和通胀预期置于目标水平,并在经济放缓幅度超过预期的情况下提供一些保障。”

(注:虽然FOMC在2019年6月的会议上维持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不变,但布拉德当时投了反对票,赞成降息0.25个百分点。FOMC确实在7月和9月两次将政策利率降低了0.25个百分点。在9月份的会议上,布拉德投了反对票,赞成降息0.5个百分点。)

拓展阅读:《布拉德解释了他在FOMC会议上的异议》

防范美国经济下行风险的保险

2019年10月15日,布拉德指出,由于全球经济疲软和贸易政策的不确定性,美国经济继续面临下行风险。这种风险可能会导致比预期更严重的经济放缓,这可能会使FOMC更难实现2%的通胀目标。他指出,FOMC试图通过大幅改变货币政策路径,来帮助防范这种下行风险。他说:“FOMC采取的行动在过去11个月里大大改变了美国短期利率的前景,最终为经济提供了更多的宽松政策。”

(注:10月底,FOMC将政策利率下调了0.25个百分点。)

就货币政策的长期问题发表评论

名义GDP目标制

2019年4月19日,布拉德指出,通胀目标制成功地保持了低通胀和稳定。现在的问题是,不同的方法是否可能更好。在这期播客中,他讨论了使用名义GDP (NGDP)目标的一些优点和缺点。他表示:“最大的好处是,你可以切实地将通胀预期维持在目标水平附近。”

以名义GDP为目标的“大众最优货币政策”

2019年5月3日,布拉德在一个政策小组会议上讨论了他的工作论文。这篇论文探讨了在一个收入可观、金融财富和消费不平等的世界里,货币政策的实施能否惠及所有家庭。在本文中,NGDP目标制构成了“大众最优货币政策”。

他说:“我希望报告的结果将刺激更多的研究,有关价格水平目标和NGDP目标的想法将继续在实际的货币政策审查中产生影响。”

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框架审查

2019年8月14日,布拉德在播客中解释说,央行之间最好的做法是定期审查其政策制定框架。他指出,这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机会,来思考在正常政策周期之外可能发生的变化。他说:“我认为,在经济繁荣时期尽可能多做一些事情是非常有用的,这样,当经济再次陷入困境时,你至少有了一些基础,可以继续前进,做出决定。”

为提升阅读体验,智堡对本页面进行了排版优化 查看原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