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语阅读

自动化是2020年人们最不了解的问题

2019/12/10 11:57
收藏
对照中文英文原文
比起2020年的总统大选,它更值得关注。

自动化是2020年总统大选中最令人担忧的问题之一。尽管它深刻地塑造了这场竞选的关键主题:美国经济、就业以及富人与穷人之间的摩擦,但大多数候选人并没有具体提到它的名字。

麻省理工学院未来工作特别工作组(MIT Task Force on the Work of the Future)执行主任Elizabeth Reynolds表示:“如果我们保持目前的发展轨迹,我们将面临更大的收入不平等、更少的社会流动性、更大的政治动荡和更大的收入不安全感。”如果不加以控制,自动化带来的失业可能会打破传统职业道路的底层,加剧不平等,加剧政治两极分化。Reynolds表示,如今,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的快速发展可能会从根本上改变低技能和高技能工作,这加大了政治领导人解决这一问题的紧迫性。

据估计,美国将会有10%到47%的工作岗位被自动化取代。但即便是最保守的估计也会威胁到数百万工人。

到2030年,技术还可能创造多达5000万个新就业岗位,并填补劳动力短缺的领域。这些新工作岗位将发生在哪些领域还不清楚。

2020年的选举在自动化方面存在分歧,而不仅仅是党派之争。

  • 杨安泽(Andrew Yang)把它作为他竞选的重点之一。他在最近一期《纽约时报》专栏文章中写道:“我们必须停止否认自动化对我们人民的影响,把重点放在解决这些问题的21世纪方案上。”
  • 沃伦(Elizabeth Warren)采取了相反的立场。自动化的论点是“一个好故事,除了它不是真的,”沃伦写道。她在最近的一次辩论中指出,工作不安全感实际上完全是“糟糕的贸易政策”造成的。
  • 当他们谈论自动化时,其余的民主党人介于两者之间。例如,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提议为失业工人提供联邦工作保障,这与杨的基本收入计划形成了鲜明对比。印第安纳州南本德市的市长皮特·巴蒂吉格(Pete Buttigieg)是一个市长自动化特别工作组的主席,他强调了该市的教育项目。
  • 与此同时,特朗普总统把他对经济困境的指责集中在贸易和移民上,经济专家说这是转移视线。

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家Daron Acemoglu表示,候选人在这个问题上缺乏“原创思维”。

  • 这场争论之所以变得混乱,是因为自动化与其他威胁经济的巨大力量联系在一起,包括贸易。此外,很难把潜在的好处从痛苦中解脱出来,也很难给出确切的数字。
  • 但是,麻省理工学院的Reynolds说,沃伦的“只谈贸易”的强硬立场“太极端了,我想我们知道,这既是自动化,也是贸易。”
  • 布鲁金斯学会的Mark Muro表示:“这里存在高度的不确定性,这只会让问题变得更加棘手。有些人会受益;一些不会。部分工作岗位可能会消失,但其他新岗位会出现。”

选民可能也低估了自动化的重要性。相反,他们的观点在很大程度上是对政治的试金石。

  • 今年早些时候,盖洛普(Gallup)和东北大学让美国人对就业面临的各种威胁的严重程度进行评估,结果有56%的共和党人认为移民是一个主要威胁,而只有5%的民主党人这么认为。
  • 相比之下,60%的民主党人认为贸易壁垒的增加是一个主要威胁,而只有17%的共和党人这么认为。
  • 作为自动化基础的人工智能对两党来说都不那么重要:35%的民主党人和34%的共和党人认为人工智能是一个主要威胁。

由于它带来的变化的严重性,自动化应该得到比它得到的更多的重视。

为提升阅读体验,智堡对本页面进行了排版优化 查看原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