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风险资产走强一年之后,IMF呼吁保持警惕

2020/01/29 04:15
收藏
提升资产价格的一个重要驱动因素是,各国在2019年全年同步放松货币政策。

尽管近期出现了一些波动,但全球许多高风险资产市场在2019年仍表现出色。美国股票市场指数涨幅略高于30%,欧洲和中国接近25%,新兴市场和日本超过15%。新兴市场主权债券、美国高收益债券和新兴市场公司债券的收益率都超过12%。特别是,2019年第四季度中国和新兴市场的表现尤为强劲。

什么促使高风险资产表现强劲?提升资产价格的一个重要驱动因素是,各国在2019年全年同步放松货币政策。随着对全球经济的担忧加剧,各国中央银行(包括美联储和欧洲央行)通过下调利率和采用非常规工具放松了货币政策。发达和新兴市场经济体政策利率下调的总次数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多的。

中央银行的有力应对行动促使全球金融环境大幅放松,进而帮助控制了全球经济前景面临的下行风险。

市场情绪的改善反映在一个最常用的下行风险指标,即10年-2年收益率曲线斜率,其衡量2年期和10年期政府债券收益率之差。2018年初以来,曲线斜率显著变得更为平坦,表明投资者对经济前景的担忧加剧。然而,2019年第四季度,美国、英国和德国的收益率曲线斜率开始再次变陡,表明投资者对经济前景的乐观情绪有所恢复。

最近的《世界经济展望》最新预测探讨了金融状况的放松和对下行风险的重新评估,并谨慎预测今明两年全球经济活动小幅回升,尽管仅回升到低于先前预测的水平。我们认为,2019年货币政策持续有效,特别是在全球同步放松货币政策的情况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如果没有全球货币政策刺激,全球经济增长率会低0.5个百分点。在面临下行风险加剧的情况下,这是一个强有力的成果。

然而,从更长期看,全球金融状况在经济周期如此晚的阶段放松,以及金融脆弱性持续累积(包括一些市场和国家资产价格估值过高,债务增加,大量资本流入新兴市场),可能威胁到中期增长。例如,美国高收益市场的违约率已经上升,另外,中国在岸和离岸公司债券市场的违约率也已上升,尽管起始水平较低。此外,尽管新兴市场利差(新兴市场债务与美国国库券等基准债券的收益率之差)在多数国家较窄,但在某些特定情况下,新兴市场的债务交易承压,到目前为止没有迹象显示出现外溢效应。

因此,政策制定者必须继续监控金融脆弱性的累积,并在适当时采取措施加以解决,以降低这种脆弱性放大全球经济所受不利冲击的可能性。尽管去年货币政策的放松对遏制全球经济下行风险发挥了重要作用,现在最重要的是部署周期性宏观审慎工具,例如逆周期资本缓冲,以防止不断增加的脆弱性在中期内对经济增长造成风险。

为提升阅读体验,智堡对本页面进行了排版优化 查看原文
评论